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些人就是比較快樂?

樂透頭彩得主確實很開心,但開心程度不如他們原本的期望,也不如我們這些外人的想像。財務狀況的提升確實能帶來快樂,減少壓力,但「金錢買不到快樂」這句老生常談也很有道理。

準確追尋快樂

雖然我們熟悉不少快樂的決定因子,但其中有些因子(例如適應力)的威力超乎預期,有些因子(例如金錢)的影響低於預期,跟我們策畫未來與衡量選擇時的想像不符。財務狀況的提升確實能帶來快樂,減少壓力,但「金錢買不到快樂」這句老生常談也很有道理。樂透頭彩得主確實很開心,但開心程度不如他們原本的期望,也不如我們這些外人的想像。

我們大多知道,談到金錢與物質,一大重點是跟周遭他人的比較,例如知名記者暨作家孟肯(H. L. Mencken)對「富有」的定義就很貼切:「年收入至少比姊夫高一百美元。」

我們也大多知道,良好的人際關係與相處能帶來快樂,相關研究結果可不令人意外。此外,服務他人也很快樂。一如先前所言,了解人際關係的威力與作用是一大智慧之鑰。

 

誰是房間裡最快樂的人?

你認識的有些人就是顯得比較快樂。平均而言,有好工作與好伴侶的人比較快樂。但日常經驗與實證研究都指出工作狀況與人際關係等客觀因子並未反映全貌。無論處境為何,有些人就是特別快樂,有些人就是特別不快樂。

相關的陳腔濫調很多,例如有些人看到的杯子是半滿,有些人看到的杯子是半空;人生在世該多多記下值得感恩的事情;當人生給你檸檬,你要榨成檸檬汁。然而,也有研究指出快樂的人懂得以某些方法面對人生橫逆,盡量避免不滿與苦痛,不快樂的人則不然。

一般人面臨兩個誘人選項時,往往會貶低他們所放棄的那個選項(藉此降低認知失調)。然而,快樂的人比較少這麼做,至少羅斯跟他先前的學生魯波摩絲姬從實驗得到這個結果。其中一項實驗請大學生在可口的甜點之間做選擇,另一項實驗請高三生衡量各間錄取他們的大學,結果兩項實驗的結果如出一轍,愈是自認快樂的學生,愈不會貶低他們放棄的選項。最快樂的受試大學生只是好好品嘗黑森林蛋糕,不會說林茲蛋糕看起來不太可口新鮮(他們也許選擇明天再嘗);最快樂的受試高中生期待上史沃斯摩學院、哥倫比亞大學或某間州立大學,不會詆毀他們放棄的學校(不會跟選這些學校的班上同學疏離)。

一般人往往愛比較,導致難以知足常樂。一項實驗請受試者教小朋友數學,然後告知他們「教得很好」,但有些受試者只得知這個訊息,其他受試者還得知另一個受試者教得更好。這種比較會降低多少開心程度呢?答案是自認相對不開心的受試者大受影響—自認開心的受試者則不受影響。

快樂的人也對過往採取不同態度。一項研究請以色列退役軍人回憶軍中點滴,結果比較快樂的受試者更愛回想好日子,以此為樂,但不太會拿「美好舊日」跟現在比較。此外,他們也較少回想難堪歲月,不太以此為苦。

這類研究的重要訊息在於,有智慧的人能靠某些方法活得更快樂。行動至上的心理法則就提供有些要領:做出快樂的行為,有助真正變得快樂。別把精力花在貶低你沒選的道路或選項。避免人比人氣死人。回味過往的美好,而非關注今日的不足,但也別忘了追尋現在的快樂。可惜的是,這類建議知易行難,否則世上不會有那麼多愁眉苦臉的人。

 

心懷峰終定律

想像你跟家人計畫去有「花園之島」美稱的夏威夷考艾島,但跟多數家庭一樣預算有限,得做些取捨,方案一是吃住節省些,租一間離海灘四百公尺遠的公寓房間,盡量別上餐廳,換取在島上待整整兩週,方案二是待短一點(也許只待一週),但過得奢侈些,租一棟濱海別墅,聽當地知名樂手演奏夏威夷滑音吉他,最後一天搭直升機鳥瞰全島。你會怎麼選?

心理學研究提供一個明確的答案:選擇值得回味的短天數旅行。等你返回家園或工作崗位之後,開心但印象不深的兩週跟一週無異。然而,如果你留下許多美好回憶,早晨在沙灘漫步,黃昏也沙灘漫步,配著蘭姆調酒欣賞當地知名樂手的演奏,搭直升機凝望鬼斧神工的納帕里海岸,這些回憶將伴你一生。

這遠遠不只適用於旅行計畫而已。康納曼與同仁投入創新的研究,提出「峰終定律」:任何經歷會如何留在心中,長遠以來或苦或樂,一般取決於那段經歷最高潮的時刻,還有最後的時刻。康納曼說米蘭.昆德拉在小說《不朽》充分點出這個原理:「記憶不是電影,而是照片。」這些照片捕捉特殊時刻,留下深刻印象。你會記得兩週的夏威夷假期延續了兩週,但這是個抽象的概念,之後你對整段假期的印象與感受跟天數長短關係不大。

某項研究從另一個特殊層面反映峰終定律在真實世界的作用:大腸鏡檢查。這項檢查在大腸鏡伸到最裡面時格外難受,而醫師通常是在檢查的最後階段這麼做,然後很快就抽出來。受檢民眾大多覺得整個檢查非常痛苦—痛苦到很少人遵照建議在五年後重做一次。康納曼與同仁想以峰終定律改善這個問題,委請醫師採取不同作法,不要在最痛苦之際立刻把大腸鏡抽出來,而是慢慢抽出來,讓大腸鏡在腸道裡多停留一段額外(且在醫學上並無必要)的短暫時間。

在此強調,那段額外時間並不好受,而且根本很不好受,但相形之下,比大腸鏡在最裡面時好受一點。雖然這項實驗的受檢民眾顯然面臨額外痛苦,他們卻比接受正常檢查程序的民眾感覺較好。事實上,他們當中有高達七成的比例同意遵照建議做下一次檢查,至於接受正常檢查程序的民眾當中僅有五成同意,進步幅度甚大。

這對追求快樂大有啟發。比方說,不妨把旅行時間縮短,換取玩得更淋漓盡致。如果旅行的結尾是最高潮,可謂一大好事。如果沒辦法的話,至少要結尾得還算精采,例如在最後一夜觀看夕陽,或吃一頓豐盛的早午餐,而不是匆匆購買禮物與紀念品,手忙腳亂的打包行李,再連忙趕赴機場。同理,如果你在做好幾個討厭的雜事,別忍不住把最困難煩人的留到最後,甚至該盡量把較不討厭的留到最後才做。

摘自 湯瑪斯‧吉洛維奇、李‧羅斯《房間裡最有智慧的人》/先覺出版社

Photo: Donnie Ray Jone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