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同理心,讓自己和他人幸福

商場就像是叢林一樣,要讓自己準備好,才有挑戰的機會!或者你可以像希慈一樣翻轉,創造自我的價值。

「心中理想」跟「社會現實」的差距與平衡,是青年常面對的課題。就讀臺大社會系的張希慈以亮麗成績畢業時,有很多主流價值觀的「好工作」對她招手,她卻一一拒絕,選擇創辦協會。

如今,她是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秘書長,是作家,也到處演講。對她而言,心中是否對理想或現實有一套解釋,才勇敢作出這決定?


當心中理想碰上難得的工作機會

剛畢業時,一位創業前輩推薦她去香港工作。這間新創公司老闆從華爾街回港,很有創業經驗。工作競爭,薪水不錯,夥伴來自世界各地,更有意讓希慈負責整個台灣區的業務。

對一位大學剛畢業,沒有商管背景、碩士學歷,或任何國際工作經驗的新鮮人而言,機會難得。希慈也習慣面對挑戰,認為挑戰能讓自己更好更強。

領著公司贊助的機票,希慈飛到香港面試。面試時,希慈問老闆:為何想創辦公司?

「商場就像個叢林,妳現在的問題就像『我為什麼要征服他』。」老闆說:「可是妳有沒有想過:妳還沒條件在叢林裏生存,就跟我談『為什麼征服』,不覺得太快了嗎?」

老闆認為:社會新鮮人沒必要探究公司存在的本質。因為她連基本工作能力都不具備。

希慈挫折地走出公司。

她習慣先找出「為什麼」,再決定「做什麼」。

「想了很久,發現大學開始的城市浪人計畫,『為什麼』是越來越清楚的。而我渴望找到更清楚的答案。」

希慈終究決定回台灣創業。因為她相信:即使還沒有工作能力,「為什麼」便是克服困難的毅力。


生活中最堅定的「為什麼」

「想作一份讓別人快樂和幸福的工作」是她生命經歷、家庭經歷、教育,以及當時創業雛形的「為什麼」。快樂有很多面相,讓人吃飽也能快樂。但希慈希望快樂是建構在理解別人的生活,具備同理心,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定位在哪」。

那時,她發現這是自己人生很重要的「為什麼」,以及想做的事。

但「台灣的教育環境不太重視同理心的培養。」希慈說,我們不需要理解:為何有人考試成績名列前茅?有人則吊車尾?道德課本可能只告訴我們『同理心』三個字,但接下來就不重要了。「因為不需要有太多同理心才能過得比較順遂,自己顧好自己的事,一直往前走。」

她認為,教育不但沒有教導同理心,還鼓勵把同理心抹煞。

「我們常常聽到家長對小孩說:『先把自己管好就好。』同時期待小孩能在社會的叢林中求得一己之地。可是在社會,人際關係不是基礎嗎?如果我們學習的動機動力,在進入叢林前就是『把自己管好就好』,我們怎麼知道自己跟別人互動是什麼樣子?」

希慈想做的,就是找到合適的方式,讓人在青年時就能開始建立同理心。然而,讓人具備同理心,對很多人而言不是個工作。她一開始也無法形容這份工作到底長什麼樣子。什麼武器都沒帶,就就已衝進一座自己想征服的叢林。

「這件事,沒有任何可以選擇的現成工作,也沒有人會給妳錢讓人具備同理心。剛開始,現實跟理想幾乎不能平衡。」

希慈也逐漸發現,目前教育體系並沒有具備讓人「有同理心,能因理解別人而感到幸福」的專業。所以第一件事,必須創造一個領域、一種專業。具備領域和專業,大家就會發現:無論是理解路人的生活,或公司間理解彼此需求、家庭間理解小孩跟另一半的需求,都需要同理心。它可以運用在很多地方,可以解決很多生活問題。需求因此產生,越來越多人也會願意為這件事情創造經濟價值......這是希慈現在對工作的想像。


建立同理心,也能很好玩

城市浪人去年(2015)登記成為非營利組織,名叫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

但業務不只在台灣發展。美國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成立了城市浪人社團,香港也有社會企業創投的前輩三不五時問希慈:何時能把城市浪人模式帶到香港,在香港駐點經營?

希慈認為,城市浪人能被青睞,模式非常創新是原因之一。

城市浪人挑戰賽不是透過專業能力排名。參與者是在過程中認識他人與自己,挑戰各種任務,以完成數給予排名,養成同理心的習慣。

「東南亞真人圖書館」,便是挑戰賽最廣為人知的任務之一:參賽者需找出一位東南亞外籍移工,訪問他們的生命故事、夢想,並教他們寫下中文的家。

對很多大學生來說,任務看起來很簡單。東南亞移工佔台灣人口四十分之一,人數挺多,應該很容易找到。進行任務時,不少人卻遇到困難。

 

實務的挑戰

首先,不知道東南亞移工在哪邊生活,大量詢問後才得知移工的聚集點。

再來,好不容易找到聚集處,結果不知該用何種語言和移工溝通。學生以為,東南亞移工學歷普遍很低,應該不會說英語。實際上,這群移工英文程度比學生高很多,學生又發現自己英文太爛,不知道要說什麼。

有學生因挫折完成不了任務,才驚覺,一開始的想像有問題,刻板印象不是真實的。也曾有學生訪問完終於能溝通的東南亞移工,震驚得知,外籍移工並不信任台灣人。即使對話中沒有任何惡意,對方仍不願敞開心房。他們覺得在台灣常被用有色眼光看待。這時才知道,很多生活中的歧視、偏見以及誤解,已經發生很久了。這些經驗,讓參賽者對未來跟移工族群相處時的想像產生很大轉變。

希慈認為,挑戰賽在自我成長跟社會實踐間找到橋梁:你以為你在關心和理解別人,卻在突破本來認知的藩籬,發揮主動詢問、面對自己、參與世界的態度。教育體制內,從來沒人用這種方式促成同理心和自我探索。這種模式投資報酬率高,含納性廣,可以讓很多人參與,也能讓很多議題被看見。

「訓練同理心最有效的方式,是和對方一起經歷他的生活,把自己過去的生活想像盡量抽離。比如說,跟對方一起工作、回家住、吃飯、買東西......經歷這些過程,你就能理解:這是對方的生活選擇跟生活樣貌。」

希慈認為:要讓同理心真正發生、持久發生,就得放下自己,去聆聽,去體驗。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Photo:Maria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