白居易:「懷中有可抱,何必是男兒?」

今旦夫妻喜,他人豈得知。自嗟生女晚,敢訝見孫遲。物以稀為貴,情因老更慈。新年逢吉日,滿月乞名時。桂燎熏花果,蘭湯洗玉肌。懷中有可抱,何必是男兒。

文/劉炯朗

文人怎麼慶祝喜獲麟兒?贈詩、寫詩

宋仁宗嘉祐三年,被譽為宋詩的開山祖師梅堯臣五十六歲生了一個兒子,在「三朝洗兒」的宴會上,歐陽修帶頭寫了一首洗兒詩,表達祝賀之意。

月暈五色如虹霓,深山猛虎夜生兒。虎兒可愛光陸離,開眼已有百步威。詩翁雖老神骨秀,想見嬌嬰目與眉。木星之精為紫氣,照山生玉水生犀。兒翁不比他兒翁,三十年名天下知。材高位下眾所惜,天與此兒聊慰之。翁家洗兒眾人喜,不惜金錢散閭里。宛陵他日見高門,車馬煌煌梅氏子。

這首洗兒詩的大意是:猛虎昨天晚上生了一個兒子,虎兒一生下來張開眼,威震百步,詩翁雖然老了,卻依然神采清秀,從老爸身上,可以想像嬰兒長大之後俊美的眉目。這個兒子的老爸和別人的老爸大不相同,三十年來他的聲名已經為天下所知,可是,才華雖高,官位卻低,大家都替他可惜,所以,上天賜給他這個兒子,作為安慰。

話。最後兩句:「此兒汝家千里駒,當復見奇於天子」,這個嬰兒是你們家的千里馬,將來一定也會再得到皇上的賞識,這兩句也暗暗地附和歐陽修替梅堯臣打抱不平的說法。


兒子還是聰明好?蘇東坡這麼說

講到洗兒詩,最有名的自然是蘇東坡所寫的。蘇東坡是一位全能的文學藝術家,擅長詩、詞、散文、書法和繪畫,在文章方面,和唐朝的韓愈、柳宗元,宋朝的歐陽修、蘇洵、蘇轍、王安石、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在詩方面和黃庭堅並稱「蘇黃」;在詞方面和辛棄疾並稱「蘇辛」;在書法方面和黃庭堅、米芾、蔡襄合稱「北宋書法四大家」。

蘇東坡雖然才華洋溢,但是仕途卻是一路坎坷,他一生經歷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他反對王安石的變法主張,後來又反對司馬光廢新法的做法,可以說兩面都不討好。他曾經被外調到其他地方當個小官,更三次被貶謫到湖北的黃州(今湖北黃岡)、廣東的惠州(今廣東惠陽)和海南島儋州。晚年,他寫了一首詩,可以作為他政治生涯的句點: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繫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

蘇東坡被貶謫到黃州時,已經四十多歲,他的侍妾朝雲為他生了一個男孩,名為蘇遁。「三朝洗兒」時,蘇東坡寫了一首洗兒詩:

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前面兩句道出蘇東坡知道自己是個絕頂聰明的人,同時埋怨一輩子沒有發展長才的機會,後面兩句諷刺愚笨魯鈍的人,可以無災無難地做到大官的位置。

明末清初的文學家和政治人物錢謙益,也寫了一首相似的詩,題為〈反東坡洗兒詩〉:

坡公養子怕聰明,我被痴呆誤一生,還願生兒狷且巧,鑽天驀地到公卿。

前面兩句可以解釋為客套話,蘇東坡聰明我愚笨,其實「痴呆」也可以解釋為老實、憨厚,正和以下的狷且巧相對應。狷是心胸狹窄,巧是虛偽花言巧語的意思,「鑽天驀地到公卿」,只是鑽營投機,上可通天做大官的意思。

 

白居易疼外孫女,沒有重男輕女喔

按照中國傳統的習慣,嬰兒出生一個月後,有滿月慶祝;滿月的慶祝還有一個比較細的分別,男嬰出生三十天才算滿月,女嬰出生二十九天就稱為滿月。嬰兒出生後三天或者滿月,宴請親朋好友的宴會稱為「湯粥宴」,湯粥就是一種麵片湯,據說北齊文宣帝高澤生了兒子,仿照民間以湯粥招待朋友的習俗,用湯粥宴請群臣,這就是「湯粥宴」這個詞的由來。

白居易有一首〈小歲日喜談氏外孫女孩滿月〉:

今旦夫妻喜,他人豈得知。自嗟生女晚,敢訝見孫遲。物以稀為貴,情因老更慈。新年逢吉日,滿月乞名時。桂燎熏花果,蘭湯洗玉肌。懷中有可抱,何必是男兒。

小倆口今天的喜悅,他人豈能體會?笑我自己生女兒生得晚,怪不得要到很老才能盼到孫子。物以稀少為珍貴,年紀大了,更增加對孫輩的疼愛。新年裡,逢到吉祥的好日子,滿月時,要我為孫女取名,在桂木的煙中,擺設了鮮花水果;在芳香的水裡,洗濯玉一般的肌膚,有一個可以抱在懷裡的新生命,又何必一定是男孩呢?

最後兩句對古代封建社會重男輕女的觀念做了一個反駁。交代一下,白居易為他的外孫女取的名字是「引珠」。


摘自 劉炯朗《語文力向上:國文課沒教的事3》/時報出版

Photo:Laura Lee Moreau,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