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痛苦和被拒絕的經驗,讓我們成為更能同理他人的人

所有的困難,都是讓我們學習如何成為一個更慈悲的人、更有能力去了解與同情他人的人。如果我們在孩童時期,甚至長大成人後都沒有經歷這些磨難,我們關懷與了解的能力便無法完全深植心中,並從實際生活中體現出來。

文/湯瑪士.培恩

快樂無所不在。但假設生活中沒有困難、失落或沮喪,對於獲得快樂就毫無幫助。任何教導我們迎向快樂的方法都必須同時談論我們的不快樂、悲傷與苦痛。我們永遠可以在當下找到正向元素,但也不能忽略令人痛苦的事情有時也會發生。以否認苦痛來迎向快樂的膚淺方法,最終只會讓我們感到更洩氣。 

傷痛與快樂之間的關係很緊密。飢餓的經驗教導我們食物的珍貴;口渴的經驗教導我們水的珍貴;失去摯愛的經驗告訴我們珍惜身邊的人;失落的經驗則教導我們珍惜所有。 
痛苦經驗教導我們對他人保有同理心與關懷,因為人並不是一開始就懂得同理。小孩子缺乏同理心的表現有時會令人瞠目結舌,這是因為一方面他們的腦部仍在持續發育,另一方面他們仍缺乏人生經驗。

唯有當你經歷被人排擠的感受,才能知道那是多麼令人難過的事,當你有了這樣的經驗以後,你便能了解被拒絕與陷入困境是什麼感覺,也因此能夠開啟同理心。我們小時候曾經歷許多困難,例如:在球隊裡總是最後一個才被挑選上場;課業或社交生活表現不及格;因為自己與他人不同招致怪異的眼光而覺得丟臉(小時候大家總覺得只要與他人不同就很丟臉)。所有的困難,都是讓我們學習如何成為一個更慈悲的人、更有能力去了解與同情他人的人。如果我們在孩童時期,甚至長大成人後都沒有經歷這些磨難,我們關懷與了解的能力便無法完全深植心中,並從實際生活中體現出來。 

 

面對苦痛,才能找到快樂

佛陀在悟道後提出的第一個教導,不僅沒有忽略苦痛的存在,反而是以「面對苦痛」作為迎向快樂幸福的方法。事實上,就是因為覺察苦痛才讓佛陀展開他的靈性追求:傳說中, 年輕的悉達多就是因為遇見一名老人、一名病人與一名死者,讓他備受呵護的王子生活面臨挑戰,引發他深刻的危機感,也開始思考自我存在的意義。對這個多感又聰穎的年輕人來說,他看到的一切都是殘酷的現實。這種現實的狀況極度困擾著他,讓他無法再繼續生活在舒適奢華的皇宮裡。為了自己也為了他人,他必須要了解眾人的苦痛,並且找到解脫的方法。 

每個人都想要幸福,並想避免苦痛發生。因此,人們利用心理防衛的機制來否認現實生活苦痛的一面。然而,佛陀的方法卻不同。他要我們正視我們的苦痛。他知道我們應該要去面對這些苦痛,而不是迴避它,我們不僅要面對它、用開放的心對待它、思索它,甚至要與它為友。唯有深入地探究我們的苦痛,才能讓我們找到脫離苦痛的方法。而也唯有這樣,我們才能找到真實的幸福。 

如果我們沒有看見苦痛的現實,我們便不可能悟道,真實的幸福也將遙不可及。當我們能夠誠實地面對自己的苦痛,不去扭曲它或是自我防衛,而是用智慧與耐心對待,我們便能夠從苦痛中找到覺悟的能量。我們的苦痛能激勵自己深入探究人類身處的困境。當我們能夠徹底看清自己是如何被苦痛所禁錮,我們便能夠獲得迎向幸福的正確能量。 

 

生老病死都是苦,放下執著才能超脫

以下就是佛陀在第一次開示中對於「苦」的描述:

生是苦,老是苦,病是苦,死是苦,憂、哀、痛、悲、惱是苦,怨憎會是苦,愛別離是苦,求不得是苦─簡言之,五取蘊就是苦(《轉法輪經》,羅侯羅 ,1974,第93頁)。 
雖然上述大部分的苦我們都可以很輕易地理解,但對於「生是苦」則比較不容易立刻明白。從佛陀的角度來說,生有兩種方面的苦:第一個也是最立即的苦,從我們聽見嬰兒出生剎那的哭號而知。那個苦是因為嬰兒離開安穩的子宮,與原有的世界分離那種撕裂的苦。雖然我們可能因為新生命的到來而感到高興,但當我們用耳聽,我們聽見其實是「苦」。 

然而,出生只是苦的開始。嬰兒的出生就代表他將要開始面對生命中所有的困難、許多希望的破滅、痛苦的人際關係以及佛陀所提的其他苦痛─病痛、死亡等。這是「生」另一個層次的苦─「生」是人生所有苦痛的開端。 

經文中提到的最後一項─色、受、想、行、識五蘊也是苦─需要進一步地解釋。五蘊非本是苦,但因為我們用「自己」、「我」與「我的」等想法執著於五蘊,認為五蘊即代表我們,才讓我們感到痛苦。就是因為我們想法與身體對於五蘊的執著,讓我們在感受到不愉快的感覺與想法時感到痛苦,讓我們在生病、年老與死亡時感到痛苦。 


摘自 湯瑪士.培恩《佛陀的幸福課》/臉譜出版

Photo:Blake Moulto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