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難題

絕對的公平是不可能的,這也意謂一定會有委曲和不滿。每個人都能夠輕易地記住自己吃虧受委屈的心情,卻總是忽略了別人的付出和犧牲。
  • 0
  • 2016-11-21
  • 瀏覽數3,957

雖然我們家的兩個女孩兒大多數的時候都很可愛很貼心,但仍然常常讓我感覺備受考驗。特別是對於「公平」這兩個字,每每讓我斟酌再三,苦惱於如何安撫小女生的小心思。 

每周末晾曬衣物的工作一向是由兩姊妹一起完成的。前幾天我在臥房看書時,突然聽到樓下客廳傳來兩人爭執的聲音,接著就是姐姐跑上來,語帶哀怨地說 : 「媽媽,我要去曬衣服了,『一個人』去喲。」 我拍了拍她的頭讓她去做事,趁她去工作時向妹妹了解兩人為何爭吵。

原因不出我所料,因為我臨時交代了額外的家事,姐姐因為手頭上的工作還沒有做完,就指名妹妹去做,大概是語氣有些急躁,妹妹一個不開心,就撂下一句:「那妳等一下自己曬衣服 」。結果當然就是兩個人都覺得委屈難過。

這種小摩擦很普通也很常發生,一開始我也想著要力求「公平」,姊妹倆有爭執的時候,我會立刻把兩人叫到面前,讓她們馬上分辯清楚。後來發現這樣完全不行,因為大家都在氣頭上,說出來的話難免不好聽,一個不小心還會翻出舊帳,或是互相責怪對方亂告狀惹媽媽生氣,把狀況搞得更糟。後來我學乖了,就算知道兩人有不愉快,也先按兵不動,控制好我自己的情緒,等她們的情緒過去之後,再仔細了解爭執的原因;如果是很明顯地有一方犯錯,當然是該道歉的道歉,該處罰的處罰。

可是很多情況沒有辦法找出清楚的是非對錯,特別是關於家務分配這件事,既不能秤量,又經常會有臨時的需求,這時就只能動用媽媽的哀兵政策;讓她們知道做多做少都是幫媽媽的忙,也是幫大家的忙,有時候多幫對方做一些,一旦自己忙不過來時也可以請姊姊或妹妹幫忙。

絕對的公平是不可能的,這也意謂一定會有委曲和不滿。每個人都能夠輕易地記住自己吃虧受委屈的心情,卻總是忽略了別人的付出和犧牲。我會利用和姐姐或妹妹單獨相處的時候,委婉地提醒她們鬧意見時不要只想到自己的損失,而是要想一想姊姊或妹妹對自己的好,體諒一下對方是不是因為忙碌或情緒不佳才和自己爭吵。

家人的感情是分割不了的,不管是吃虧還是佔便宜,有來有往感情才會更緊密。與其追求表面的公平,不如鼓勵她們用愛去包容對方;至於要如何紓解個別孩子心裡的委屈,我想只要仔細觀察,投其所好,應該也不是難事。媽媽如果能給每個孩子足夠的愛,她們一定也能彼此相愛。這是我努力的目標, 一起加油囉 !

 

Photo:Donnie Ray Jone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