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一起走路上下學的小幸福

放下工作,花費著積蓄,鬆懈著「上進」的氣力,單純地陪伴孩子,在他們最需要你的「那些年」?你認為這樣值得嗎?

為了孩子,我們不斷努力工作,盼望賺取最多的資本(金錢與社會地位)給他們過好日子受好的教育,卻發現生活越來越不像樣,心靈越來越疏離,你氣孩子,卻更氣自己?

放下工作,花費著積蓄,鬆懈著「上進」的氣力,單純地陪伴孩子,在他們最需要你的「那些年」?你認為這樣值得嗎?

於是,我們舉家來到了尼泊爾,找自己的答案。

 

在尼泊爾遙想台灣的血汗學生

初到尼泊爾加德滿都定居時,對於週間早上九點、十點還能不時看到穿著制服的學生在街上趴趴走的景象,感到詫異。這個高山國家,除了有全世界最高的首都,好幾座名列前茅的世界高山之外,連學生的自由度都這麼高?

後來跟著尼泊爾朋友坐了十個小時車內車頂都是人的巴士來到位於深山上的家鄉,跟大家庭的幾個小朋友混熟之後才知道,什麼?原來尼泊爾的上學時間是早上十點到下午四點,才六個小時?!而且每個星期天在街上也都會看到的學生,不是學校有活動或假日課輔,而是尼泊爾的上班上學時間就是從星期日到星期五早上。

雖然人家比台灣多了一個下午的上學時間,可是每天只上六個小時,還是早上十點開課,想想台灣的那些每天在校十小時以上的「血汗學生」,這會是我兒子們的未來嗎?!

我家兒子們在尼泊爾的幼稚園也是每天只上六個小時,早上九點到下午三點。回想之前在台灣當職業婦女的時候,工作一忙起來,到學校接兒子已經是六點,在冬天時,整個校園黑漆漆地接走孩子,感覺有點詭異。

更訝異的是,我兒子還不是最後一個走,老師說後面還有幾個孩子最晚可以待到七點。這些血汗兒童在校時間接近十一個小時。遑論小兒子當初在公共托育機構裡面,老師要輪流值晚班,因為托嬰服務到晚上九點!

而且超過18:15之後,每半個小時只加收50元新台幣。這些就是我們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在校時間超過十二小時的血汗幼兒。

 

從血汗幼兒回到純真年代

雖然我們一家四口是以「壯遊」的姿態來到尼泊爾,卻是以「定居」的模式來經營生活。

從租公寓到找學校,都是以長期體驗的心情來面對,唯一不同的是,這一次,孩子要上學,父母不上班。

至少不是那種僵化的上班時間,而是以接近soho的方式接案,加上這段壯遊旅程並不以賺錢為目的,而採坐吃山空的留白來生活,因此,我們終於有機會讓分秒必爭的工作時鐘慢慢地走,重新洗刷生活壓力帶來的灰頭土臉。盧廣仲說的沒錯,人生有100種生活模式,尼泊爾經驗提供我們想像家庭生活不同圖像的勇氣。

在加德滿都的這段時間,我們翻轉了在台灣的上下學模式。不再是快快快地騎著載小孩上學,或是暗天暗地天黑了下班後趕緊接孩子放學。在尼泊爾的這段時間,早上,全家一同享用早餐到八點半,然後手牽手一起上學,而且是「全家走路上學」,在加德滿都的博拿區大街小巷穿梭30分鐘到校。更驚人的是「全家走路放學」,並且一起賴在學校的大草地痛快地玩到學校關門才回家。

學校幾點關?四點。

老師們三點送完學生後,就會一起開會。我們雖然看不到他們開會內容,但因為我們這一家總是留下來玩,偶爾會看到老師們圍坐一圈,在陽光淺淺地灑落一地溫柔金黃的青青草地上交流著,然後四點下班一起去吃西藏涼粉。

而我們家留在學校的一個小時在做甚麼?

我們一起脫了鞋,在草地上打滾,用手走路、吊單槓,和小孩比賽跑步。爸爸還教他們撿拾收集博拿區到處都是的雲母石。

 

讓孩子學會感恩和付出,為別人舖出一條路

暫停一下金錢的壓力與城市的便利,即便是下過雨後滿是泥濘的尼泊爾摸乳巷(只容一人通過的巷子),我們一家走來也愜意自在。

同時身體力行,教導兩個小子回家的路上順手撿一個磚塊鋪在泥水巷中。每天一塊,積少成多,讓孩子體驗為自己也為別人舖出來的一條道路。

暫停一下工作的重擔與時間的束縛,牽手上學的路上,我們能手拉手,一起唱著歌。

看見母雞帶小雞,全家可以停下來觀察小雞中誰最愛脫隊。陋巷牆上的斑駁與攀爬的植物,是兒子們拿相機記錄自己觀點的好角度。牆下的苔癬,不再惹人嫌惡,而是大家跟著爸爸拿著空瓶收集豐美的一,回家一起做生態瓶。

我們清楚知道,這樣的生活經驗無法完全複製回台灣,但卻為親子關係存摺留下數不清豐富的存款。甚至,還可以生出源源不絕的利息,並且開發我們這對父母的想像力,想像回到台灣要如何調整工作心態與模式,去接近真正的美好。更重要的是,我們有了勇氣去假設,生活不是本該如此?創造一個屬於全家的純真年代,在孩子最需要你的「那些年」。

照片來源:吳怡慧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