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中的意外,都是家長跟孩子必經的學習

孩子受傷,我已六神無主,實在沒有經驗該怎麼處理才好,當下只覺得應該先依從老公比較冷靜的的判斷。

嚮往台南美食美景的旅行總算出發了,但想都沒想到這次的旅遊並不順遂;除了不少景點整修沒開放外,恩寶接二連三的意外簡直把我嚇壞了,而且對於下次旅行都有點望而卻步。

第一次下榻台南老爺行旅,正沈浸在滿是文創設計的環境中,尤其是光影房間以投射機取代傳統電視,像看電影般令人驚喜及新奇,為了感受更多結合台南文化的陳設,於是決定在睡前到大廳走走。

大廳的規劃融入台南港中常見的貨櫃、吊臂手,再搭配紅磚地、瓦片柱,新與舊完美和諧;就在稍不留神中,恩寶從約半層樓的樓梯滑下,滑到地面時,飯店的服務人員馬上備了醫藥箱,並不斷尋問是否要去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恩寶在嚎啕大哭中做了簡單的消毒,好在額頭的傷口不大,微微的滲血。

飯店擔心傷到腦部,好意要帶我們到醫院,但恩爸從恩寶的哭聲直覺應該跌得不嚴重,「堅持先觀察」,此時的我已六神無主,這是第一次恩寶從那麼高的樓層跌下來,實在沒有經驗該怎麼處理才好;當下既擔心傷到腦部,又覺得應該先依從比較冷靜的恩爸的判斷。

最後,我們決定帶恩寶回房間,持續冰塊冰敷外並先觀察一個晚上;回到房內,恩寶停止哭聲,恩爸問他還有其他地方痛痛、需要處理?並讓恩寶走一直線看看是否有頭暈現象。

原以為恩寶在跌傷後會受到驚嚇不得好眠,沒想到睡得出奇得好,但又擔心他會一睡不起,一整個晚上,我驚醒數次,總是這邊摸摸,那邊搖搖,看他是否有「動靜」。

翌日,恩寶像沒事般活潑好動,問他頭還痛嗎?他說不痛,於是幫他撕下傷口貼布,看起來傷口已結痂,才稍微放心,但仍然擔心「是否會顱內出血」;然而,飯店的經理也在一大早前來關心並再次尋問若有需要去醫院,隨時提出來,即便退房都不用客氣。

就這樣我們繼續旅程,第三天在十鼓文化園區,偌大的場域,規劃不同的玩法,讓大人小孩在體驗十鼓表演前先到園區走走;像是漫步森吸吸步道、欣賞靜態鼓博館、空中步道、兒童體驗館、極速煙囪滑梯(5層樓6秒)等,消磨一天不無聊。

就在恩寶看到戶外溜滑梯時,一時急著玩,跑太快撞了上去,瞬間嘴角流血伴隨淚水,不斷以開水漱口後,血停了,哭聲也止了,恩寶又開心玩樂去;我都還在驚魂不定中,他已跑跳趣。只是嘴巴破了個洞,往後幾天在吃東西時都要小心傷口被熱食燙到。

最後一個晚上,想說好好休息,隔天就要回台北;恩寶也在吃了晚餐、泡了澡,如平常睡覺時間夢周公;沒想到才睡不到一小時,他大哭,我也嚇到,發現他全身熱呼呼,量了體溫燒到四十度。

抱著他搖睡不到十五分鐘又大哭醒來,就這樣過了兩個小時,恩爸提出既然無法睡,乾脆半夜退房趕回台北,明早去看醫生;我則擔心睡眠不足開車危險而提出作罷。

後來,不顧恩寶不願泡熱水澡,邊哭邊抓進澡盆,看能不能以熱水降溫;同時為了讓恩爸可以稍做休息,明天才有體力開長途車回家,也希望恩寶小睡有點體力,只好讓恩寶服用退燒藥;其實打從恩寶出生到現在,每次發燒都採用自然療法,退燒藥總是備而不用,沒想到這次在外宿時破例了。

可能是恩寶第一次吃退燒藥,效果真好,安穩睡了七個小時;不過隔天恩寶睡醒後,又再度高燒不退五個小時,回程中他昏沈不吃不喝,甚至還吐,直到回台北看了醫生吃下退燒藥後才真正燒退。

見到醫生,除了擔心恩寶高燒不退,也尋問醫生恩寶從樓梯跌下來還需不需要照X光;醫生表示,輕微的顱內出血在第一時間很難從X光片看出來,建議先觀察,真的不放心第二天再照,以恩寶過了五天都活繃亂跳,就表示沒有顱內出血的現象,聽了醫生這麼說,才真正放心。

雖然每次出遊,都必備很多衣物之外的東西,尤其是藥品,像是脹氣膏、退燒藥、防夜咳的支氣管擴張劑、鼻塞用的點鼻液、潤膚乳液、防蚊膏、透氣膠帶、溫度計,寧可每次都備而不用,一旦遇到了才不會慌張。

照片提供:吳淑華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