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文詠:我曾對孩子怒吼,「我是你的爸爸,不是你的奴隸!」林良爺爺這樣告訴我......

小孩之所以是小孩,就是因為他們有犯錯的權利。反過來,做父親的也有不斷地告訴小孩什麼是對錯的權利與責任。有時候,這要花很久的時間,做父母親的不能太心急。小孩慢慢會長大,一旦時候到了,他想起父母親曾經告訴過他那樣的話,於是他就改變了。

文/侯文詠

回想起來,我和孩子們最初的相處其實是充滿挫折的

我記得大兒子剛開始上幼稚園的時候,我興致勃勃,一早就開車載他去學校。可是小孩子總是賴床,不但三催四請才能起床,還得侍候刷牙、洗臉、穿衣服、餵食早餐。好不容易打扮完整,載到學校已經遲到了。那時候,小孩子剛上學,總是狀況不斷,說髒話啦、搶別人的玩具、上課不專心啦……我們就得像是一對追著尾巴轉的老狗,不停地去學校溝通、了解、點頭、道歉。回家跟小朋友討論、說服、威脅、教訓……

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坐在車上,又快遲到了,大兒子不以為然地說:

「都是你,開慢車道。」

那時候,他還不太會表達,可是我知道他的意思。一時之間,我長期累積的挫折全部爆發開來,我緊急煞車,把車停在路邊,對兒子大聲叫嚷著:

「你下車!」

坐在車上的雅麗也嚇了一跳,忙著安撫我。

「你不曉得感激就算了,還把責任賴給別人。我只是你的爸爸,不是你的奴隸。你得自己起床、刷牙、洗臉、吃早餐,自己上學!」我就在馬路旁吼叫著,「下車!我不要再當你的奴隸了。」

我看得出來大兒子被我嚇得半死。可是我失控的情緒根本無法收拾,最後雅麗只好帶著小孩下車,搭了另一部計程車去上學。

發完脾氣之後,我自己覺得懊惱,跑去找當年寫《小太陽》的資深老爸──子敏老師。子敏老師叫我不要擔心,他笑咪咪地說:

小孩之所以是小孩,就是因為他們有犯錯的權利。反過來,做父親的也有不斷地告訴小孩什麼是對錯的權利與責任。有時候,這要花很久的時間,做父母親的不能太心急。小孩慢慢會長大,一旦時候到了,他想起父母親曾經告訴過他那樣的話,於是他就改變了。

這話聽起來很玄,我只好又問:

「那你怎麼知道孩子一定會變好呢?」

「每個生命都會給自己找出路。父母親要對自己的孩子有信心,這樣孩子自己才會對自己有信心。」

這些聽起來有點像是某種宗教信仰的意見,回想起來我最初其實是不太懂的。不過子敏老師的態度宛如和煦陽光,讓我覺得自己實在是個心胸狹隘的父親。


孩子對自己的期待是什麼呢?

我靈機一動,把大兒子找來,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和他長談。

「如果可以整天玩,不要寫功課,無憂無慮的,那最好了。」他正經地表示。

小孩的希望乍聽之下很荒謬,可是我既然想和他多談談,何不陪他一起想看看呢?

「還有一個徹底解決的辦法,你不要去上學了。」我說,「不要上學,就沒有功課,這樣你就可以整天無憂無慮的。」

「你確信我這麼小可以不上學?」他問。

「老實說,我不知道這樣是不是合乎規定。如果不寫功課是你的願望,那我就盡量幫你實現,」我告訴他,「我聽說有一種在家自學的辦法,我可以去打聽看看,聽說得辦不少手續……」

「我可不可以考慮幾天?」

「你要考慮幾天?」

「三天。」他說。

「好。」

兒子的媽媽聽過我們的對話之後很緊張,私底下問我:

「你真的同意讓他不去上學啊?」媽媽一臉疑惑地問我,「萬一三天後他說不想讀了,我們該怎麼辦?」

我安慰雅麗說:

「每個人早晚都得選擇自己的人生。妳先不要擔心,讓他試看看嘛。暑假快到了,萬一他想去工作,妳就拜託妳的朋友照顧他,每天下午讓他去試看看嘛。他沒試過,怎麼知道自己要什麼呢?」

我告訴雅麗一個朋友的故事。他的孩子考上了大學後覺得讀書沒有用,不想去註冊。他的家人說好說歹都勸不了他,只好隨他去。他的母親不放心,偷偷幫他保留了學籍,還怕他知道。孩子自己跑到高雄去打工,一年後,後悔了,覺得讀書還是很重要,偷偷跑回去重考。放榜之後成績並不理想,非常懊惱。母親知道以後,告訴兒子曾替他偷偷地保留學籍,問他願不願意回去就讀,結果是皆大歡喜,現在這個孩子都已經是博士了。 

「萬一那個孩子不後悔呢?」

「我不覺得學歷是成功唯一的條件,至少我就覺得他比別人都有想法,也敢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別忘了,人家已經上大學了,你的孩子還只是小學生。」

……

我們就這樣忐忑不安地討論著。

過了三天,吃晚餐的時候,兒子終於宣布了他思索後的答案:

「我想我還是去上學好了。」

「為什麼是這樣的決定呢?」媽媽的表情顯然鬆了一口氣。

「我想,學校有很多有趣的同學,也比工作好玩。再說……」

「再說什麼?」

「不讀書,什麼都不懂,實在很沒意思……」

這可有趣,平時這應該是我們說給他聽的話。

「那不想寫功課怎麼辦?」我問。

「其實功課沒有那麼麻煩啦。」

「所以?……」

「所以,我一樣去上學,一樣寫功課。」

「繞了半天,」我說,「什麼都沒有改變嘛。」

說沒改變,其實不然。至少那以後,大兒子從來沒有再抱怨過任何和寫功課相關的事情,甚至連皺個眉頭都沒有。雖然我不覺得同樣的方法適用在所有小孩的身上,不過這個方法顯然對我們家大兒子有效。後來我們又和他談了他所有的學習,除了繪畫和鋼琴課按照他的意願停掉或者縮短時間外,其他都得到他的同意。像被仙女杖的魔法點過一樣,凡是他自己真心想要的事,哪怕再平凡無奇、再奄奄一息,那件事立刻就出現了熠熠的光芒。

這件事真的嚇了我們一跳。

摘自 侯文詠《我的天才夢》/皇冠出版

圖片提供:小天下
《永遠的小太陽:林良》
數位編輯:吳羽茜、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