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轉變變成最棒的事

只要將壓力目標改為健康的欲望,即可除去壓力目標中所有的壓力。兩者的差異,造成長期成功或注定失敗兩種不同的結果。

文 / 亞歷山大‧洛伊德

 

化壓力目標為欲望,即可除去所有壓力

只要將壓力目標改為健康的欲望,即可除去壓力目標中所有的壓力。兩者的差異,造成長期成功或注定失敗兩種不同的結果。

假設外頭正下著暴風雪,你卻得步行至約二.五公里外的雜貨店買牛奶。已經開始飄雪了,要走到雜貨店,必須先穿越一片森林,森林裡遍地盤根錯節,處處潛藏著危險,你甚至可能看都沒看到,就已經踩在上面了。

不過你知道雜貨店就在廣播電台高聳的天線旁,即使從家裡望去也能看到高於樹頂的天線。問題來了:在步行前往雜貨店的路上,你會一直抬頭望著無線電塔嗎?不會吧!你可能只是偶爾抬起頭看看,但如果真想走到雜貨店,你會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下一步,否則就會扭傷腳踝或跌進洞裡,永遠到不了那間雜貨店。

在努力實現成功目標的路途中,有許多樹根和坑洞。通往人生最重要事物的道路,很少是暢行無阻的康莊大道,有時甚至看不到那條路。這些人從未抵達自己想去的地方,因為他們並未注意下一步踩在哪裡。

無線電塔是你的欲望,不是你的目標。你的目標,是順利踏出下一步,因為你知道如果每個下一步都走得很順利,一步步走下去,實現欲望的機會便大幅提高。請注意,你心裡還是想著那座無線電塔,也偶爾往那裡望去—電塔設定了你的方向。

 

讓轉變變成最棒的事

但假設走到半路,你覺得冷,覺得累了、餓了、想回家了,就在此時,你遇到一位鄰居,他問你要去那裡,你告訴他你要去雜貨店買牛奶。

「喔,」他說,「你不必大老遠走到那間雜貨店,距離這裡沒多遠就有一家便利商店,牛奶還沒賣完。」

你會怎麼做?你會改變主意,說聲「實在太謝謝你了」,之後就到那家便利商店買你要的牛奶,花不到一半時間就回到家了!這就是放下最終結果:即使聚焦於如何順利踏出下一步,以實現自己設定的欲望,仍然對「改變欲望」這件事保持開放。

我們只是必須承認自己對未來所知有限,無法確定自己是否會一直想得到那個最終結果。此外,我們也許會想像某個最終結果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最可怕的事,到最後,它卻可能變成最棒的一件事。

我能想到最好的例子,就是結婚三年後,內人希望把我踢出家門那件事。

當時我認為我這輩子完了!但你也知道,那件事居然成為我此生最正面的轉捩點,帶來轉化的頓悟,立即改寫了我的程式,讓我發現自己此生的志業。若說我今日有什麼成就,關鍵可能就是那件事。其實,我今日的成就,遠超過二十五年前我想像的生活。倘若當時的我只把焦點放在事業上某個特定的最終結果(當時許多人都對我施壓,要我這麼做),我絕對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成就,因為我現在做的事,當時根本不存在!

我不是唯一有這種經驗的人。對一大群人演講時,我時常會問:「你們當中,有多少人有過以下經驗:原本看起來糟糕透頂的一件事,過了幾個月或幾年之後,你卻領悟到那是一件好得不得了的事,甚至是曾經發生在你身上最棒的事?」幾乎每個人都會舉手,屢試不爽。

我最常見到的情形是,大家都把人生目標設得太低了。他們把目標設定在金錢(那位承包商的百萬美元)或升遷,卻未加入愛、喜悅、平靜、知己、令人滿足的人際關係,以及內在快樂。第一章提過,若把某個最終結果設為目標,即使實現了,最後通常會過得比之前更慘,因為那時你才明白那個結果永遠滿足不了你的心。

 

活在當下與愛之中

重點在於,我們不能總是仰仗理性的意識層次思維,來為自己決定哪些是最好的最終結果,而過去的經驗也證明了這一點。我們能做到最好的事,就是無論做什麼,都成功地活在當下,活在愛與真相裡。

只要可以做到幾乎一直活在當下,活在愛與真相裡,我保證你會感覺、也相信自己過得一帆風順,很可能絕不會想跟任何人交換身分。雖然聽起來是陳腔濫調,但這套方法真的能讓你擁有一切—內在的愛、喜悅、平靜、快樂,以及健康、財務、事業、人際關係等方面的外在成功。這是我找到唯一能做到這件事的方法。附帶一提,(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和神/源頭/愛之間也要維持正確的關係。

 

愛一個人時,自然會把壓力目標轉為欲望

假設你和自己全心全意愛著的對象今天都特別想做一件事。當對方告訴你他或她想做什麼時,你看見對方眼裡閃著光。於是為了達成他或她的心願,你自然會犧牲自己想要的,即使你還是很想做那件事。倘若你是無私地愛對方(而不是本書前言解釋過的浪漫之愛),就不會心懷責任感或怨懟地犧牲自己想做的事。愛把你的「必須」變成「想要」;愛取代了你想要的事物。你想要的是一種欲望,不是目標,也不是需要。換句話說,若欲望沒有成真,並不會影響你的自我認知、安全感或重要感。

這種轉變可能很難做到,因為我們太習慣視最終結果為一切。這就是為什麼你一開始會把最終結果當成目標,不是嗎?結果就是一切,正如美式足球教練文斯.隆巴迪說的:「獲勝不是一切,而是唯一。」為了強調最重要的是結果,數十年來,我時常聽到或讀到這句話。最近我看了一部關於隆巴迪的紀錄片,聽到片中又提到這句話時,我真的跳上跳下地歡呼起來。顯然大家一直以來對這句話的詮釋,讓隆巴迪覺得很難過,因為那根本不是他的意思。他對獲勝的定義—這也是他一直告訴球員的話—是:在球場上表現出最好的自己。這定義與最後的分數毫無關係。因此,連隆巴迪都是根據過程,而非最終結果,來定義獲勝這件事。事實上,過程變成最終結果。

摘自 亞歷山大‧洛伊德《夢想密碼:從壓力源頭清除成功的阻礙》/ 方智出版

 

 

Photo:Paul Horner,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