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與眾不同的人─人文第一屆畢業校友的心聲

教育不在時間的長短,而是是否有感動和影響一個孩子。只要能讓孩子對自己有幸福快樂感,願意對社會有所貢獻服務,都是最好的教育。

人文第一屆畢業生,剛考上會計師的吳碩豐同學說:「人文是個讓孩子們快樂學習的天堂,突破傳統教育框架,讓孩子們能夠發掘自我。學弟妹們在國小階段你們就快樂地透過人文課程而學習,你們一定會感受到自己的與眾不同。人文還有許多優秀校友,我們都很感謝人文的教育方式呢!」

從臉書上看到,人文第一屆畢業同學吳碩豐,通過105年會計師考試,心中浮起那張燦爛陽光的笑臉。民國92年到人文,碩豐是91年人文創辦時,由頭城國小轉入人文就讀第一批學生。

三個兄妹都是讀人文畢業,碩豐是第一屆,沒有人文國中可讀,所以畢業後就到一般國中、高職就讀,然後考上台中科技大學,畢業後再繼續到台北大學會計研究所就讀,今年研二,就順利考上會計師。

對人文的印象,碩豐說:「跟人文的緣份是從四年級開始,人文跟其他學校不一樣,注重開發孩子們的潛能、創意,並明白孩子們的未來不是以考試成績衡量,而是用全力以赴的態度來對自己負責。」

已經畢業十多年了,對他印象有點模糊,但名字都還記得。找到以前替同學拍的上課活動照片,一眼就看到那張燦爛如陽光的笑臉,馬上興奮地傳給他。那是當時請荒野老師給他們上課拍的,在照片右下角的角落,只有露出一張臉,笑得像一朵美麗的花。

請他寫幾句話給在校的學弟妹,他寫出上面第一段的話語。那是有多麼深刻的感受,才能寫出來的心聲,雖然才在人文讀三、四年的時間,卻給他如此深刻的影響,教育真的不在時間的長短,而是是否有感動和影響一個孩子

 

最好的教育,就是孩子自己就能感覺到快樂

當時推出四學期制,上下課無鐘聲,不用制式教材,採混齡教學,打破隔間開放空間等改革措施,卻嚇走當時將近一半的學生,很多家長對這樣的教學,都抱持懷疑、不信任的態度,但碩豐的爸媽,堅持讓孩子留下來,接受人文的教育,直到畢業。

文靜秀氣的碩豐,除了喜歡圍棋,讓他有顆沉靜、縝密的思維心思,也因此對計算思考的數學有了興趣,接著讀宜蘭高商、台中科大、台北大學,都在傷科計算中,找到他的興趣和天賦潛能。

也因為在人文時喜歡打球,加入棒球隊,一直到大學,都還是學校的棒球校隊呢!他告訴我「:在就讀人文期間接觸到圍棋、棒球等課外活動,因為這兩項興趣,也培養了我定性及能夠團隊合作的特質,人文的活動真的幫助我學習很多。」

問他將來的計畫,碩豐說:「 我從人文畢業後雖然進入到技職體系就讀,但是目前就讀國立臺北大學會計研究所二年級,也在105年順利考取會計師,也希望自己能在外練完功之後,回宜蘭服務鄉里。」

人文希望培養出不同的孩子,不管是在學術研究,或是技職運動,只要是自己喜歡也能發揮,對自己有幸福快樂感,對社會有所貢獻服務,都是最好的教育。也是人文辦學的主要目的。

教育是百年樹人的工作,人文經過十多年的努力,也培育出許多不同技職的人才,將來可以服務社會、國家。雖然辦學過程是充滿辛苦、挑戰和試煉,但結果的甜蜜,也令人感覺欣喜和安慰呢!

也祝福人文的孩子:吳碩豐,能一路平安順遂,將來有機會,一起投入人文培育國家人才棟樑的行列。這是我與碩豐對談中,提出我的心願和祝福。也許將來不久,人文將有自己的畢業生,返校任教呢! 

照片提供:陳清枝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