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尊嚴的加薪更好

許多年輕人在乎的不是施捨式的加薪,而是被重用、被肯定、被信任、有尊嚴的加薪,而年輕人更在乎的是工作環境和夥伴。

文│小野

有位總統候選人忽然端出一個乍聽對年輕人是好消息的「加薪政策」,凡是企業願意為薪水3.5K以下的員工加薪,企業本身可以享用三年時間的抵稅。另外進一步的策略是企業如果願意聘僱二十九歲以下的失業年輕人,企業也可以用抵稅作為回饋,這位總統候選人承諾將在立法院下個會期就要將這個法案通過。 

我不是財稅專家,但是從一般常識來判斷,這樣的加薪和聘用並不符合公平正義的原則,因為它只適用於一定數額的低薪者和一定年齡以下的年輕失業者,忽略了其他有能力有貢獻的員工和二十九歲以上擁有更好能力的失業者。

它也不符合強化企業本身的競爭能力和增加獲利能力的原則,唯有產業升級或是加強公司的競爭力,或是公司的擁有者將過多的獲利公平合理的分享員工,才能實現真正永久、健康、合理的加薪。

這樣的加薪抵稅的政策甚至對被加薪者及被聘用者而言,帶有同情和施捨的意味,少了尊嚴和成就感。

上一代的人走過了貧窮匱乏的年代,給了下一代更多的自由和民主的社會,卻始終沒有認真去看待年輕人內心渴望的尊嚴和成就感,更甚於他們的父祖輩。

前陣子我在抗議「黑箱課綱微調」的現場,一直看到飄揚著的那句話:「只要還有一口氣,都要對得起自己。」我從這樣的一句話中領悟到一種年輕世代不被父祖輩深刻了解的悲情。

許多年前和剛剛進入職場的女兒對話時,我不太明白為什麼她花了許多時間在我看來不必那樣認真的無用瑣事上,她回答我的話使我汗顏。

她淡淡的說:「當我們面對的是這樣一個時代,剩下唯一還能堅持下去的,就是至少要對得起自己。」

 

僕人式的領導

我遇到過不少年輕人,寧願從一個相對高薪的工作換到相對低薪的工作,理由幾乎都是「反正薪水都不多,至少挑個比較有尊嚴、比較能學習,老闆、同事比較好的工作環境。」

在曾經扮演經營者和管理者的經驗中,我非常注意公司裡年輕員工的潛力和待遇,這或許和我對威權體制的反感,對社會現存的不公不義的反抗有關。

我喜歡一種僕人式的領導,由下而上凝聚共識,領導者採取服務全體員工的心情。

除了直接調整一些不合理偏低的年輕員工薪水外,面對公司整體結構的大問題,花盡心思在調整員工的職位。我的思考很簡單,把對的人放到對的位置上,不論年紀和背景。

在我的印象中,曾經找來兩個在公司中職位和薪水都偏低但頗有潛力的年輕人,我表達要提拔他們成為重要主管。一個年輕女生接受了挑戰,直接領導所有比她年紀大資歷深的同事們,結果表現相當好。

另一個年輕男生卻婉拒高薪高職,明白表示這家公司沒有前途,他只想再做一年之後出國。許多年輕人在乎的不是施捨式的加薪,而是被重用、被肯定、被信任、有尊嚴的加薪,而年輕人更在乎的是工作環境和夥伴。

願意接受挑戰的年輕女生咪咪雖然在工作中飽受黑函和謠言攻擊,但是她仍然在槍林彈雨中完成理想之後才辭職離去;另一位「認清事實」的阿木則選擇出國深造,許多年之後在一所大學任教,他選擇了另一種自己喜好的生活和工作。

過去每當我想要推動一些對年輕員工比較有利的改革時,黑函和檢舉從來沒有停止過,偏偏那些既得利益者各有人脈和管道,當他們自身利益受損時從來不反省自己,反而試圖尋求各種關係介入和反擊。

改革越是艱難,我越相信這個社會需要的是實現「世代正義」和「轉型正義」,徹底解決分配不均的結構問題,讓新世代的年輕人覺得英雄有用武之地,這才是他們想要的未來吧?

摘自 小野《一直撒野:你所反抗的,正是你所眷戀的》/圓神出版

Photo:Erik (HASH) Hersma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