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首歌溫暖孩子的心

哼一首短短的歌,說一個小小的睡前故事,想出一個和孩子一起快樂的小遊戲,都是生活裡的小創意。我因為愛唱歌,又在四十七歲的這一年,決定從零開始學吉他,所以,哼一首歌給孩子聽,成了我傳遞情意的順暢媒介。

文 / 黃士鈞 

哼一首短短的歌,說一個小小的睡前故事,想出一個和孩子一起快樂的小遊戲,都是生活裡的小創意。我因為愛唱歌,又在四十七歲的這一年,決定從零開始學吉他,所以,哼一首歌給孩子聽,成了我傳遞情意的順暢媒介。

 

帶孩子上學去

想起了另一個故事,那是一個星期三的早晨,夫人要趕去高雄探望岳父,所以,中班的小女兒呢,就要把拔送去上幼稚園囉。

一陣子了,在外地帶工作坊維持家裡生計的我,東奔西跑的,好一陣子沒有帶孩子上學了。因為好一陣子了,女兒已經好熟悉馬麻的流程和溫度,小女孩從前一天就開始依依嗚嗚的,用自己的速度準備著。

一早,小女孩在我的床邊拿著小羊小熊,在把拔拱起的膝蓋上的棉被,玩溜滑梯,一下子鑽進我的棉被,一下子又跑來跑去拿娃娃。我充滿興味的看著女兒,珍惜著我還看得見的她這輩子最小的一天。

吃了早餐,大家一起出門。大女兒由馬麻送,所以我們目送著她們走向車子。小小的五歲的阿毛,看著馬麻的背影,低下頭,開始啜泣了起來,輕輕的哭泣,在五歲的美麗的臉龐⋯⋯我牽著女兒的手,帶著暖暖的聲音說:「阿毛想馬麻厚?」小妹妹慢慢的點點頭。

大女兒七歲多了,七年多的當把拔的資歷,讓我已經不輕易的被「厚,是怎樣,把拔就不好喔,為什麼一定要馬麻?」的念頭佔領了。即使這個念頭跳出來,深呼吸,就下去了。因為,知道馬麻日日夜夜貼身照顧(水壺有沒有帶、考卷有沒有複習、今天體能課有沒有帶換的衣服、青菜多吃一點、今天要早點睡⋯⋯),是這樣日日夜夜的貼近,所以馬麻換來了孩子真實又強烈的連結,這,不是我插花式的陪伴,可以取代的。知道,深呼吸,然後就認了。

如果有一朵花,平常都是太陽在照拂,因為太陽的溫暖與熱度才讓小花好好長大,那那那,那月亮是來爭什麼!小花的心中,當然眷戀太陽呀。

所以,坐上摩托車之前,我就是靜靜的牽著阿毛的小手,沒有要多說什麼(其實知道說什麼也沒有用)。上了摩托車,在春天僅剩的一絲絲涼意裡,我們出發往幼稚園去了⋯⋯這樣的清晨,女兒哭哭想要馬麻的清晨,要跟女兒順利的說再見、進教室,是困難的。

 

用一首歌溫暖孩子的心

我騎著車,女兒的兩隻小手握著後照鏡的左右黑色把手,小妹妹靜靜的,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平常這個時候,小妮子可是嘰哩呱啦說不停的)。

阿毛是偏身體型的孩子,愛泡澡、愛把拔用刺刺的鬍子弄她的小肚子、愛吃香噴噴的食物⋯⋯身體型的孩子,到了關鍵時刻,最能接收的管道,常常就是身體。於是,停了一個長長的紅綠燈,我把我的兩隻手,緩緩的移到後照鏡的黑色把手那裡,輕輕柔柔的靠近女兒的小手。那個輕柔的靠近,像是說:「嘿,你好∼」

輕輕的、小小下的,我用指尖碰到一點點阿毛的指頭關節。小阿毛似乎愣了一下,然後,兩隻小手的十隻原本握緊的手指頭,像綻開花朵一樣,打開,迎向了我的觸碰!我笑了,臉上笑了,手指頭也整個都笑了。就在那個長長的,長得很好的紅綠燈前,我開口唱起了下頭這首原創歌曲,那是在紅綠燈前的暖暖碰觸裡,湧現的曲子和歌詞⋯⋯

 

阿毛 有一雙,小小 的手

把拔 有一雙,大大 的手

你的小手 握住我的大手

我們的手 就在一起囉∼

我們家的阿毛小小的,想起了媽媽會哭哭的

我們家的阿毛還小小的,想念煮了一鍋湯 燙燙的

 

短短的歌,迴盪在平凡無奇的忠孝路上。暖暖的連結,發生在歌聲與握著的手心裡。

我們自己小時候,不一定有機會聽到這樣的暖暖的歌與緊握,同時,長大以後,卻不一定不行唱出這樣的溫度和觸碰。許個願,有時候,就偷偷的發生了。許個願當個活跳跳又溫暖的爸爸,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三年之後,竟然這樣,偶爾真的有發生耶!

阿毛聽著我柔柔又大大聲的唱著歌,頭微微的歪一邊,聽著⋯⋯

「把拔∼」阿毛開口了!

「ㄟ!」我柔柔的回應著小妹妹。

「把拔∼我要你回家唱這首歌給馬麻聽!」

「好啊!」

說著說著,摩托車快要靠近幼稚園的那個轉彎了,我低頭問阿毛:「今天阿毛要在哪裡跟把拔說再見呢?」

「嗯嗯∼要在樓梯口。」

「好啊∼」

樓梯口到了,跟原本預期的困難很不一樣的情形發生了:女兒跟我揮揮手說再見,我,開心極了又珍惜極了。

有一段日子,心裡常常浮現一首我自己創作的還不成熟的詩⋯⋯

風花雪月

春天的風,夏天的花,冬天的雪,四季的月。

春天的風會停,夏天的花會謝,冬天的雪會化,

掛在夜空的月,因為單純願意愛,四季都在。

對我來說,哼一首歌來陪伴孩子上學,就像是在人生變化的春夏秋冬裡,像月亮似的,穩定的給出一份愛著孩子的願意。唱著一首歌,像是一個溫暖能量的醇厚湯底,讓照顧者與孩子一起,因為一起歌唱,而處在挺好的能量狀態裡,因而能夠做到原本有困難的那些種種。

如果可以,哼一首歌;如果可以,說一個編來編去的小故事;如果可以,發明一個小活動,讓孩子與自己快樂的做家事。重點,不在厲不厲害,甚至,也不在成不成功,而是,因為這樣,我們和孩子,就在一起了。

摘自 黃士鈞 《爸爸的鬼點子》 / 方智出版

Photo:Bess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