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教授:高材生是一群優秀的綿羊

名校高材生的通病:「朝同樣方向前進,能把事情做得很出色,卻不知自己為何要做。」

作者 / 陳信佑

每逢大學放榜,名校高材生總吸引社會目光。這群菁英學生彷彿「神人」般,不僅是考試常勝軍,有的精通多國語言,甚至兼具體育、音樂、美術等才藝,不少人還曾到偏遠的國家當過志工。

世人眼中高材生宛如「人生勝利組」,樣樣精通、無往不利。然而在耶魯大學任教十年的威廉.德雷西維茲(William Deresiewicz)看來,高材生卻像一群優秀的綿羊,乖巧、聰明又勤奮,卻茫然、缺乏主見,甚至和社會脫節。

德雷西維茲在新書《優秀的綿羊》中,描繪許多美國名校高材生的通病,「朝同樣方向前進,能把事情做得很出色,卻不知自己為何要做。」他直指教育體制和社會價值觀,是扭曲一切的元兇。

 

高材生的朋友:憂鬱、壓力與孤立

高材生真如外界想像的一帆風順嗎?看看美國合作組織研究計畫(Cooperative Institutional Research Program)在2015年公布的調查結果:大一新生的心理健康程度創下25年來新低點,且有一半的新生對自己的社交技能缺乏自信。

一名耶魯大學學生告訴德雷西維茲:「我沒空搞人際關係。」因為光讀書的時間都不夠了。

另一項調查顯示,有嚴重精神問題的學生正以倍數成長。在美國,平均每十位大學生,就有一人出現憂鬱傾向,比例創近年新高。因此,許多大學不得不成立心輔專家小組,協助學生排解壓力。

為何大學生的心理健康每況愈下?德雷西維茲觀察,好強、不服輸的性格,是主要的壓力來源。求學路上,這群年輕人從未當過輸家,也害怕成為輸家。他們樂於在每件事情上競爭,從學歷、成績到課外活動,求學彷彿成為蒐集金色星星的集點旅程,人人都充滿強烈的競爭意識。

因此,許多高材生不願(或無暇)經營人際關係,也擔心無法和他人互動。德雷西維茲以「鴨鴨症候群(Duck Syndrome)」形容這群高材生,「水面上泰然自若,水面下瘋狂撥水。」儘管表現沉穩,內心卻焦慮不已。

不過,並非學生們自願如此。父母及社會的「期待」、扭曲的教育體制,才是造成今日局面的主因。

 

父母是幫凶?

成長過程中,不少子女為努力達到父母期盼,逐漸在人生道路上迷失自我。

知名心理學家愛莉絲.米勒(Alice Miller)在她的精神分析著作中提到,許多父母對子女的期盼近乎貪婪,希望孩子考取名校,最好畢業後進入跨國金融機構服務。他們害怕子女與「失敗」產生連結,直升機父母(helicopter parents)總是先為子女做好所有安排。

媽寶風氣影響,父母的認同似乎比自我認同來得更重要。很難想像,不少耶魯學生在選課、抉擇雙主修之際,仍會尋求父母支持與協助。在崇尚獨立、自主學習的美國,簡直不可思議。

「這是你的人生,不是父母的。」德雷西維茲呼籲大學新生,要長大成人,先學會不靠父母的認同過日子。他強調,父母的意見並非不重要,但子女得有自己的主見才行。

 

人文博雅教育是解方

問題重重的高教體制,也是侷限學生發展的主因。

德雷西維茲在教學現場觀察,具自省和反思能力的學生並不多,多數都按照既有規則前進。「想成為菁英,得學習用菁英的成功標準來衡量自我,」這句話,其實是批評英才教育將學生培育成一頭頭聽話的綿羊,喪失對權力提出質疑的能力。

不想當聽話的綿羊,首先要有「抵抗性思維」。德雷西維茲認為,學校應教導思辨、質疑的精神,甚至勇於挑戰權力。如此,學生不只能解決問題,也懂得提出好問題。

大學教育該如何做到這點?答案是開設最有效的課程——人文博雅教育。

事實上,人文博雅教育除了有「人文學科」,同時包含自然與社會科學。接受博雅教育,可刺激學生進行批判性思考,溝通與解決問題的技能。唯有廣泛涉獵知識,才有能力反思及辯證。

Photo:Faustin Tuyambaz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