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活在哪一個時區?

很多人其實活在過去。比如說,在我們很小的時候被忽略了,到現在某一個內在的我們其實還停留在過去。或者,我們把小時候的衝擊帶到了現在,明明我們在現在,可是卻無法存在於此時此刻,因為我們『卡』在了過去。

文│胡慧嫚

「我們的內心世界太神奇了,過去,真的會那麼強烈地影響我們嗎?」艾莉臉上滿是困惑的神情。

「記得我跟妳說過的嗎?過去的確會強烈地影響我們,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被『注定』,相反地,我們擁有改變與創造的力量!」

「但究竟該怎麼做呢?」

「改變的方法有很多,『確認並調整你的時區』也是可行的方式之一。」蘇青又拋出了一個有趣的新名詞。

「確認你的時區?這又是什麼啊?」

「讓我打個比方好了。如果我們搭長程飛機從歐洲飛回臺灣,就是從一個時區到另一個不同的時區,當我們抵達臺灣的時候,就需要經歷一段讓身心『調整時區』的過程。從過往的深刻影響中創造改變時,類似這樣的時區確認與調整,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空間上的調整,我懂。但我們不就是活在現在嗎?哪有什麼不同的時區呢?」

「妳確定我們都是『活在現在』?我發現其實很多人不是啊!很多人其實活在過去。比如說,在我們很小的時候被忽略了,到現在某一個內在的我們其實還停留在過去。或者,我們把小時候的衝擊帶到了現在,明明我們在現在,可是卻無法存在於此時此刻,因為我們『卡』在了過去。又或者,我們總是一直很擔心,於是我們就活在未來。很多人其實並沒有活在現在,而是在另一個時區,我們需要確認一下,究竟是我們掌握了時區?還是時區控制了我們?」

「把小時候的衝擊帶到現在,就是卡在過去;一直很擔心,就是活在未來。」艾莉輕聲重複著這兩句話,像是在咀嚼確認其中的意涵。

「聽妳這麼一說,的確很多人並沒有活在當下,而是在另一個時區。但我們要怎麼回到現在呢?要怎麼留在現在這個時區呢?」

鍛鍊我們的『覺察』。當我們擁有覺察—現在我的感受是什麼?想法是什麼?期待什麼?就是跟此時此刻的自己在一起。這個,就是活在當下,就是留在『現在』這個時區。另一個重點在於,我們要去看一看,究竟是什麼阻擋了我們活在現在?是一直沒辦法放下的過去感受嗎?是一個沒有被滿足的期待或渴望嗎?是一個卡住的想法嗎?當我們可以認出它們,然後重新釐清和釋放,我們就擁有了另一把『改變的金鑰匙』!」

 

陪你的內在小孩一起長大

「妳說的『確認和調整時區』,就是現在大家都很流行的那種說法—要記得照顧你的內在小孩嗎?」

「是,但也不完全是。我們的確要去看見、照顧並且療癒這個曾在『過去時區』裡因為受傷而困住的內在小孩,不管別人看起來是大事或小事,對於當事者來說,那個『受傷』以及『受傷的強度』都是絕對真實的。

「妳看過電影《全面啟動》嗎?它其實點出了—我們的生命是一個『主觀感受』的世界,甚至連那個『主觀』都往往不是自己全面的經驗,而是某些深刻事件印記下的『偏執』,但是我們往往對此不知不覺,於是進而認知為一種『客觀的實相』……比如說,一個曾在小學、國中、高中都被霸凌的孩子,長大後,儘管已完全身處在安全的環境裡,善良的他卻仍抱持著一個對於自我認知的觀點—我是一個會讓人不自在、讓人害怕的人。而這個錯置為『客觀真實』的認知,讓他跟人相處時,永遠是緊張疏離而且無法展現真實自我的。妳也可以想見,他是多麼的疲憊和孤單。」

「咦,為什麼被霸凌會是覺得自己讓人害怕、不自在?不是應該相反嗎?」

「當我們受傷時,有一類人能把指責的手指向對方,但是個性太過善良,或父母的教養是強調『反省自己』的人,就像那個男孩,當他因為不想增加父母煩惱,以致於長期孤單處在被霸凌的情況下,又怎麼樣都無法想出『為什麼一直努力與人為善的自己會一再被同學霸凌?』時,最後只能歸因於自己—我是一個讓人不自在且害怕的人。一方面用這個答案為巨大的困惑與痛苦找到出口,另一方面也用這個答案成功地讓自己離開危險的人群。」

「天啊!我好訝異!也覺得好心疼喔。」

「是啊,我們的內心機制,就是這樣既強大又複雜的。一路長大的我們,其實真的很不容易啊!所以,我一直相信,即使是看來一切平穩安然的我們,也都值得為自己走一趟『排毒』的心旅程,為自己創造全新的第三次誕生!」

「這不就是重新去照顧那個曾經被遺落的內在小孩?可是妳又說『不完全是』,這又是為什麼呢?」

「現在很多人的說法是『我們要常常去呵護那個內在的小孩』,也就是看見了那個被困在過去的受傷小孩,然後要記得常常去照顧他。但這個還是未完成,如果停留在這裡,會有潛藏的危險性。」

「未完成的危險性?什麼意思啊?」

「當我們看見那個受傷的內在小孩之後,我們不再像當時身邊的大人,比如父母,沒有能力細緻地看見他、適當的照顧他;我們也不再是當時還很幼小的自己,沒有能力照顧他,於是用拒絕他、否認他的方式,只求生命的列車能夠順利地繼續往前行駛。」

「我們願意開始去看見他、接納他、療癒他,但這同時也意謂著並存了一個『長大的、此刻的自己』,和一個留存在心裡『需要被呵護照顧的內在小孩』。這將像是一種『分裂的自我』狀態,讓我們困惑,也會分散我們的力量及自我認知。」

如果我們可以讓現在的自己,帶著長大後擁有的力量—愛的力量、智慧的力量、勇敢的力量,為自己帶來療癒,讓過去的傷痕遠離,對曾以為是實相的偏執放手,重新為自己做出選擇。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完成式—我們把這個被完整接納且療癒後的內在小孩,與現在的自己『整合』在一起,告別過往,回到現在的時區,從此完整的存在。」

就像現在,我常常覺得自己是一個完整的六十歲女人。這個意思是,在我的內心,我擁有現在六十歲的從容,但也同時擁有三歲的可愛、七歲的天真、十五歲的勇敢、十九歲的活力、二十五歲的溫柔、三十歲的幹勁、四十五歲的成熟、五十二歲的智慧……我是豐富的,但不是分裂的,每一個年齡層的我,都真實而完整地存在當下的我之中。

「聽妳這樣說,讓我想起,就像大樹的年輪一樣……」

「是啊!這就是生命的豐富之美!」

摘自 胡慧嫚《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來自薩提爾的生命啟發》/方智出版社

Photo:Mike Gile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