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們彼此分享,就能感受到生活富足

愛斯基摩人堅信普世富足─只要我們願意分享就一定夠。他們是我所認識的最快樂的人。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感,根據的是他們是誰,而不是他們擁有什麼。

文/茱蒂.威克斯

 

在愛斯基摩部落長住,讓我懂得分享

 初春時,湛藍無雲的天空覆蓋著村落,但氣候還是寒得很。歷經冬季低到零下三十五度的溫度後,春天的空氣感覺溫暖又怡人。愛斯基摩女人聚在一間幾乎被雪掩埋的木屋門外,那是我朋友珍的父母芙蘿倫斯和喬治.比利(Florence、George Billy)的家。喬治剛捕獲他這一季的第一隻海豹,慶祝時刻到了!傳統習俗是,妻子把肉分給村裡人家,因為以往到了冬末時,大家都沒剩什麼吃的了。

芙蘿倫斯把一大片暗紅色的海豹肉和一大塊鯨油(脂肪的另一個來源)放進每個女人的桶子裡。傳統習俗是,等到肉都分好了,這家人就把一年來手邊的非生存必需品都拿出來分享,比如皮、布、釦子以及罐頭等。精彩大結局,則是把像是硬糖等小東西拋上天。女人們笑著、叫著,圓月型的臉龐在太陽底下發著光,張開他們的科絲帕下擺去搶獎品。這是一種財富重分配的形式,用的是釦子和泡泡糖。我立刻投入陣營,希望能抓到我鍾愛的沙士糖,在捱過漫長陰暗的冬天後,尤其渴望能在太陽底下找樂子。


如果你讚美一條項鍊,項鍊的主人會立刻送給你

我以前從沒見過像這樣的一種分享。英格瑪是個溫暖且充滿關懷的地方。但是,在我的社會裡,誰賺到的就歸誰所有。然而在這裡,在祈福納克文化裡,祈福納克的生計經濟是以分享、合作及儉約為基礎。

如果你喜歡某樣愛斯基摩人所擁有的東西,那個人就會把它送給你。這表示,在讚美時必須很小心。有一次我說:「我好喜歡妳的項鍊。」那個愛斯基摩女人立刻把它脫下來給我。祈福納克的愛斯基摩人沒有妒羨或所有權的概念,你想要就送給你。這跟我成長環境中的競爭式消費經濟、利用廣告不斷創造妒羨心理以增加支出的模式,大相逕庭。

廣告讓女人覺得自己非得再買一件衣服、再買另一種顏色的唇膏,才能展現出魅力。男人也得有一輛新車、或抽某個特定牌子的菸,否則就會被人覺得不夠稱頭。在這塊遙遠的土地上,沒有我家鄉的電視以及不斷激增的廣告和看板,我開始更明白原生社會的價值觀是如何塑造的。跟同一世代的女孩一樣,我是看電視長大的第一代,所以也被設定成是個絕佳消費者,從男人婆時代發展到想要買衣服、注重身材、嚮往光鮮模特兒的生活模式。而對於這裡的愛斯基摩人來說,那些事情沒有哪一樣是重要的。


儲藏是一種異常行為,我們的社會卻獎勵貪婪

愛斯基摩人把貯藏視為異常行為。我由此開始領悟到自己的社會是如何回饋貪婪的。我們不把它當作是破壞性行為,反而非常崇拜最會貯藏物品的人─那些人把天然資源耗在大房子、大車子、大衣櫃,以及其他各式各樣的物質財富中。反之,祈福納克的愛斯基摩人對人和自然的重視程度遠高於所有物。這堂課,是我在後來打造我人生事業時致力秉持的。但阿拉斯加還有其他將影響一生的課在對我招手,其中一堂是關於社區的力量。


只要我們願意分享,就能感受到世界的富足
 

我們的突然離去,並沒有改變我在這個村落中所感受到的各種重大影響。愛斯基摩人堅信普世富足─只要我們願意分享就一定夠。單純就一個社會而言,愛斯基摩人跟我一開始感受到的一樣,他們還是我所認識的最快樂的人─在最微小的事情上顯現出這種喜樂。他們擁有在這個世界上、這個生活網的在地感,根據的是他們是誰,而不是他們有什麼。

他們的快樂與安全感,靠的不是擁有的金錢和物質,而是社區以及他們跟土地的關係、對自然的認知。儘管面對諸多困境,愛斯基摩人之間存在著一種喜悅,一種我們很多人都已經失去、單純地活在這個美麗星球上的喜樂。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一種可持續的經濟應該是奠基於分享與合作,而不是競爭與貯藏。

活在一種認為所有生命在心靈上都與環境相連結的文化中,有助於我認識並傳遞這種信念,並成為我後來工作的基石,就是這本書所要談的─協助建立一個慈悲、關懷的經濟模式。

身為一個質疑我所處社會的年輕人,我開始問:「為什麼我們不能建立一種結合了現代科技與當地生活哲學的經濟模式,跟人、跟自然合作?藉著人類所完成的種種成就,為什麼我們不能學習過著一種共融、簡單、永續的生活,然後讓那些想要的人也能享有燈光和唱機?」

摘自 茱蒂.威克斯《一張六十億人都坐得下的餐桌》/臉譜出版


Photo:Personal Creations,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