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就是一種成就

獨處能夠讓你奢華地沈浸在自己想做的事情裡頭,完整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而非感受到他人的缺席。因為孤獨便是種成就。

文│莎拉・梅特蘭

獲得自由感

現代社會相當重視「自由」。歷史上也許沒有其他年代,會像我們一樣將自由視作是所有人類不可剝奪的絕對權力。

不過,自由這回事其實沒那麼簡單。首先,自由有兩層涵義:包括「擺脫的自由」─擺脫你不喜歡的事物、束縛或限制你的事物(貧窮、痛苦或恐懼等)。

第二層涵義則是「選擇的自由」,我認為這種自由比較重要、也比較能讓人感到愉悅與充實。

與孤獨相關的,便是第二層涵義的自由—首先要想出你獲得自由後想做什麼事,接下來才能想像實踐。

為了達到第二種自由,便需要「對自己現在與未來的人生有徹底體悟」。

換句話說,你需要的便是自我意識。我們先前已經討論過獨處能強化、培養自我意識這回事了,這便是你達成自治生活的第一步。

但是,情形沒那麼簡單,他人的存在的確會以實際的方式限制我們的個人自由。

就最粗俗的層面來說,大多數人不覺得我們可以在他人面前「自由」挖鼻孔或放屁。那稍微高級一點的社交場合呢?

就連派對邀請函上都會建議客人穿著的服裝,雖然這的的確確是種限制,但是多數人會覺得這些建議相當有用。團體成員認為最自在的時候,便是配合團體行為的時候。

 

獨處,可以讓你更自由

我跟前夫分開時,我們屋子的裝潢風格很快就有了明顯的差異—我們同居時,我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受到壓抑,但當我第一次自己裝潢了單人房,我所選用的顏色竟然是以前連考慮都不會考慮的顏色。

我們以前並不會為了牆壁的顏色吵架,但是我習慣(從他現在屋子的模樣看來,他也會這麼做)在做這種決定時,心裡先做出一定程度的妥協。

我現在喜歡生活充滿光鮮亮麗的珠寶色調。

雖然這是沒那麼重要的細節,但卻證明了我們倆在一起的確限制了彼此的自由。此情況無可避免,在良好的關係裡也是個可令人接受的代價,但是我們不可以假裝沒看到此代價。

獨處可以用更深層的方式強化個人自由。

假設你的人際關係良好,而且你認為身邊的人(尤其是你所愛的人)開心的話,你也比較容易感到開心與自信,那麼你一部分的活力與快樂注定(也應該)會跟他人的快樂息息相關。


想法激進的精神病學家拉因(R. D.Laing)曾寫過一小段獨白,以表達愛本身可能會讓個人選擇與自由變得相當複雜:

他們不開心。

如果他們不開心,我也不能開心。

如果我不能讓他們開心,那我也不能跟他們一起開心。

讓他們開心不好玩。很辛苦。

找出他們不開心的原因,說不定能讓我開心。

我不應該因為找出他們不開心的原因而開心。


也許這正是孤獨能激發創造利的原因之,—因為要創造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創作品,便需要個人自由、需要毫無抑制的環境、需要不在意他人意見的能力。

儘管如此,就算已經準備好為了集體快樂而妥協個人自由,明確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不一定能讓人更融洽地與他人相處。碰上什麼問題都回答「沒差」,是最強大的人際關係破壞彈。

就連知道自己在人際關係中(任何種類的人際關係)最活躍、最能做自己的人,都需要具備獨處的能力,而且至少會需要在某些情況下用上此能力。如果你知道自己是誰、清楚自己是按照個人意願與他人交流,而非因急迫的需求與貪婪而受限(不自由)、因為害怕少了他人的肯定你就不復存在,那麼你就是自由的。

事實上,一定程度的獨處還能夠讓人際關係更加自由,因此更上一層樓。

在此引用愛麗絲•科樂,來為論點收尾:

獨處得好便能獲得孤寂:獨處能夠讓你奢華地沈浸在自己想做的事情裡頭,完整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而非感受到他人的缺席。因為孤獨便是種成就。

摘自 莎拉・梅特蘭 《艾倫‧狄波頓的人生學校:開始享受獨處》/時報出版

 

Photo:Mario Antonio Pena Zapaterí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