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眼前的人

當一個人身體狀況很好時,不會思索「什麼才是人生真正重要的事」,往往生了病,面對莫大困難時,才開始思考「對自己來說,什麼才是最重要?」

文│ 樋野興夫

來到癌症哲學門診的人,有著各種煩惱,絕大多數都是煩惱和家人、親戚的關係。因為罹病的關係,讓扭曲的人際關係浮上檯面。譬如,「我看到丈夫就覺得很痛苦」「不想再看到那個人的臉」「和他在一起,我連三十分鐘都無法忍受」。來面談的婦女,至少三成有這樣的煩惱。

在我看來,日本男人真的很冷漠,尤其不夠體貼家人。因為他們搞錯人生的優先順序。他們一直將公司、工作擺第一,遠高於另一半與家人,這觀念著實大錯特錯,而且一旦生病,更凸顯這問題。

當一個人身體狀況很好時,很難察覺這問題,也不曾思索「什麼才是人生真正重要的事」,往往生了病,面對莫大困難時,才開始思考「對自己來說,什麼才是最重要?」

當然不是只有你,許多人都在追求遙不可及的「北極星」。

真正重要的東西近在咫尺,與其想著遠處見不到的人,更應該珍惜一直陪在你身邊的人。

人往往生病後,才開始思考人生的優先順序。

一味著眼於遠處的結果,就是看不見近處。

 

忙碌絕對無法讓你敞開心房

癌症哲學門診不需要電腦、病歷,也不需要紙筆,我與病人之間,基本上只有茶水和點心。

然後我總是一派好整以暇,當個偉大的多管閒事者。

這就是癌症哲學門診的概念。

就像有人諷刺「足足等了三個鐘頭,才看診三分鐘」,大醫院的醫師一直都很忙。畢竟為了替更多病人看診,縮短每位病人的看診時間也是沒辦法的事,但忙到連好好坐著的時間都沒有的人,肯定無法敞開心房吧。

我的作風不一樣,並不是因為我很閒,而是我能按照自己的步調安排時間,配合對方。

新渡戶稻造曾說:「大人物都來自鄉下。」理由是「比起忙碌的都市人,住在鄉下的人有著更充裕的時間,能夠好好思考事物,創造不被世間束縛的自我風格。」

隨著網際網路與智慧型手機的普及,雖然現今社會與以往大不相同,但無論今昔,「悠閒」一事都有其價值。

減輕自己的負擔,才有時間休息。

其實有很多事就算你不做也有人會做,像這樣的事就讓別人去做吧!

悠閒一事有其美好的價值,為了周遭人著想,給自己多一點悠閒時刻吧!

摘自 樋野興夫《就算明天將說再見,也要給今天的花澆水》/如何出版社

Photo:Marco Giumell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