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歷史,就是學會看待過去與未來的脈絡

直到最後,拿破崙都是納森利用的對象。在反法國聯盟國的圍攻下,巴黎淪陷了,拿破崙也失去政權,一八一五年從流放地厄爾巴島(Elba Island)逃出,回到巴黎、重登帝位的故事人人皆知。

文 / 菅下清廣

 

滑鐵盧之役的巧妙操作

在納森進軍倫敦發展事業之際,在法國出現一位歷史英雄人物。這號人物就是平定法國大革命(一七八九年)之後的混亂局面,於一八○四年登基為法國第一帝政皇帝的拿破崙。

然而,納森則透過這號英雄人物所頒布的政策,為自己增加了莫大的財富。

一八○六年,拿破崙發布 「大陸封鎖令」,這就是讓納森大發利市的政策之一。

這個命令禁止法國統治下的國家與英國貿易往來,等於封鎖了國家經濟。但是對納森而言,卻是個求之不得的大好機會。法國統治下的各國當然要遵守這個命令,卻導致棉製品、咖啡、菸草等的致癮性商品價格暴漲。

因為這些商品都要從英國及其殖民地進口,禁止與英國貿易往來,當然會因為缺貨而使得價格高漲。這時候也讓世人看出,拿破崙完全沒有政治經濟方面的才能。相較之下,納森很有這方面的長才。

這時候英國方面因為失去了出口國,這些商品的價格就暴跌。納森嗅到了價差的氛圍,於是他就在英國境內便宜採購這些商品,再偷偷送往法國統治下的國家。

然後,他的兄弟再接棒,銷售這些商品,大家都賺錢賺得笑呵呵,財富馬上翻升好幾倍。

透過地下管道進出口商品當然是違法行為,但對因為缺貨買不到東西的市井小民而言,當然開心有人願意冒險做這樣的生意。

後來,納森跟小弟詹姆士合作,透過秘密管道,負責運送英國提供給反法國聯盟國的軍用資金。

英國政府提供的軍用資金就這樣堂堂地經由法國境內,再送往反法國聯盟國。

如果拿破崙知道這件事,一定會暴跳如雷。

 

掌握歷史脈絡,就能看清世代演進的法則

直到最後,拿破崙都是納森利用的對象。在反法國聯盟國的圍攻下,巴黎淪陷了,拿破崙也失去政權,一八一五年從流放地厄爾巴島(Elba Island)逃出,回到巴黎、重登帝位的故事人人皆知。

後來,同一年的六月十六日起,拿破崙與英國、荷蘭、普魯士組成的聯合軍隊交戰,六月十八日之戰大敗,被流放聖赫勒拿島(Saint Helena Island),最後鬱鬱寡歡,一八二一年死於島上。這場敗仗就是史上知名的 「滑鐵盧之役」,而納森早就獲悉 「拿破崙戰敗」的消息。

可是,納森卻大舉賣出英國國債。照常理來看,英國是戰勝國,應該是預測英國國債價格會上漲而買進才對。

因為納森大量賣出英國國債,其他投資人也立刻跟隨,導致英國國債價格暴跌。大家都知道納森消息靈通,看他慌慌張張賣出,讓大家誤解這次英國一定會打敗仗。

等英國國債價格暴跌,納森再重新買回低價的英國國債。

然後當 「拿破崙大敗!英國勝利」的消息傳遍英國,在英國國債價格暴漲時,納森確定有獲利,便賣出英國國債。

這就是世人所謂的 「納森反向賣出」事件。這個故事有可能是後人編的,但如果真有其事,這樣的故事也確實值得流傳下來,讓大家學習。

 

向日本學習

新加坡建國之父李光耀先生於二○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逝世。

李光耀是第一任總理,雖然實施獨裁政策,但是他的優異領導人特質,創造新加坡繁榮的經濟。

新加坡位於馬來半島南端,是個面積只有日本淡路島大小的島國。不過,卻是全球最繁忙的五座港口之一,以世界第四大國際金融中心的身分,成為亞洲地區的金融交易中心。各位可能不知道,現在新加坡的人均GDP(國民生產總值)遠遠超過日本。

可是, 新加坡建國之初非常窮困。該地區最早的發展時間是十九世紀,一八一九年英國人湯瑪斯.萊佛士(Thomas Ruffles)於新加坡成立東印度公司交易站,才得以開始發展。

新加坡最高級的萊佛士酒店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後來,英國將馬來半島變成殖民地,但是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佔領此地,被日本統治。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英國再重拾統治權,直到一九六三年,新加坡才獨立。以馬來西亞聯邦成員身分統合其他的舊英國領地,開始譜出新歷史。

可是,才短短兩年後就面臨分歧的局面。如前所述,新加坡被趕出馬來西亞聯邦,與馬來西亞聯邦分離而獨立。

相較於以馬來人為主的馬來西亞聯邦,新加坡的華人人數比例高,民族對立問題嚴重。

如前所述,印尼和菲律賓等周邊國家皆反對新加坡加入馬來西亞聯邦。

英國為了確保廉價勞力,逼中國人移居新加坡,所以新加坡才會有這麼多的華人。英國想將整個馬來半島變成保護國,進行實質統治,分別於檳榔嶼、麻六甲市、新加坡設立直轄殖民地。

李光耀雖然也曾公開批判聯邦政府優惠馬來人的政策,卻不贊成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聯邦。因為他認為只憑新加坡單獨的能力,很難存活下來。

相較於國土雖小,卻擁有豐富石油及天然氣等資源的馬來西亞,新加坡完全沒有天然資源,連自來水也要依賴馬來西亞供應。新加坡幾乎沒有農地,食物也是仰賴馬來西亞進口。

一九六八年,英軍駐守部隊決定撤離新加坡,導致在駐守中心工作的人民失業。當時新加坡的經濟可說是極端脆弱,很有可能整個國家就此瓦解。

但新加坡卻下了一個巨大轉變的決定,那就是「向日本學習」。

日本在戰敗之後,以體無完膚之態,迅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自然有值得仿效的地方,新加坡不在一片華人仇日的心態下,拒絕前進,反而在日本政策和經濟行動上多加學習,並積極招攬外國人才,成立自我商業中心,一雪建國之初窮困的窘態。

這就是看見歷史,看見成功的前瞻思維。

摘自 菅下清廣 《神預測》 /  時報出版 

Photo:keith.bellvay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