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是因為讓你勇敢飛翔!

說到「放手」這詞,當我還是年少輕狂、懵懂少年時,總覺得被爸媽管束緊緊,即使當時沒像手機這樣隨身導航的監控系統,每天還是不乏被點醒再點醒無數次,幾點回家?去了哪裡?跟誰出去?跟誰交往?…所有一切如同孫悟空頭頂上的金箍咒,被栓得難受,難道我連支配自己的一點空間與自由都沒有嗎?爸媽越是要管,我越是背道而馳,其實叛逆裡隱藏著多是「不快活」情愫。

說到「放手」這詞,當我還是年少輕狂、懵懂少年時,總覺得被爸媽管束緊緊,即使當時沒像手機這樣隨身導航的監控系統,每天還是不乏被點醒再點醒無數次,幾點回家?去了哪裡?跟誰出去?跟誰交往?…所有一切如同孫悟空頭頂上的金箍咒,被栓得難受,難道我連支配自己的一點空間與自由都沒有嗎?爸媽越是要管,我越是背道而馳,其實叛逆裡隱藏著多是「不快活」情愫。

 

放手,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父母嘴上說著「好了!妳的事我再也不管」,但實際上雙手沒有一天是鬆開過,當我又跌入生命谷底,是誰不計前嫌地拉了我一把;當我為愛遠走高飛,是誰願意割了心裡的一塊肉並獻上衷心祝福,這樣為愛而放手的姿態,在我還沒當上父母時,認為是理所當然、輕鬆理解,就在身分隨著年輪轉換才發現,放手是件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荷蘭小朋友2歲讀幼稚園,4歲後開啟小學生生涯,這之前已經被Ethan討教過上學第一天的哭喊與頭髮拉扯,對當時小不隆咚的Ethan來說與媽媽分離簡直是天崩地裂,淒厲的哭喊媽媽不要走,至今依舊迴盪在耳畔(或許他已經忘記了!)

但對我來說,這是第一次感受到「放手」心境,原來地表上難以割捨卻還是必須轉身,就是這樣滋味,孩子學會獨立是靠父母願意放手來成全,這前所未有的衝擊,其實才是人生一連串的初試探!

 

摔倒了,就爬起來繼續向前

中學以後大多孩子們需自行騎著腳踏車上下學,那意味著已經不太需要父母親上下學接送,除了父母需有心理準備,孩子的體能與路況學習也早在小學6年級(荷蘭小學至8年級)開始訓練,因配合體育課程需要,Rory現在每周都固定兩天需自行騎腳踏車上下學,一整年風、雨、霜、雪無阻,每當他必須騎腳踏車上學前一天,我一定鎖定氣象報告,一旦得知天候不佳再加上濃霧瀰漫,心裡又緊繃不少,就怕他上學途中打滑或跌倒!

果真,越怕就越會發生,就在之前一場冰天凍地寒流來襲,清晨馬路上依舊冰雪交融,眼下Rory就要騎著單車出門,當時我還給了Ruben拔一個眼神,是否開車帶孩子們上學較保險,只見Ruben拔輕鬆地說,這算是小Case讓Rory自己騎車上學吧!結果就在自家門外不到幾公尺間,我眼見著Rory果真打滑摔了一地且雙腿全濕透,此時已經心急敗壞,想說摔傷了話就請假一天吧!

沒想到Ruben拔只是把孩子接回屋內先詢問有沒傷到骨頭,確定無大礙,貼上ok蹦、換了新褲子,牽著腳踏車Rory還是上學去了,雖說學校當天體育課最後是全體步行前往(可見路有多滑),但大多孩子們依舊騎著車上下學,透過日常點滴的自我訓練與獨立,更多時候父母親不在現場,跌倒了就只有自己爬起來,拍下塵土汙垢,繼續向前駛進。之後,Rory還是一週兩次的單車上下學從未間斷,也不會停止。

 

 

Photo:Jordi Alvarez,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