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自己放暑假

我懷念起單身時代,房間常常亂亂的,很少像現在家裡一塵不染,井然有序,早睡早起,按時吃早餐。我看見自己硬生生的,為家庭生活改變了許多習慣。因此,覺得有點吃力,常累積不平的情緒。

每年暑假時,兩兄弟必須將假期分兩半,一半回台灣看外婆,一半去北海道看歐吉醬和歐巴醬。但是,今年台灣返鄉之旅結束後,我決定用趕書稿為理由,不跟孩子一起去北海道,自己在家放暑假。最開心的是把拔,可以掙脫碎碎唸的惡勢力。

哥哥依依不捨的說,「熊寶貝和汪汪會陪媽媽喔,」弟弟的眼眶有點泛紅,我趕緊轉移注意力,提醒他們:「暑假作業全部寫完,才可以回來喔!」感傷的氣氛頓時一掃而空。孩子的邏輯是,若是見到媽媽的那一日等於作業完成日,那還是晚點見到好了!

小朋友一出門,剎那之間,我不知要做什麼才好。先收衣服還是洗碗呢?算了,反正沒人在家,先泡杯咖啡來喝!就這樣揭開了我短暫的慵懶、自由人生之序幕。


拋下媽媽角色,只想放鬆過日子

雖然起先覺得,大白天就追日劇有點太超過,但還是忍不住一集接一集,只不過看到一半,會突然緊張是不是忘了煮飯的時間。晚上肚子餓了,我想到可以光明正大來碗禁忌的泡麵,找出藏在櫃子深處的蔥燒牛肉麵,可是卻過期了!我很掙扎,但仔細想想,若因拉肚子而得橫躺在床上,浪費了難得的假期,那不就虧大了!況且沒人照顧我,還是出門去覓食吧。

當了媽媽,晚上超過8點後,我幾乎不曾出門。沒生小孩之前,晚上吃吃喝喝唱歌到凌晨的過往,彷彿是前世的記憶了。日本的住宅區到10點時已人煙稀少,空空蕩蕩的超市,跟我白天的印象大不相同,只有幾位西裝筆挺的年輕上班族,來買啤酒和下酒菜。

我可以隱約感受到店員異樣的眼光:「像她這樣一個女子,不適合在晚上來超市的。」一位現在應該在唸床邊故事的媽媽,怎會出現在超市閒晃?我看起來也不像是匆忙來買寶礦力,給家裡突然發燒的小孩。購物籃裡的一瓶梅酒、一包洋芋片,更加深了我在此地的突兀。

我快速隱身到泡麵櫃前,想到隔壁味噌拉麵店應該還開著。不過,我實在沒有勇氣一個人晚上去吃拉麵,坐在全是男性顧客群當中。在日本,女性是不會獨自去吃拉麵或是吉野家的。我自知屈服於日本社會價值觀,有點卒仔,但還是乖乖買了碗泡麵回家吃。

日本超市是採自助結帳,不用讓店員發現到一位狀似母親的女性半夜吃泡麵、喝梅酒,還配洋芋片。日本泡麵雖比台灣遜色,社會對女性仍有點不平等,但能自己一個人大大方方在家吃泡麵,我已經很感恩了。

接下來這幾天,我沒早睡早起、沒吃早餐、沒洗衣服、沒用吸塵器,只靠下午班的i-robot。我只餵了金魚、澆澆陽台上的香草和弟弟種的毛豆。有生命的動植物,若沒照顧好,小孩回來就難交代了。

家中的亂七八糟,早就超過平常自己開罵的程度。但我沒發飆,沒生氣,因為……全是我自己弄的。我懷念起單身時代,房間常常亂亂的,很少像現在家裡一塵不染,井然有序,早睡早起,按時吃早餐。我看見自己硬生生的,為家庭生活改變了許多習慣。因此,覺得有點吃力,常累積不平的情緒。


一個人的頓悟

早上起床後,我一邊拿著電動牙刷,一邊發呆。腦子不用轉轉轉、嘴巴不用大呼小叫。電視一直看,網路買不停,回家衣服就隨手一擱,襪子脫下就放著;我一口氣喝完養樂多,直接擺在桌上,不用刻意當好榜樣,起身馬上去丟掉,毫無拘束沒人管,真是愉快啊!

我發現自己跟家裡三位男生是一樣的,順手、隨性的丟,不是因為「講不聽、要累壞媽媽啊?」心沉靜下來,思緒跟著變得清楚,我換個角度站在孩子的立場,理解他們的行為模式,覺得自己這一學期好像是反應過度的瘋狂糾察隊長。

我在樓下碰到好友提芬妮,她說先生小孩都回名古屋家了,問我要不要去她家坐坐。平常連床單、手帕都會用熨斗燙過的她,家裡竟也是一團亂。她笑著說,「Home alone嘛!」果真亂的程度跟麥考利克金的家有得比。

我和她哈哈大笑,豁然開朗,也許這就是人性。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但是為母則強,為了孩子,可以心甘情願改變許多生活習慣。

我曾經懷疑自己有躁鬱症,老是愛生氣、兇巴巴的。但經過一個人的日子後,連自己都可診斷,我沒毛病。我內心平靜,耐心十足,和顏悅色,除了老是幻聽,覺得有人在叫媽媽之外。我在車站幫陌生媽媽抬娃娃車上階梯;在洗手間主動禮讓抱娃娃又牽小孩的媽媽,甚至有點得意的說,「喔,沒關係,我一個人。」

孩子們要回來的前一天,我跟暑假作業沒寫完的小學生一樣,趕緊處理累積的家事:洗碗、洗衣服、換床單、晒棉被、垃圾分類、處理衝動之下網購的紙箱。刷洗浴室廁所時,看到鏡子裡的自己,因為生活不規律和飲食不正常,臉上長了兩顆痘痘,嘴裡也破了一個洞。

終於,思念的孩子們回家了,不到半小時,家裡又亂了!不過,看到這狀況,心情紓解後的升級版媽媽,沒有暴怒,只是溫和碎碎唸:「你們襪子脫下來要自己拿去洗衣機那邊啦,媽媽剛剛把家裡收了好久耶!」


蔡慶玉

政大日文系畢業,美國南加大(USC)傳播管理碩士,旅日文化教育觀察者。曾任職於東京外商廣告公司、日本政府教育局。現為華視日語文化單元講師、國語日報∕UDN專欄作者、日本交通部口譯導遊專員。著有《奇怪的日本人,奇妙的日本語》、《日式教養不一樣》。育有兩個台日混血兒。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