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為了融入而假裝成另一個人

與自己自在相處,這樣別人和你相處起來也會很自在。創造一個讓你快樂的生活,這樣其他人也會想要分享你的快樂。

文│力克.胡哲

我們現在要談的,對青少年來說不是什麼新鮮事。我想大部分心理學家和精神科醫師都一致同意,絕大多數人會在青少年階段開始形塑身分認同、弄清楚自己是誰、尋找歸屬、建立生命核心。進入青少年時期,我非常渴望融入其他男孩子之中,不想有人認為我很軟弱或不安,所以你猜我做了什麼?我假裝成為另一個人。這樣做很不好啊,力克!

為了讓某些男生印象深刻,我試著像他們一樣舉止粗魯、口出穢言。這些行為對我來說非常陌生。我不記得上高中之前聽過任何髒話,我家裡當然不可能出現這樣的言語。

我的父母養育我們要愛神,時時刻刻榮耀祂。神聽見我說髒話時,一定很失望,但我確定祂了解我有些迷惘。進入高中的頭幾週讓我大開眼界,因為每個人都在互相咒罵!至少看起來是這樣。我身邊出現許多髒話,讓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搞錯了,那些我認為很糟糕的字眼其實可能沒那麼不好。我彷彿發現了一種全新的語言。

我漸漸相信,咒罵只是青少年平常說話的方式。我非常希望自己看起來很正常,成為很酷、很粗獷的男生,所以我放棄真正的力克,成為口出穢言的力克。

我開始「出口成髒」,因為我害怕自己無法融入。渴望融入和被接納沒什麼不對,但放棄自己的價值觀和信念以求融入和被接納,就不對了。

我排斥自己,因為我希望別人不要排斥我。這很瘋狂,不是嗎?為了和他人相處,我們都有所調整;在某種程度上,我們都必須適應身邊人的要求和需求。這些都是在比較大的領域—家庭、社區、國家和世界—生活的一部分。

不過,即使想要融入,也絕對不要做出你認為不對的事。你不必為了融入而假裝成另一個人,你在這個地球上已經有一席之地了。

相反地,你要試著這麼做:與自己自在相處,這樣別人和你相處起來也會很自在。創造一個讓你充滿喜樂的生活,其他人也會想要分享你的快樂。

 

戴上面具,只求撐過每一天

有一陣子,我玩了一個很蠢的遊戲,嘗試表現得「很酷」。我不知道說髒話為何會被視為很酷的事,但我很快染上這個習慣。我們彷彿擁有自己的語言,也許因此就認為自己獨立了、長大了。

但我也覺得很有罪惡感,因為每說一句髒話,我都是在藐視父母設立的標準。我沒有理由藐視自己的父母。他們愛我,只希望我得到最好的,我一直知道。

也許我下意識想要宣告自己已脫離他們而獨立。那些小小的反抗也是成長的一部分,雖然可能不是大部分家長會喜歡的部分。

年紀還小時,有人會告訴我們該做什麼、何時要做,因此青少年階段似乎是我們稍微或大力宣告獨立的時刻。青少年在某種程度上都會做出這樣的事,但問題是,我們尚未獨立。我們仍然住在家裡,仍然倚賴父母提供食物、衣服和住所,因此他們認為我們必須按照他們的規矩生活。

雖然這是存在已久的戰爭,但只要客觀看待事物,嘗試理解彼此,而不要只以情緒化的方式回應,就能讓這場親子間的戰爭變成拔河比賽,而不是核子戰爭。我很幸運可以擁有總是真心為我最大利益著想的父母,即使在我們意見不合時。我的父母也很保護我,我不會為此責怪他們,但我還是覺得冒點風險比較踏實。

當我開始像朋友那樣罵髒話時,我覺得很不舒服。我知道那不是我。我時常問自己:「你為什麼要這樣說話?你有什麼問題?」之後,另一半的我(壞力克)會說:「我只是表現得像別人一樣酷。這只是演戲,我在扮演一個角色,以融入他人。」

我為自己的負面行為說好話。我創造了一張虛假的面孔,一個面具。我忽略好力克的聲音—那個聲音在告訴我,這不是真實的我—因為我只想撐過每一天,不要被霸凌,不要被迫覺得自己是個「殘障」孩子,或是一個不正常的人。

 

活得不像自己遲早要付出代價

花愈長時間假裝成別人,愈難回到真實的你。當我不再忠於自己,我的人際關係、學校表現和自尊方面都出現了各種問題。

最終,我必須面對一些艱難的問題,其中一個是:「如果我對其他人說謊,該如何對自己誠實?」過了一陣子,我不想再假裝下去了。我往內在探詢:「我願意做到什麼程度?我可以保持這樣多久?我父母會如何看待我這樣的舉動?我到底想取悅誰—是那些愛我的人,還是那些只為了自己的目的而想要控制我的人?」

透過說髒話,我製造了一個虛假的形象。我心裡依然認為自己是個基督徒好孩子,但我的行為並不符合基督徒好孩子的模樣,而人們是透過我的行為,不是我心裡的想法,來評斷我的。

有一段時間,我的行為與自己的信仰(或信念)不一致。說髒話並非我展現的唯一虛假面向,我還曾經背棄我在信仰上的夥伴。每週五的午餐時間,學校裡認真的基督徒孩子會一起禱告。只有少數學生參加,他們也因此被取笑和霸凌。有些人會說他們是「神聖的顫抖者」或「信耶穌的怪胎」。

雖然我認為他們真的都是很好、很真誠面對信仰的人,但我沒有參加他們週五的禱告聚會。每當有人問我為什麼沒和他們一起去,我會說我寧願和非基督徒的朋友在一起。這麼說的時候,我心裡覺得不自在,這件事有好一陣子很困擾我。這股不安有其原因。我要再次強調,當時的我並未忠於我的價值觀、信念和真實的自我。部分原因在於我試著融入,對於行為舉止像個基督徒感到不自在。我不想被說成「神聖的顫抖者」或「信耶穌的怪胎」,擔心這些稱呼會將我分為某一類,這樣非基督徒的孩子就不想再和我一起玩了。

你可以暫時藉由變得不真實來逃避,但你無法長期扮演冒牌貨。活在謊言裡的生活遲早會回過頭來纏住你,而你將為此付出代價。以我來說,當我無意中將口出穢言的力克帶回家,算帳的日子就到了。

我說了一句髒話,我媽聽得一清二楚。

「你在說什麼,力克?」

「啊,我很抱歉。對不起,我不知道這樣的話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說髒話實在不像我,我媽大概也不知如何反應。她大吃一驚。我想她要我答應她不再這麼做,在執行一些處罰後,她就放過我了。不過,這個錯誤讓我再度意識到自己沒有活出信仰。

摘自 力克.胡哲 《為自己站出來!》/方智出版社

 

Photo:Courtney Carmod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