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不想上學時,來個意想不到的陪伴

「老公,阿毛哭哭,沒有辦法進教室,我所有的辦法都試了,有散散步,也有吃三明治,還有跟周老師聊聊天⋯⋯阿毛今天很困難進教室,大哭了好幾回。她說她想把拔,我帶她去春水堂找你,然後你送她上學,好不好?」

文 / 黃士鈞 

 

那是個很平凡的星期一早晨,八點多,夫人送小女兒去幼稚園。九點多,我在春水堂十六號座位,剛做完安靜練習,正要打開檔案繼續筆耕,寫我的解夢書⋯⋯

手機響了,夫人打來的。

「老公,阿毛哭哭,沒有辦法進教室,我所有的辦法都試了,有散散步,也有吃三明治,還有跟周老師聊聊天⋯⋯阿毛今天很困難進教室,大哭了好幾回。她說她想把拔,我帶她去春水堂找你,然後你送她上學,好不好?」

「好阿。來。」

五分鐘後,小女兒和馬麻來了。

我站在路邊等著,打開馬麻的車門,一把抱起我的五歲女兒,嘟著嘴的,哭喪著臉的。我無尾熊抱抱的抱著我的小女兒,嘟著嘴的小女孩在我懷裡,像個小貝比,看眼神,像是三歲的眼神。我沒有說話,就只是用溫暖的懷,溫暖的手,溫暖的環繞,溫暖的左右柔軟緩慢晃動Œ。

溫暖的左右柔軟緩慢晃動著,五分鐘後,我開口:「阿毛,昨天前天,星期六星期日,你們去高雄,跟祺堂叔叔、錦敦叔叔、小蔓、阿珮阿姨、X阿姨,一起玩了兩天,玩得好開心好開心,開心之後,星期一要上學,就特別困難厚?」我在心裡,看見了五歲和三歲的阿毛一起點了點頭。我說了這樣的一小段話,想著來承接女兒的心與今天會特別困難的背後原因。

我繼續讓環繞著女兒的我的雙臂,柔軟又緩慢的左右晃動,像搖籃一樣的。然後,我看見春水堂陽傘旁,藍色的天空,還有綠綠的葉子,我開始唱起了歌,一首這個早晨,為女兒創作的新歌,用很簡單很簡單的調子哼著:

綠綠的葉子啊,

藍藍的天空啊,

我的小阿毛,是春天開的一朵花。

綠綠的葉子啊,

藍藍的天空啊,

我的小阿毛,是可愛的小香菇。

綠綠的葉子啊,

藍藍的天空啊,

我的小阿毛,是冬天裡的,甜甜的小草莓。

紅紅的小草莓,是我們家的小阿毛,

可愛的小香菇,是我們家的小阿毛。

綠綠的葉子啊,藍藍的天空啊,

我們家的小阿毛,是春天開的一朵花、花、花。

 

小女兒,聽著把拔當場的歌聲,她在我的懷裡,嘟著的嘴,化了;冰凍了的心,暖了。

女兒的臉上,在可愛的、為她量身訂做的歌曲裡,露出了微笑∼呵呵,我們兩個,一起唱了一次,又一次,又一次。我看女兒能量差不多回升了,有機會跟馬麻說再見了,就在她的耳朵旁邊像說祕密一樣:

「阿毛,等一下,把拔用腳踏車,你坐後面,把拔用牽的,帶你去上學,超好玩喔!」

「真的喔!」小女孩回復了完整的五歲聲音與表情,這樣說。

「真的,很刺激喔!」

這小子,翻身下地,跑去馬麻那裡,說再見,還親親馬麻。

 

我牽著腳踏車,一路上繼續哼著這首今天的主題曲!

綠綠的葉子啊,

藍藍的天空啊,

我的小阿毛,

是春天開的一朵花⋯⋯

中間有一段路,是下坡,我說:「阿毛,等一下很刺激喔,你手有抓緊嗎?」女兒的兩隻小手,超期待的緊緊的抓著黑色的座墊:「有!把拔,我抓很緊!」呵呵,咻咻!嗚∼衝!我們一起放聲尖叫,滑行過一段上學時的下坡路。

就在這個最快樂的時候,我開口問:

「阿毛,今天我們上學這麼快樂,你想要在哪裡跟把拔說再見?」

「溜滑梯那裡。」小子挺篤定的。

「好!我也覺得溜滑梯那裡很棒!」

靠近校門口了,我繼續哼著那首歌,像是讓爐火繼續小火滾熱一鍋湯一樣,讓好不容易煮好的一鍋好湯,繼續維持美好的溫度。

 

綠綠的葉子啊,藍藍的天空啊,我的小阿毛,是春天開的一朵花∼

 

哎呀,到了,進了校門口,到了溜滑梯,大大的校園沒有任何一個小朋友,因為已經十點多了,大家都在教室裡了

小小的小女孩,親親把拔,抱抱把拔,轉身,然後,真的自己走上樓,進了教室。

我深呼吸著,轉身騎上腳踏車,感謝天地的眷顧,讓這個早晨,可以這樣陪孩子。

 

回到春水堂,夫人見著我,一臉驚訝:「阿毛進教室了喔,這麼快?」

「呵呵,對呀,在溜滑梯那裡,跟我說再見耶!」

夫人開心到瞬間濕了眼眶:「你好棒喔,謝謝你這樣陪孩子⋯⋯」

我看著夫人,說:「最難的,都是你做的。前面那一整段,都是最難的,你都做完了。

摘自 黃士鈞 《爸爸的鬼點子》 / 方智出版

 

Photo:Dave Mei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