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鄉愁:辣椒醬燒秋葵

遠嫁異國後,與馬來西亞籍的丈夫在廚房裡展開了異國美食交流。秋葵在臺灣大家習慣川燙料理,到了先生的手上,秋葵卻有了新滋味!
  • 茄子
  • 2016-10-19
  • 瀏覽數5,122

今年的秋葵長得很好,最小根的也超過 15 公分,雖然長得巨大,依舊鮮嫩。 

我還單身並住在台灣的時候,就很喜歡在廚房搞東搞西,把料理當作紓壓解饞的遊戲。

結婚後搬到美國中部,我雖掌握了無所味廚房出菜的主控權,其實我並不常端出在台灣熱愛並吃慣了的菜餚。 

因為除了必需因地制宜遷就美國中部的超市方便取得的食材外,有的時候呢,廚房裡也會悄悄混入馬來西亞風的料理。 

譬如這道蝦米醬燒秋葵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誰說先生不能進廚房?

在台灣時我就很喜歡秋葵這種蔬菜,但我料理秋葵的方法相當沒有創意,只有一種吃法:汆燙後沾醬。若想換口味,就是用沾醬來變化。 

位在後院的「蘇吳農場」,今年夏末秋初時候秋葵收成不錯。我們倆喜孜孜地討論著該如何料理。 

丈夫聽我說要汆燙秋葵,他的臉皺起來抗議:「不要浪費美味的秋葵!」他還自豪地說:「讓我煮一道真正美味的秋葵給妳吃!」

難得見他這麼有把握,我便放手讓出廚房。

他將秋葵斜切成流星狀,爆香蒜頭及泡軟的乾蝦米後,再將秋葵下鍋炒,用鹽、醬油、辣椒醬調味,炒熟準備起鍋前再加入蔥花拌炒兩下。

聽丈夫敘述這道菜的作法時,我並不特別看好;但在聞到、嘗到味道後,我驚喜地稱讚丈夫:「還真不錯吃呢!」

蘇小妹得意地吃著菜餚,並陶醉地說:「我們小時候都是這樣吃的,這可是正宗的馬來西亞吃法!」

於是,我學到一種新的秋葵料理法,又見到蘇小妹吃著家鄉味的快樂模樣,我也滿足地微笑了。

照片提供:吳亞靜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