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老師,讓學生天賦發光!

好的老師創造出好的學習環境,而不好的老師則不願或不能創造這樣的環境。好的老師知道他們無法百分之百控制環境條件,但學習不僅會隨著周遭氛圍改變,也會隨學生和老師的感覺而改變。

我之前說過,教育可以比擬為活生生的農業過程。園丁知道他們不能叫植物長大,他們不能黏上根、裝上葉子、為果實塗漆,只有植物自己才能長大。園丁的任務則是創造一個讓植物生長最適合的環境。好的園丁創造出這樣的環境,而壞的園丁則不願或不能創造這樣的環境。

 

教學也是一樣,好的老師創造出好的學習環境,而不好的老師則不願或不能創造這樣的環境。好的老師知道他們無法百分之百控制環境條件,但學習不僅會隨著周遭氛圍改變,也會隨學生和老師的感覺而改變。

 

在傳統和改革的教學與學習方法之間,有一種持續性且經常對立的爭論。一般來說,傳統教學是直接指導整個班級,把重點放在教導事實與資料;改革式教學則透過發現、自我表達,以及小組活動來學習。

 

根據我的經驗,改革與傳統方法之間的極端對比,在許多學校之中並沒有那麼明顯。在實務上,所有學科的老師通常會(也應該會)使用較多種方法,有時候會透過直接教學,有時則會透過團體活動與計畫。讓兩者取得平衡就是教學的藝術。

 

 

吸引注意力

 

好老師明白只了解自己教授的科目內容是不夠的。他們的工作並不是教科目,而是教學生。他們需要創造出一個會讓學生想學習的環境,吸引學生的注意力(最好要讓學生為之著迷)、激發孩子的學習興趣,並鼓勵學生培養研究熱情。當老師這麼做時,學生的表現往往會好到超乎任何人的預期。我相信這是在一片往前衝的標準化教育裡,影響最大的缺失。

 

賦予能力

 

我們有時會聽到人家說,老師的主要角色就是直接教學(direct instruction)。直接教學法在教學上確實佔有重要地位,它不只可以應用在大班級,也可以應用在小組,甚至是一對一教學上。但是專業老師通常具備多樣的教學技巧和技術,直接教學不過是其中之一。

 

優秀的教師會懂得適才適性、因時制宜,在合適的情況下選擇不同的教學方法。和其他的專業人士一樣,他們必須擁有足夠的判斷力和鑑定力,才能看出此時此地該用什麼工具最好。

 

你會期待自己的家庭醫師對一般醫藥知識非常清楚,但是在特定方面有問題時,也能接受他將你轉診到專科醫師,畢竟專家知道更多特定細節。可是你會希望他能善用他對你的了解,將你視為一個有特殊需求的個人。教學也是一樣。好老師會直視學生的眼睛,接受他們對自身需求和當時機會的想法。畢竟有效教學就是由一連串的調整、判斷,和對當時情勢的回應所組成的。

 

希拉蕊‧奧斯登(Hilary Austen)在她寫的《讓藝術自由》(Artistry Unleashed)一書中提到從柏克萊大學心理系畢業的馬術教練艾瑞克‧湯瑪士(Eric Thomas),他說:「騎士的精髓是和有自己主張和情緒的馬兒合為一體。」奧斯登博士描述一場她在旁觀看的課程,當時學生和馬兒進行得並不順利,艾瑞克出聲指導,但馬兒的韁繩仍舊握在學生手裡。

 

他告訴學生,他看得出來學生很努力想讓馬兒轉彎轉得更順,但是每次到了第三個或第四個彎時,她就會放棄,什麼都不做。為什麼呢?他問。學生回答:「我要嘛拉得太早,要嘛拉得太晚,然後馬兒有所回應時,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艾瑞克停了幾秒鐘,然後說:「你試著要做的事太多了。不要去想,把注意力完全放在馬兒身上。你現在唯一要試的,就是去感覺你身體下的馬兒正在做什麼。你不能騎昨天的馬,也無法騎未來的馬。每個騎士都有同樣的問題,他們希望之前學過的將來也會一再發生,以供未來應用。因為如此,你會不自覺地帶著前一分鐘的問題繼續騎馬。可是騎馬並沒有公式可循,它每一秒鐘都在改變,而你必須要跟著它一起改變。」

 

好的老師明白不管他們從過去的經驗學到了多少,今天又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日子,而沒有人能夠騎上昨天的馬。如果你只是日復一日地站在教室前面,對著二十五或三十個孩子講課,顯然不大可能會有這樣的領悟。而那樣的教學方法基本上是無法真正吸引住孩子們,尤其是年紀較小的幼童的注意力。

 

表達期望

 

老師對學生的期望,影響他們的學業表現至深。如果老師對學生表達了高度的期望,通常學生的表現也會相當可觀。如果老師的態度讓學生覺得他們沒什麼希望了,學生的表現通常也就真的不怎麼樣。

 

麗塔‧皮爾森(Rita F. Pierson)在一九七二年時,已經在美國從事教育工作超過四十年。二○一三年,我很榮幸和皮爾森博士在美國公共電視網(PBS)於紐約巿布魯克林音樂學院(Brooklyn Academy of Music)舉辦的「TED談教育」特別節目裡,擔任共同主講人。她在精彩的演講中說,她的一生「不是在學校,就是在去學校的路上,或者是在談論學校裡發生的事」。在投身教育之後,她經過了許多次嘗試解決輟學問題的教育改革,成果有好有壞。她說:「我們都知道為什麼孩子要輟學或不想學習,因為貧窮、曠課太多、不良的同儕壓力。我們都知道為什麼,可是卻很少討論如何建立人與人的連結、關係的價值和重要性。」

 

提高學生成就的關鍵,在於認同教導和學習是一種關係。孩子們需要和他們緊密連結的老師。更重要的是,他們需要對他們有信心、相信他們做得到的老師。麗塔談到她在不及格的試卷上,把正確答案圈起來,而不是劃掉那些不正確的數量(例如有學生二十個問題錯了十八題,她沒在考卷上寫「-18」,反而寫上了大大的「+2」與一個大大的笑臉)。她的學生仍然知道自己成績不佳,但因為把注意力放在積極的一面,麗塔鼓勵了他們繼續努力。最重要的是,她明確地表示出自己會全力支持他們。

 

賦予權利

 

授課僅僅是好老師工作的一部分。他們還是學生的心靈導師,會想辦法提高孩子們的自信心,幫助他們找到方向、相信自己。

 

沙治奧‧華瑞茲‧卡瑞亞(Sergio Juárez Correa)是墨西哥荷西‧厄本那‧羅伊茲小學(José Urbina Lóez Primary School)五年級的老師,所在的馬塔莫羅斯巿(Matamoros)離美墨邊境不過一箭之遙,卻窮困可怕,不時可以聽到毒販黑幫的槍聲。

 

華瑞茲‧卡瑞亞相信要幫助學生成長,唯一能做的就是教會他們怎麼自我學習。

 

他將學生分成幾組,鼓勵他們對自己超凡的潛力有自信。他引導他們挖掘探索,並將所學的知識應用在生活中,譬如怎麼利用分數、怎麼讓幾何學變得有形而實用。他以開放式問句來主導教學,敦促他的學生理解學習,而非單調的記憶背誦。他鼓勵孩子們討論、合作,並且不在乎他的教室似乎總是鬧哄哄的。他的學生相信自己有能力,而這樣的自信給了他們前所未有的學習熱情。

 

結果,他發現這班的一個小女孩帕拉瑪‧諾優拉‧布埃諾(Paloma Noyola Bueno),居然是個數學天才。她能直覺地理解連研究所學生都感到困惑的數學概念。當華瑞茲‧卡瑞亞問帕拉瑪,為什麼她以前都沒表現出對數學特別感興趣的樣子,她告訴他,因為沒有一個老師教的數學,像他今年教得那麼有趣。在下一次的墨西哥學生成就考試中,住在貧窮小鎮垃圾場旁的帕拉瑪,成了墨西哥的數學狀元。頓時全國的電視記者全湧進馬塔莫羅斯巿,帕拉瑪一下子成了家喻戶曉的公眾人物。

 

無論如何,他證明了,只要你教導孩子自我學習的能力,他們就能回報你原本想都想不到的好成績。

 

摘自《讓天賦發光》

Photo:Patrick Goossens,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