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孩子的勇氣,勇敢站出來

在這趟慈善映演裡,我們看到不同團體彼此都有著各自不同的溝通方式,孩子們讓我懂得︰「面對這世界的表情是我們自己可以選擇的。只要你願意笑,那麼全世界就會對你微笑。」

文│曲全立、趙文豪

導演加油

我一直希望,《小丑魚》是具有正面能量的3D電影。所以在電影上映之後,我辦了兩種慈善映演。一種是在電影院裡辦的,邀請各個弱勢團體到電影院觀賞。另一種則是請幾個公司裡的大男孩扛著當時還不成熟的3D播映設備,跋山涉水,到偏鄉學校播映。

我們邀請過腦麻、黏多醣症,還有陽光基金會、癌症病童等團體,在點燈協會的協助與多家企業的支持下,讓他們都有機會到電影院觀賞這部3D電影的播映。

每一次,看著他們戴著3D眼鏡,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出去,試圖抓住電影裡跑出的彩球卻落空時,發出悅耳的陣陣笑聲,我都忍不住跟著笑。每一次,看著他們隨著電影男女主角挫折落淚時也跟著傳出陣陣的啜泣聲,我也感動萬分。

直到電影落幕,我總記得他們摘下3D眼鏡後所露出的一抹微笑,那似乎也是引領他們克服人生難關後,打從心底發出的微笑。

在這趟慈善映演裡,我們看到不同團體彼此都有著各自不同的溝通方式,例如聾人協會的手語、啟智學校的語言等,但最終都同樣露出開懷的笑容,他們讓我懂得︰「面對這世界的表情是我們自己可以選擇的。只要你願意笑,那麼全世界就會對你微笑。」

這之間也多次遇到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有一次在京華城,電影播映完畢以後,一位媽媽帶著大約十幾歲的孩子衝了出來叫住我。母子兩人的眼眶都是紅的,我嚇了一大跳,以為發生了什麼事。

「曲導演你好,我是這個孩子的媽媽。這孩子今年十四歲。我今天真的、真的、真的要好好謝謝你。」那母親才說幾句話,紅著的眼眶又再度潰堤,於是她擦著淚水繼續說著︰「你知道嗎?這是這孩子長這麼大以來,我們第二次到電影院來看電影。」

我心裡正覺得納悶,為什麼是第二次?第一次發生了什麼事嗎?為什麼沒有辦法再看電影?

這位媽媽接著說︰「我們第一次看電影的時候,這孩子才七歲,當時他會一直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還會不由自主地蠕動,所以那次電影才剛開始沒多久,我們就被後面的人怒罵︰『這樣的孩子妳怎麼敢帶出門,請妳帶著孩子出去!』所以我們走進戲院不到五分鐘就這麼出來了,從此我的心裡非常受傷,也很害怕再帶他出門。今天好不容易克服恐懼,想說現場可能都是這樣的孩子,所以才敢再次來到電影院。今天他好棒,在這一個多小時裡,完全沒有尖叫吵鬧,非常認真地看完這部電影。謝謝你!導演,謝謝你!謝謝!你一定要繼續拍下去。導演加油!」

看著那位年邁的母親,想必經歷過許多生活的滄桑吧。突然,孩子突然緊緊地抱住了我,我不禁鼻酸。他說要跟我抱抱拍照,然後用右手環繞住我的脖子,口齒不清地說著:「導導……導演,加加……油。」這時我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從眼眶緩緩流下。

雖然當時的我並不清楚,一個腦麻的孩子要他專注五分鐘跟要他專注四十多分鐘的差別,但這位母親告訴我,3D對腦麻孩子可能特別具有吸引力。以前他的孩子看影片不到五分鐘就開始發出聲音。但這次看3D電影,直到四十分鐘後才開始躁動。這四十分鐘的不吵不鬧對媽媽來說是非常難得珍貴的,所以分外感動。

我心裡猛然一怔。這位媽媽說的話代表什麼?那代表著除了睡覺以外,這孩子經常都是咿咿啊啊的。而這世界上,又有多少腦麻孩子的媽媽正像這位勇敢的母親一樣,用了自己大半輩子的時間陪著孩子。

我們三個人緊緊地抱在一起,我這才發現,要做一件對的事情,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責任。我從不敢說能為社會做多少改變,但求盡力用自己的專業,為人們帶來美好的事物。

 

學著「站出來」

另外,還有個燙傷女孩的故事也令我記憶深刻。

通常在慈善映演的3D電影播完之後,我們都會邀請一些觀眾與我們分享觀影後的心得。那天,我們邀請觀影的朋友來自「陽光基金會」。從一開始入場,我就發現有些朋友因為燒傷所以腳步蹣跚,緩緩地一步步走著,甚至還有人因為層層包紮的緣故,所以連一盒爆米花都拿不穩。

「哇!好多年沒進戲院了!」我聽著他們雀躍的聲音,即使因為臉上布滿繃帶而看不清楚他們的表情,但我聽見他們的聲音是帶著笑容的。他們開心地走到座位,小心翼翼扶著把手,儘管腳步不穩,他們還是熱情地向旁邊的朋友揮手、打招呼。

影片播完後,我們照例想要找幾位願意分享的朋友進行發表。但他們一看到鏡頭便有些猶豫且不知所措。因為燙傷,所以他們經歷了太多外界異樣的眼光或冷言冷語,連出門都有些抗拒了,更別說是要面對鏡頭。

現場氣氛凍結了一、兩分鐘後,原本我與攝影師討論,決定尊重他們的意願,取消這次拍攝。此時卻突然有個全身穿著壓力衣的女孩站出來說:「我要像吳郭愉(《小丑魚》男主角)那樣,從陰影走出來才行!不能再躲在家裡了!」

因為滿臉包紮的關係,我們只能看到她的嘴唇與眼睛。她的眼眶是紅的,嘴角還不停地抽動著,但她非常勇敢地從躲在別人背後,慢慢走到……每一個人的前面。其他人看著,也開始跟她一樣,站了出來,並且毫不吝嗇分享受傷後所面對到那些受挫、受傷的心情。他們不敢走出戶外,因為他人異樣的眼光會讓他們覺得自己很不一樣。只要聽到別人的笑聲,就會覺得那是在嘲笑他們。

然而現在,他們鼓起勇氣,一個拉一個,重新面對人群的視線。或許,他們在這裡找到了一個新的人生答案。

聽到這些勇敢天使的故事,我壓抑不住感動的淚水。他們的一字一句都是用「心」發出的聲音。反觀,我們的人生已經如此美麗,為何還是經常感到不滿足?我們真正害怕的是什麼?怕失敗?怕責罵?還是怕面對那個真正的自己?

其實有時候,我覺得這些孩子帶給我的,遠比我給他們的多得多。

摘自 曲全立、趙文豪《這世界需要傻瓜》/圓神出版

 

Photo:Rose Erku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