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步驟,引導孩子講出心事

很多時候,只要簡短出聲回應或是說出「哦」、「這樣啊」、「原來如此」這些話就已經足夠。這就是「回映式傾聽」,在與青少年對談時非常有用。

文/岡田尊司

 

如何表達同理心?

所謂的同理心,是一種心與心產生共鳴、相互回應的現象。我們以簡單易懂的形式表達回應,對方也會因而進一步產生回應,這樣的連鎖反應不可或缺。

也就是說,表現出同理心對提高彼此的同理心而言極為重要。因為就算內心再有共鳴,若是完全沒有表現出來的話,對方便會認為你不具同理心而停止交流,甚至可能開始緊閉心門。

清楚地傳達出同理心非常重要,其中一個簡單的方式就是出聲回應,用表情和氛圍表現出你與對方有相同的感受。

在談話中補上「你一路以來真的很辛苦。」「你能走到這一步,真的很厲害。」這類的話語非常重要。

藉由重複、確認、換句話說、摘要對方的說話內容等等,回饋我們對對方的話理解多少。若有理解錯誤或不夠充分之處,對方也可以進而做補充與修正。這樣不僅能讓聽者更正確地理解談話的內容,也能讓話者感受到自己的話得到充分的理解。

這一連串的方法淬鍊而成一種稱做「回映式傾聽」(reflective listening)的技巧。

 

回映式傾聽,讓同理心加分

回映式傾聽英文中的reflective,是reflect(反射、回映)的形容詞,意思是「反射的、回映的」。也就是說,所謂的回映式傾聽,指的是宛如鏡子般將對方的話反映出來的一種傾聽方式。

談話時要盡量避免用我們的思考或指示來誘導對話,只給予具同理心的回應,反而更能促進問題的解決。

心理學家羅哲斯會原原本本地接受對方說的話,回應的時候,採用的方式也是依樣畫葫蘆式地重複對方的話,並摘要談話內容,向本人確認是不是這樣,嚴防闡述自己的意見與試圖使用對方沒有用過的關鍵字來說明事情。因為羅哲斯相信,不要用我們的語言,而是用話者本人的語言,能盡可能正確地反映出本人的思考與感受,不但可以給予話者同理心的支持,也能幫助他們回顧並加以整理自己的思考與感受。聽者就像這樣化為一面鏡子,反映出談話對象的話語

實際上,對話時試著使用這個技巧就能理解,談話不可能只有「反映」。過度使用有可能會干擾談話的順暢度。很多時候,只要簡短出聲回應或是說出「哦」、「這樣啊」、「原來如此」這些話就已經足夠。不過,在重要的地方做「回映」,不僅可以精實談話內容、共享更正確的理解,也可以藉由這種像在重點畫線的效果,讓話者更能理出思緒。

聽者至少要注意盡量克制陳述自己的意見和想法,要增加傾聽的時間,能更容易地引起良好的變化。

接著我們來介紹反映式傾聽中必備的四個基本技巧。

1)像回音般如實複誦對方的話語。

2)以換句話說或摘要式地回應「你的意思是~嗎?」來確認自己是否理解正確。

3)提出「~是什麼情況呢?」「你當時是什麼心情呢?」等問題,請對方詳加說明。

4)詢問「你是不是~呢?」來傳達我們體諒的心情以及推測的內容。例如,「是不是因為媽媽那樣做,才讓你有被拋棄的感覺?」「你是不是有一點生氣?」藉由這些話,讓對方注意到自己難以察覺的事物,幫助他們將這些想法化成語言。

那麼,就讓我們實際體驗一下運用回映式傾聽的對話方式吧。

 

當身邊的人說:「沒有人會關心我」

一名女子以絕望的口氣哀嘆:「都沒有人關心我,不管我做什麼都無所謂,只會惹人嫌。」當我們聽到這類負面的話語時,通常都會忍不住想反駁說:「沒有這種事啦。」然而,從當事人的角度來看,恐怕會覺得你連自己的怨嘆也不肯接受,實在是沒有同理心。

若使用回映式傾聽來回答會如何呢?首先:使用

1)的技巧依樣複誦對方的話語時,幾乎就是忠實地照著對方的話來回映:「沒有人關心自己,只會惹人嫌是嗎?」在體諒對方心情的同時,將對方說出口的話忠實回映,不僅能讓對方覺得自己的心情有被好好地接納,也能藉由從別人口中聽到自己說過的話,能稍微客觀地看待事情。當聽到「沒有人關心自己」時,有可能會覺得就是那樣沒錯,同時也有可能會覺得剛才自己的發言是不是稍微誇大了些。然而無論哪一種想法,都是回顧自己話語的良好契機。

使用2)換句話說或摘要的技巧時,以歸納重點式的說法來回應:「妳覺得不但沒有人重視自己,反而還否定自己,是嗎?」這個時候,將略微情緒性的字眼改為較客觀的表現,可以幫助對方整理情緒、重新冷靜地面對狀況。

若用3)的技巧發問,請對方稍微再詳加說明時,便以「妳說沒有人關心自己,是什麼情況呢?」或是「妳會這樣想,是發生什麼事了嗎?」等問題,進一步地去探詢更具體的內容。

當能藉由聽取更具體的內容,來跳脫模糊的印象或想法時,便能忠實地檢討事實。對「只會惹人嫌」的發言,也採用同樣的方式來尋求說明,同時可以更深入具體地了解事情。當我們在展現同理心的同時,如果能更加掌握到實際的狀況,這對聽者來說,不僅可加深理解,同時也能幫助話者整理出思緒,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使用4的技巧推測對方沒有提到的心情或事實時,可以試著問:「這個時候,妳是不是覺得自己不存在比較好呢?」或是「是不是在這個時候,妳會想要暴飲暴食或是傷害自己呢?」藉由推測狀況與問題行為間的關聯,也能促進「覺察」。實際上,這個「覺察」是我們希望藉由給予間接的提示讓當事人自己發現問題,即便當事人當時沒有想到,之後也比較容易連結到的「覺察」上。

摘自 岡田尊司《啟動心靈的對話》/時報出版

 

Photo:martinak15,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