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樣子:一個媽媽的自省

我心理有一個小小的願望,就是孩子看到長大的時候,仍然記得,我依然是那個總是對著他們微笑的媽媽。

你希望在孩子的眼中、心中或者成年之後的回憶裡,媽媽,是什麼樣子?

我想,我在孩子眼中、心中或回憶裡的樣子,應該沒有煮飯的樣子。

因為,在我家煮飯的都是爸爸,而且花樣繁多。(請廣大的婦女降低羨慕的音量)

大抵是因為以前受到儒家文化的荼毒,錯誤解釋「君子遠庖廚」的意義,因此深化了我:讀書=君子→君子=知識分子→知識份子=不去煮飯不去做家事的重大誤解,也嚴重影響我人生的發展。

除了國中升高中那漫長的三個月,心血來潮地買了本食譜,每天早上起床就先研究今天要做甚麼,出門採買,然後食譜擺在廚房,煞有其事地準備三個小時,變出一頓午餐或晚餐供家人享用。

並且曾經得到家父的讚許:不錯喔(台語發音)。為期有一週嗎?忘了。人生僅此一次。

或者,還有第二次,就是當年隻身在澳洲,為了國際社交,上網研究並且打了越洋電話詢問:滷肉飯怎麼做。

當晚的菜色有:螞蟻上樹、滷肉飯、炒空心菜、番茄炒蛋,還有白飯。

可能,還有第三次吧。

我家男人當年來澳洲找我,接機前一天,我在電話那頭非常驕傲地對他說今晚有大餐。

結果菜色是:螞蟻上樹、滷肉飯、炒空心菜、番茄炒蛋,還有白飯。跟他心中幻想的牛排大餐大異其趣。(對旅居國外的台灣人,這真的是大餐啊)

至此,漫長的五年十年內,似乎不再有此盛況。直至生了孩子,平常包辦庖廚之事的小花(老公)不在家、也沒有跑去娘家當媽寶時,曾經做了幾次的早餐給兒子們(一樣是上網買食譜來看,我真離不開書)。

沒啦,就醬。

其他的空白不是我家男人煮的飯,就是我這媽寶跑回五分鐘騎車路程的娘家,還寡廉鮮恥攜帶兩個小孩去吃我媽煮的晚飯給填滿了(請廣大婦女再次降低羨慕的音量)

 

希望在孩子眼中是什麼模樣?

這次周遊列國,壯遊世界的收穫之一,就是我離開校園家政課之後,第一次重拾針線,不是為了縫補扣子,而是札實地做出一個「成品」。

緣起於在印度曙光村幼稚園幫忙的蒙特梭利角落需要一些針線活,負責人善於此道,更樂於教導我這個拙劣之徒。每道作法問了又問(我真記不住),縫過的線看了不滿意,拆了又拆,終於完成這三個娃娃,都是送給男孩們(2個兒子加1個姪子)。

過程中,我刻意都等兒子回家時才開始縫娃娃。因為我希望媽媽在他們的眼裡,除了洗衣、曬衣、洗碗、掃地、看書、打電腦之外,或者是罵他們的樣子、碎念他們的聲音、抱著親著他們的感覺之外,能多一個畫面,一個愛的樣子:媽媽為我們縫了個娃娃。

對,我為兒子縫個娃娃。一來是這個娃娃的簡易縫紉,很符合我的程度,另一個就是男孩子也可以玩娃娃啊!如果他們願意抱著媽媽縫著娃娃睡覺,或陪伴他們一會兒,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回報(當然,當娃娃被丟在地上、餐桌上或沙上時我要忽視或隱忍或怒吼。)

我更希望展示一個道理:當我們需要某些東西時,不是光靠金錢是購買的。

我們能靠自己的雙手去創造出別人眼中珍藏的物品。這道理太深,需要潛移默化。

你希望在孩子眼中,留下那些媽媽或爸爸的樣子呢?

當你捫心自問,你就願意在罵小孩、念小孩的無限輪迴中,創造一點不同了(然後才有力氣再去罵小孩、念小孩,於是,罪惡感沒有那麼重)。

讓吼媽的樣子也有不同變化,我們就能在下一次又當起吼媽之後,大大降低罪惡感。

結論,這是一篇如何降低吼媽罪惡感的文章嗎?當然是!

 

Photo:Biel Morro,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