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須接受人生有苦有樂,才能活得真實

當我們能夠接受生命中有「苦」的事實,我們便能夠放鬆。我們不需要用那些防衛機制來扭曲自己的意識,我們可以看見生命的全貌。因為,如果我們沒有承認生命的全然真相,我們就不能算是真的活過。

文/湯瑪士.培恩


生命有苦才有樂,這是事實 

獲得自由、平靜與愛的方法是從深入探究苦痛開始。這並不是悲觀;相反的,這是實際的做法。「佛教的觀點很悲觀」這種批評其實是源於盛行於文化之中否認「苦」的觀點。我們將生病的人送進醫院;將老年人送進安養院;將死去的人送進殯儀館。即使是精神信仰中相信來世與投胎的觀點,我們都可以看成是一種防衛功能,這些防衛的機制企圖讓我們不要受到死亡與生命中的困難所苦。因此,在這種企圖逃避現實苦痛的文化背景之下,我們才會感覺佛陀所說的苦是悲觀的看法。 

當我們參觀歐洲雄偉的教堂與博物館時,你會發現許多宗教藝術都是描繪耶穌基督與門徒受難的情形。西方的宗教似乎神化了折磨與苦難,而這樣的形象與東方佛陀與菩薩平靜的形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有人曾主張,如果我們能描繪更多耶穌基督或是門徒詳和、快樂的一面,用他們平和、慈愛的光輝來傳達與神的關係或許會很好。然而,這個主張的背後─人們不希望看見耶穌基督與門徒們受苦的想法─似乎也透露了我們想要否認生命苦痛與死亡現實的文化背景。雖說耶穌基督與門徒們許多受苦的形象反映出人們對於苦難形象的著迷,但這些著重於苦難的描述卻提供了一個超然的意義,而其最終的目的是要申明:即使我們受苦,生命仍是美好。 

當我們面對「苦」時,反應總是很激烈。有時候當你向人傾訴痛苦的心事時,別人的反應會明顯地現出一種焦慮感。他們可能用一些陳腔濫調來安慰你,舉例來說,人們會告訴你「事情一定會好轉的」或「把你的煩惱交託給神」,甚至開始對你說教,要你態度樂觀一點。我們的反應就好像「苦」是一種異常的狀態,一種打擾我們完美生活的意外,好像自在、舒適的生活才是我們原本就該有的一樣,因此當「苦」出現時,一定是別人的錯。我們甚至會將這個過錯怪罪在訴苦的人身上,因為他們不夠樂觀積極,想法太過負面。而當有人 過世時,我們表現得出乎意料,好像死亡是一種超乎常態的事。我們只想要怪罪別人─醫生或是醫院─任何可以嫁禍的人都行。 

然而,死亡並不是反常,它是生命的一部分。當我們能夠接受生命中有「苦」的事實,我們便能夠放鬆。我們不需要用那些防衛機制來扭曲自己的意識,我們可以看見生命的全貌。因為,如果我們沒有承認生命的全然真相,我們就不能算是真的活過。 


意識到苦,幫助我們不再虛耗能量 

每當我們窺視「苦」,我們應該讓自己盡可能地看清它而不是逃避它。因為意識「苦」 的存在能夠幫助我們成為覺醒的人。悲傷能激起我們尋求平靜的動機。 

認知苦的真實存在,讓我們的意識變得清澈、開放並且不受扭曲。當我們試圖否認痛苦的現實時,我們消耗了很多精神能量,讓我們無法迎向幸福與自由,也讓我們錯失覺悟的機會。否認現實的苦最終會傷害我們,就像前方有一道牆,無論我們如何否認那道牆的存在, 我們在試圖穿過那道牆的時候,仍然會受到阻滯,也會因為撞上那道牆而受傷。 

唯有當我們深入探究苦痛,才能找到解脫之道。如果我們假裝苦痛並不存在,該怎樣探究自己的苦痛?意識苦諦的修行就像背對著北極星尋找南方一樣,看見苦痛能讓我們找到快樂的方向,否認苦痛只會增加我們精神上的磨難。 


告訴自己:「這是苦」 

如果我們只是抽象地或理論式地看待「苦」,那麼了解苦諦並不能對我們有所幫助。然而,如果我們可以將佛陀苦諦的教導帶入每天的生活之中,它便能提供解脫的力量。 
試著在你的日常生活中意識「苦」的存在,每當「苦」升起時,認知它而不要否認它。當你上班遲到時,趕著出門,你能感受到苦的存在嗎?當你參與一個重要的會議時,你可以感受到「苦」以焦慮的形式升起嗎?當你在大排長龍的超市裡,你能感受到不耐的「苦」嗎?在你漫不經心、永遠擔心著下一件該做的事情而忘記活在當下時,你可以感受到那種隱約的「苦」嗎?每當你感受「苦」升起時,清楚地告訴自己:「這是苦。」讓自己體驗那種因為純然認知苦的存在而獲得的解脫感。 

 

摘自 湯瑪士.培恩《佛陀的幸福課》/臉譜出版



Photo:dfkt,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