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美好心靈的教養:有負面情緒時就離開現場,去感受美好的事物吧!

祖母常說:「洋史子啊,一有負面情緒,就要離開現場,去看看一些美好的事物。」一有負面情緒就要離開現場,去接觸大自然。如此心中就會變美,回歸到澄淨的妳。

文/松平洋史子

 

一有負面情緒就要離開現場。

松平家教導我「心中要常保美麗」。

祖母常說:「洋史子啊,一有負面情緒,就要離開現場,去看看一些美好的事物。」相信了這番話,我到美術館或書畫展觀賞,總能讓心中鬱悶一掃而空。

當我考試成績差而關在房裡心情低落,祖母會帶我到院子裡,「看這紫陽花很美吧。妳看,還有蝸牛呢!」這樣將生命的美麗與莊嚴說與我聽、指與我看。每次觸及祖母的溫柔,總讓我又萌生了「明天還要再加油」這麼一股前進的動力。

祖母說,當見到美好的事物時,不需要去在意「這是何處何年製的瓷器」、「這紫陽花是何品種」,而只要「去感受美。多去看看美好的事物,用清澈的水洗去心中的鬱悶。心中要常保美麗。」

她教我,去看、去感受美好的事物,就是整頓思考的技巧所在。

一有負面情緒就要離開現場,去接觸大自然。如此心中就會變美,回歸到澄淨的妳。


絕不可中途打斷對方的話。

在祖母嚴格禁止的事項中,有一件事是「絕不可中途打斷對方的話」。

當對方正說話到一半而中途打斷,這在松平家,是跟踩踏有對方家家紋的榻榻米一樣,屬於極失禮的行為。 

不聽完對方的話,而自顧自地說著自己想講的話語,既非常失禮,也不美麗。

另外,當對方在聊推薦的餐廳或電影等話題時,說「我也去過」、「我也看過」也是非常唐突的。耐心聽完對方所有的話,這同時也是在鍛鍊自己的內心。

祖母跟任何人都能親切地交談。初次相識的對象也能熟稔地像舊識,她有著熟練的社交技巧,總給人留下爽朗的印象。當被人懇求傳授社交技巧時,祖母回答:」我沒有什麼社交技巧。硬要說的話,應該是我會去想能不能無私、能不能珍重對方吧!」。

在交談中能珍重對方的人,就是誰都會喜愛的人。

 

將對方的無心之過閉一隻眼

將對方的無心之過閉一隻眼,不讓對方難堪,這是松平家的禮儀。對方有了過失時,「閉一隻眼」是一種溫柔。

覺得「這個人出錯了」的時候,不是針對失誤的部分說些什麼,而是若無其事地轉移話題。茶灑出來的話就自己巧妙地擦拭,或是用些小東西幫忙遮掩。如果對方是個孩子往往就會想指著他的鼻子斥責,但事實上即使是個孩子也不可如此對待。

我還小的時候,曾受到祖母姪女秩父宮王妃殿下的招待,到她府上拜年。

我沒能用筷子牢牢夾住年菜裡的芋頭,讓芋頭掉出去了。王妃殿下卻說:「唉呀,這芋頭骨碌碌地滾啊!滾,真是活力十足啊!」她不指責我,而將大家的目光焦點轉移到芋頭上。她將我的失態轉變為一團和氣的笑聲。

她那體貼細心的一句話,拯救了我幼小的心靈。

品格高尚的女性,是能夠自然而然地感知對方情緒反應的人。


不說人壞話,不求回報,不羨慕

不責備對方,體察事理。這是松平家的生活禮儀。

另外也教導我們不論遇到何事,都不可大聲吆喝。

這是祖母被邀請至台灣演講時發生的事。

聽眾或打斷她說話,或大聲喧嘩,她即使遭受這等妨礙也毫不動怒。不住賠禮道歉的主辦團隊無法掩飾驚訝地問:「老師遇到那麼令人不愉快的事,雖然絲毫沒有不悅的臉色,但您是否生氣呢?」祖母回答道:「我沒有生氣。今天這樣的狀況也許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吧。」對方又問:「您在家中也不生氣的嗎?」祖母又答:「是的,我在家中也沒有生氣過。」

實際上,她對孩子也好,對管家也好,都不曾動怒或抱怨過。

孫子的成績單上的成績不好看,她也只是柔聲說:「你現在有其他喜歡的事物對不對。就盡情發展你的興趣吧」。

松平家的美學,就是「不說人壞話」、「不求回報」、「不羨慕」。

如此活著,身心才會澄澈美好。

摘自 松平洋史子《松平家的心靈整理術》/時報出版

Photo:Virginia State Parks,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