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坦白,我不是公平的爸爸

我說,或許你可以坦白告訴他:我能夠給的就是這些,至於你要怎麼用,你自己安排,我不干涉,你選擇到台北享受都市的生活,你弟弟選擇留在家鄉過簡單的日子,人生本來就沒有公平的,你不可能每樣都有。

有個單親媽媽來向我求助,孩子認為她偏心,事實上她覺得沒有,讓她很困擾。

她的大兒子在台北租屋求學,自己帶著小兒子住在新竹,一個人努力工作。大兒子最近迷上攝影,添購的器材配備一件比一件昂貴,對她而言是頗重的負擔,她仍盡可能滿足孩子的需求,但哥哥老覺得媽媽對弟弟比較好,弟弟得到的資源比較多。事實上,媽媽給兄弟倆一樣的零用錢,但在台北的哥哥食宿學費等開銷大,能夠自由運用的額度有限,不及住在家裡的弟弟。

我說,或許你可以坦白告訴他:我能夠給的就是這些,至於你要怎麼用,你自己安排,我不干涉,你選擇到台北享受都市的生活,你弟弟選擇留在家鄉過簡單的日子,人生本來就沒有公平的,你不可能每樣都有。

 

齊頭式平等對孩子的影響

孩子怪父母偏心,家長和學校要求教育資源要平等均一,員工要求老闆要一視同仁。但是,這世界上有什麼事是絕對公平的?誰可以做到真正的公正?當要求絕對公平的時候,就會陷入是非對錯的爭端。我們最多只能講「公義」。義者,宜也,意謂幾個當事人共同覺得滿意、合適,就是屬於我們這個團體的公義。

當孩子用公平來挑戰大人,父母親或老師,可以很清楚的跟孩子說:我處理事情從不考慮公平,是根據你們的需要給予必要的照顧,我的愛是一樣的,但我對待你們的方式會有不同。當父母跟孩子拉出關係界線,才能跳脫公平陷阱。

我自己有三個孩子,小時候他們因公平而爭執時,我就說我從來就沒有公平過,要不然你不要當我的孩子啊!當弟弟吵著要得到姐姐一樣的東西時,我告訴孩子,我無法給你一個你不需要的東西,只是為了要滿足你「姐姐有你也有」的表象,姐姐現在有需要,以後你若有這個需要,我也負擔得起,我就買給你。如果我們從小就給孩子這樣的觀念,長大後他就不會以齊頭平等的公平來要求環境滿足他。

 

看見背後更不一樣的真實

公平是舊時中國統治者用來對治文武百官的手段之一,在此不多贅述。近來社會上的「仇富」心態,也是公平觀念下的副產物,刻意忽視富人創造了更大的經濟效益和就業機會的努力。打破公平的窠臼,從家庭關係的責任釐清,未來進入職場體制、擴及政治層面,才不會被齊頭平等的公平捆綁、成為勒索的籌碼。

Photo:Tim Dawson,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