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爸媽哪裡來的勇氣,帶小孩到印度「壯遊」?

全世界就是我們的學校,學校不是我們的全世界!身為爸媽,我們也更清楚知道,帶著小孩到印度壯遊,只是我們家走出教育舒適圈的第一步。

文│吳怡慧

帶小孩到印度壯遊?不可思議的父母!

「甚麼?你們要帶小孩去印度壯遊?!」驚訝與不可置信,這是眾人的反應。

我也一直問自己這句話。

事實上,這一次的印度之行,完全出乎我們的意料。

怎麼會走上印度這條路呢?這個在自助旅行中屬於九段等級難度的國家,我們兩個大人要帶著2歲和3歲的兩個小人在這裡生活?

相較於全家壯遊帛琉是心想事成而來的,印度,好像是一種自我暗示。

好友C知道了我們的全家壯遊計畫,一直建議我去印度體驗國際生態村〈曙光村〉的生活。連問了兩次,我都堅持不去印度,還回她一句:「我很討厭帶小孩嘗鮮」。奇怪的是,過沒多久,開始有個念頭縈繞於心:這一次不去印度,我永遠不會再去了。如果朋友一家三口與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在那裡過日子,我應該沒有理由存活不下來。

更何況,只要有老公在身邊,一切問題都可以一起面對解決的。

於是,帶著一個可靠的老公與兩個小孩壯膽,我們真的在印度住下來了。

當我們住在印度曙光村第三個禮拜,老公已經開始思考要讓全家長住下來,以年為單位。

這變化也太大了。原本只是3個月的全家印度壯遊,變成要當曙光村的居民,在這裡住上三年?!

原因且待我們日後慢慢道來,先來談談我們住的曙光村。

 

我們的印度壯遊基地 曙光村

本文作者貼心為大家準備了他們自製的印度明信片要送給讀者!前往連結貼文留言參加活動,就有機會抽中從印度寄出的明信片。

圖:曙光村的靈魂所在,大黃金球(Matrimandir 意為聖殿) 供村民靜心 不得有任何宗教行為。攝影:吳成夫/小花/Bruce

曙光村(Auroville,或譯為黎明之城)是西元1968年2月28日於南印Bommayapalayam邦興建而成。在這一天有五千多人出席完工典禮,其中包含來自124個國家與印度眾邦的年輕人,他們將來自該國與各邦的泥土投入露天劇場中央的甕中,象徵世界大同。

光是想像當時的場景就讓人感動。

由年輕人將自己國家的一坏土,與其他一百多個國家的泥土混合放入甕中,置於曙光村的中心,在揭示曙光村創始人米拉.阿法沙(Mirra Alfassa)對於曙光村的期許:曙光村的目標是要成為一座世界之城,所有國家的民眾,都能超越一切信條、政治和國家,在和平與和諧之中生活,從而讓曙光村能成為一個真正實踐人類世界大同的精神家園。

所以,這裡沒有各式宗教建築或儀式存在(但是有印度教的象神林立在路邊,沒辦法,因為這裏的工人都是印度人,無法勉強)。整個城鎮規劃為四個功能區:文化區、國際區、工業區與居住區。

截至目前為止,這裡有大約兩千多位居民,在這裡各司其職,奉獻自己的興趣與專長,加上每年近百萬觀光客的奉獻金與消費,以維持整個城鎮的運作。

曙光村從一片荒原到現在以黃金球為中心,發展成銀河式的城鎮規劃,加上良好的水電管道等基礎設施,所以這裡的用水足以放心,加上村內自己有醫療系統,因此,有人說:「曙光村不是印度」。至少不是世人刻板印象中的印度。

這裡的正式居民可以從工作單位獲得基本的生活費,並以他們的帳號在各商業單位消費(目標之一是要消除貨幣的流通)。

因為講究平等,所以每個人的所得不以學歷論斷(朋友B表示她是博士,但領的錢跟大學畢業的一樣)。

那究竟要怎麼樣讓大家在這裡和平又和諧地居住相處呢?

先來談教育。

 

以小孩為主體的教育環境

曙光村提供大量免費的教育與藝術相關活動。

村民的小孩讀幼稚園每月只要1000盧比(相當台幣500元)。我們跟著朋友A去上騎馬課,在evergreen馬場只要繳150盧比的馬兒伙食費。在red earth riding school則免費,還可以借安全帽。

「才藝課程」,這個讓台灣父母傷透腦筋與荷包的概念,這裡則是多元又低廉,包含免費的陶土課、藝術課、馬戲團創作課、舞蹈課(芭雷與街舞)等、語言課、游泳池…種種都是免費或只要繳工本費。

曙光村主要語言是英文,但妳也可以免費學習各國語言(包含印度語、梵語)。

每個人在這裡可以依循自己的天賦與興趣,提供給村民或向村民學習。

因此,曙光村的藝術活動質量極高。

 

全世界是我的學校,學校不是我的全世界

在這裡我們也遇到在教育理念上志同道合或更為前行的家長。

朋友A的小孩是台灣西班牙混血,在夏威夷出生、曾在尼泊爾的西藏幼稚園讀書,現在是曙光村幼稚園的學生。

德國媽媽帶著她的女兒旅遊數十個國家,規劃當地的慈善活動,並體驗當地生活,同時藉由部落格紀錄她帶小孩旅遊的心得。

在馬場,我們遇到許多年輕的馴馬師都是自學成長,在生態村我們看見以色列小女孩陳述自己有好多老師的自學生活。

在臉書有個不公開的社團worldschoolers,裡面有一句話很吸引我:

「The whole world is our school: school isn't our whole world!」(全世界就是我們的學校,學校不是我們的全世界)

當台灣父母苦守寒窯,沸沸揚揚討論十二年國教升學制度優劣等等,其實,對於小孩的教育還能有不同的想像,沒有誰優誰劣,只是擴大討論的時間與空間。

在曙光村,我們遇見世界各國讓小孩自學的父母,也有帶著小孩環遊世界的家長。

我還聽聞韓國開設traveling school,由老師帶著13、14歲的孩子去遊歷世界各國。

物價昂貴的國家可能就待兩個禮拜,某些國家如曙光村就待兩個月,讓孩子住紮在當地,學習並體會當地語言與文化。

認同或好奇這樣的教育理念的讀者也可以申請加入worldschoolers,可以在裡面看到八千多個父母如何實踐自身的教育理念。

旅遊至此,我們遇見許多同類父母,比我們更狂更前衛的所在多有。

這些族群刺激著我們的思考,豐富著我們的旅遊視野。

所以我們更清楚,帶小孩到印度壯遊,絕非瘋狂的行為,而是走出舒適圈的第一步。

曙光村的甘苦生活豐富精彩,也有更多不可思議的體驗與各位讀者分享,敬請期待。

 

備註:

對曙光村生活感興趣且英文好的人,可參看曙光村官網

即時的曙光村生活資訊,當然是中文,請參考:

1.跟著小花去旅行

2.跟著小孩壯遊趣

3.〈曙光村台灣館〉臉書粉絲專頁

 

照片提供:吳成夫,吳怡慧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