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與雲豹

巴冷公主對黑熊說:「你想變好看?那還不簡單?」巴冷指了指樹梢的新月,又指了黑熊的胸口,那彎新月,竟然就從樹稍飛到黑熊胸前,停在上面,還放出銀白色的光呢!黑熊瞪大眼睛,開心的跳起舞來。

文│王洛夫

繪者│陳盈帆

黑熊與雲豹

很久很久以前,黑熊和雲豹曾約定,互相為對方畫毛皮,黑熊花了好長的時間,把雲豹畫得像雲一樣美,斑點像眨眼的星星。黑熊畫得好累好累,當輪到雲豹幫他畫的時候,黑熊一閉上眼,馬上就打起呼來。

黑熊的身體很大,雲豹畫得手很痠,於是想了個自以為聰明的方法,把黑漆摻上池塘的泥,灑滿黑熊全身,就當作畫好了。等黑熊醒來,非常生氣的說:「你怎麼畫得比爛泥巴還噁心!」

「哈哈,這樣很酷啊!」

「還敢笑?這傢伙,看我教訓你……」黑熊大吼著追著雲豹。

「來呀!」雲豹往魯凱獵人的方向逃去,邊回嘴說:「哼,長矛和弓箭,可比你的爪子厲害唷!」

「臭傢伙,被我抓到,你就完蛋了!」黑熊瞪著眼,不甘心的咆哮。

幾天下來,雲豹看黑熊還是氣呼呼,只好整天跟著魯凱獵人。

獵人中有一位巫師,能和動物溝通,他手指著樹梢對獵人們說:「看啊,那隻雲豹!牠好像有什麼秘密想說,就讓我們跟著牠吧!」

獵人們跟著雲豹,走了好遠,跟著雲豹來到一個森林。族人認為,這隻雲豹真是神靈派來的呀!這片新天地,樹綠得像翠玉、山青得像藍天、溪流裡有小魚小蝦在笑,就決定搬來這裡住。

雲豹每次想打獵,黑熊總是埋伏著,一副想吃了牠的樣子。雲豹的肚子餓扁了,瘦得像根細竹竿,只好跑去巫師家,巫師正閉著眼睛唸咒語,雲豹躲在旁邊低聲說著:「救命……」沒想到呼的起了一陣煙,雲豹竟然變成了小男孩。當巫師睜開眼,驚訝的說:「哇!是你在叫救命嗎?怎麼瘦成這樣?」

雲豹趁這個機會,跳進巫師懷裡撒嬌。好心的巫師決定收養他,給他取名叫馬庫路,還給他掛上了琉璃珠項鍊。項鍊被施了法術,會發出強光,當黑熊靠近時,會嚇得發出慘叫:「喔!眼睛好痛啊!」

黑熊眼睜睜的看著馬庫路越長越大,成了一個俊美強壯的青年。馬庫路常和頭目的女兒一起玩,一天一天相處,開始深深愛著她,為了取得頭目的信任,馬庫路常常到他家幫忙做事。悶悶不樂的黑熊,看著馬庫路修籬巴、砍材火、種小米……忙進忙出,第一次微笑,心想,這小子對公主可真癡迷呢!畫畫怎麼沒這麼努力?等著瞧,婚禮時,就送上個大「驚」喜給他。

婚禮那天,公主笑嘻嘻的爬上鞦韆,族人手牽手,一起唱歌跳舞,鞦韆盪得越高,就能得到越多祝福。「哇……哇……!」大家驚訝的張大嘴巴,鞦韆越盪越高,就要繞個大圈翻過來了!就在這時候,新娘好像突然變了,表情硬幫幫的。宴席接著開始,喝了香濃的小米酒,馬庫路眼前有點模糊,他想去牽新娘的手,卻發現她不見了!

「哈哈哈……,傻小子,這是習俗,新娘被藏起來了,你得去找哩!」

新娘的家人樂歪了。馬庫路緊張兮兮的四處找,跑進頭目家、親戚家搜了又搜,翻了又翻,他越緊張,大家就覺得越好笑,笑得連肚子痛,眼淚流。

「嗚……新娘不見了……」馬庫路哇哇哭得像小孩,但大家卻笑他喝醉了。等大家鬧夠了,想睡了,這時該把新娘請出來,卻發現她背對著門,就坐在馬庫路家裡呀!糊塗的馬庫路東找西找,就是沒找自己家!他拍拍腦袋瓜,傻傻的笑了。可是,當馬庫路牽新娘的手,她卻變成一道黑影,

消失在風中!

馬庫路知道,一定是黑熊搞的鬼!是他變成黑影,從鞦韆上擄走新娘?馬庫路對著山林大喊:「黑熊!對不起啦……,只要你還我新娘,我一定把你畫得更好看……」

「好!明天晚上,你到大鬼湖來,一個人喔!」

大鬼湖?馬庫路聽了心裡發毛,那是個禁忌的地方,平常沒有人敢去。

黃昏時,馬庫路來到大鬼湖,涼風颼颼颼,全身抖呀抖,看著夕陽漸漸被樹梢尖吞沒。呼呼呼……,一陣黑風吹來,一個字,一個字,飄進馬庫路的耳朵:「你……是說……要把我……畫得更好看?」「但是要先把新娘還給我------」

馬庫路瞪大眼,看見一個同樣穿著新娘服飾的女人,牽著他的新娘,

從湖水中浮出,緩緩漂向岸邊,這,怎麼會有兩個新娘呢?另一位,就是傳說中嫁給百步蛇王的巴冷公主?

「你就是馬庫路?」巴冷公主用手一指:「還不現出原形?」

一道光射向庫路,把他變回雲豹,新娘看了嚇一跳,摀著嘴,眼淚像一串琉璃珠,一滴滴的滾下來。

「雲豹和你有什麼仇?」巴冷問黑熊。

黑熊把他和雲豹間的恩怨說了一遍,巴冷公主聽了覺得既好氣又好笑,對黑熊說:「你想變好看?那還不簡單?」巴冷指了指樹梢的新月,又指了黑熊的胸口,那彎新月,竟然就從樹稍飛到黑熊胸前,停在上面,還放出銀白色的光呢!

「喜歡嗎?」

「喜歡,我太喜歡了!」黑熊瞪大眼睛,開心的跳起舞來:「耶!好酷!美得不得了,雲豹這調皮小子,再怎麼畫,也畫不了那麼好。」

巴冷公主盯著雲豹說:「你怎麼可以欺騙新娘?瞧,她知道你是雲豹變成的以後,有多麼傷心?想當年,百步蛇王娶我,可是以真面目見人呢!」

雲豹慚愧的低下頭說:「對不起啦,但我是真心愛著新娘,求求妳啊,把我變成真正的人好嗎?」

「嗯,看你這麼愛她,好吧!」

轟隆隆,天空打了一個大雷,劈中雲豹,讓他全身焦黑冒煙。新娘揉著哭腫的眼,她的眼淚洗淨了馬庫路的臉,竟然讓他回復成俊美的青年。馬庫路帶著新娘回到部落時,大家還以為新娘被藏了好幾天呢!後來,黑熊胸前就有了一彎銀白皎潔的新月,彷彿正發出勝利的微笑。

摘自 《妖怪、神靈與奇事:台灣原住民故事》/聯經出版

 

圖片提供:聯經出版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