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社群網站發現愛的真諦

數十年來的研究證明,當人在一個群組裡分享個人經驗時,會有強烈的歸屬感,自信心、同理心、幸福感也多半會提高。網路社群也會產生類似的效果。

文 / Dr. Craig Malkin

 

找尋一個有明確目標的社群

加入一個有目標的群組,是讓人覺得與別人有強烈連結的好方法,而且是健康的利用想在社交媒體上引人注意的欲望。如果你在社交媒體有孤獨感,或是著迷於按讚或+1,不妨試著加入一個致力於某政治或社會目標的論壇,如平權或是預防氣候變遷;或是追蹤討論個人相關性話題的部落格,如有效教養或是維持戀愛關係。從粉絲對我和我朋友們的文章留言裡,我看見他們展現出無比的勇氣和率真,他們對處於巨大痛苦中之人的關懷與細心,真的很了不起。

在網路上形成的群體可能有成百萬上千萬。微博群組經常因為有人在某則貼文後面加上一個標籤(#),便立即引爆一個話題。結果多半令人瞠目結舌。

二○一四年九月,積極反家暴的作家及家暴受害人貝佛莉.古登(Beverly Gooden)發起一個話題「#我為什麼沒有離開」,接二連三在推特貼文敘述她多麼難以結束與施虐丈夫的關係,以及她後來如何找到力量離開。當時因為足球員雷.賴斯(Ray Rice)揮拳打未婚妻帕爾默的臉,帕爾默不但選擇繼續和他在一起,還和他結婚,人們對此感到困惑不解,古登因此提出回應。她提醒大家,離開施虐者是「一個過程而不是一個事件」。她希望向世人宣導的不只是這個過程有多困難,同時也希望讓處於相同情況的人有力量說出自己的故事。

數小時之內,全球各地逃出家暴的人(許多人通常都是極端的自隱者)在他們的貼文後面加一個標籤,說出他們的聲音,說出自己的故事。這個話題快速傳播,引起全球媒體報導。最後,有些人終於找到力量與支持,離開那段危害性很大的關係。他們在另一個主題「#我為什麼離開」中詳述這個積極離開的過程。

因「#我為什麼沒有離開」群組而產生的能力,對研究員而言絲毫不感意外。數十年來的研究證明,當人在一個群組裡分享個人經驗時,會有強烈的歸屬感,自信心、同理心、幸福感也多半會提高。網路社群也會產生類似的效果。

但並非所有情況皆如此。網路社群可能發揮治療作用,也可能產生毒害。網路就像是美國的老西部──開放但不受監管。說來很遺憾,有一些高度殘酷成性的人在網路上徘徊(又稱為臭蟲),很喜歡發出傷人的惡語和謾罵,尤其是對尋找關懷與理解的敏感之人。網路也有很多,你猜對了,自戀者。研究指出,他們是最頻繁發推文的人,往往以粗言穢語和挑釁的照片轟炸數以千計的朋友。因為沒有監看者刪除那些惡棍,所以那些社群就可能變質為叫囂和惡言謾罵。

所以在加入網路社群和敞開心靈之前,先密切注意它的運作方式,並看看社群裡有些什麼樣的人。下面三個要素都是建立會員較深入自我認識和自信的關鍵,同樣適用於社交媒體社群:

 

連結:

有沒有互相尊重和信賴的氛圍?有沒有人負責組織管理和幫忙糾正行為,排除違反安全感和信賴感的人?有沒有對每一個人有明確的期望,甚至是規定?這些期望和規定有沒有貼出來讓大家遵守?

目標:

社群的目的必須明確申明,才能提供最大好處。你知道你為什麼在這個群組裡?是為了培養新技能?獲取資訊?提供支援?

任務:

這個團體裡的人如何互相學習和成長?是經由貼文或留言方式? 是經由貼出連結?這個社群有沒有清楚說明會員如何做出貢獻?人們交流的方式必須以某種清楚的方式,連結到使大家齊集在這個社群的更大目標。

「#我為什麼沒有離開」社群雖然相當基本,但符合這些條件。社群的任務一清二楚:說出你的故事;目標明顯易見:提高人們對何以難以離開的覺察,終結對於受虐者的責備。這個連結變得強大起來,貼文者說出自己的故事時感覺相對安全,因為追蹤者很快就砲轟試圖惡意攻擊他們的臭蟲。

在搜尋社群時心中記住這三個要素,在社群裡將不只有較強烈的歸屬感,甚至還可能讓個人成長,找到讓自己生活以及他人生活變得更好的力量。

 

避免製造形象

想想看你有多常表現自己。西伊利諾大學心理學家克里斯多福.卡本(Christopher Carpenter)請兩百九十二名學生針對一系列行動為自己打分數。愈自戀的人,做下列這些事的頻率愈高:

更新自己的狀態

張貼自己的新照片

更新個人資料

更換個人資料的照片

為自己貼標籤(在照片裡幫自己貼標籤)

以上任何一個行為都是把朋友變成個人觀眾。我稱之為製造形象,都是自我推銷的行為。如果花太多時間做這些事,就是搶占建立真正人際關係的時間。要當心任何社交媒體平台裡的這些行為。

雖然不能斬釘截鐵的說,這些行為會提高自戀程度(因為做過科學對照試驗),所以當然對人不好,但聚友網的研究(這是對照實驗)發現,花時間在追求外表的網站會提高自戀程度,而這五個行動都和形象及外表有關。可以肯定的是,製造形象確實會提高自戀,至少短時間是如此。

 

要有目的

在貼文或照片時,請三思而後貼。因為有四十個人為你的大頭貼按讚而自以為出眾,這種感覺偶爾一次會覺得很爽,但很難培養出與彼此親近的感覺。我可以在彈指之間就送出一張在海邊玩得很開心的自拍,但是有誰看我的時間會久到真的可以產生共鳴?如果我真的因為這個星期父親去世而難過,一張海邊的照片能傳遞我的心情嗎?首先我為什麼要貼──是要交流,還是要引人注意?這個狀態的更新會使我與別人更接近,還是會讓我深深覺得孤獨?

有時候深深吸一口氣,然後自問,我現在為什麼要貼這個?確定你和大家分享的東西有尊重到彼此的關係,即使只是為了博君一笑。在你嘗試提高健康的自戀程度之際,當你在心愛之人身邊時,不妨考慮更有目的的使用社交媒體。

人們很容易迷失在以智慧型手機和網路宇宙創造出的美麗新世界裡。我們在這裡接觸素昧平生之人,而這些人可能住在地球遙遠的另一端。我們找到了前男友和前女友、長期失聯的親戚、已經遺忘的同學。在網路約會網站的支持下,甚至墜入愛河。這種無窮的可能性令人高興,可是當人迷戀網路的刺激時,很容易就忘了真正站在身旁的人,這時不但有使自己往自戀光譜上方移的危險,也同樣使自己所愛的人有這個危險。心理學家雪莉.透克(Sherry Turkle)在TED演講〈與人有聯繫但孤單〉中,警告盲目陷入虛擬世界的危險。這些現象已經不足為奇:劇院裡的成人拿著手機讀訊息,而不是跟同伴講話,或是家長坐在遊樂場旁的椅子上敲打鍵盤,渾然不在意兒女在看爸媽是否正關注他們。人人偶爾都有一些小失誤,但是當失誤成為習慣時,就會付出很高的代價。

小朋友尤其需要覺得自己小小的成就被爸爸媽媽聚精會神的看到。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把三歲孩子畫得最粗糙的畫掛在冰箱門上,因為可以讓他們立刻感覺到自己的特殊──透過父母的眼睛。當社交媒體搶走自己最親近者的注意時,我們就會排除制止極端自戀的那種親密感。

摘自 克雷格.馬爾肯 《不用怕,自戀》 / 時報出版

 

Photo:Kate Williams, CC Licensed.

數位執行編輯: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