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寵溺,是另一種學習弱勢

學習的過程中會有壓力、會感到辛苦是必然的,但那壓力的來源是因為要挑戰自己,征服自己。但是,有些父母會忘記這點,要求學校尊重孩子說不的權利,反而讓孩子習慣悠哉度日,變成另一種學習弱勢。

文/林晉如

在少子化的今天,孩子變成「稀有動物」。孩子一個人在家時是「王」,在父母眼裡是「最愛的寶貝」,是「掌上明珠」,是「祖父母的金孫」。但是,到學校來就應該收起自己尊貴的身分,你就是一個「學生」,不是「少爺」,不是「公主」,和大家一樣,就是一名「單純的學生」。應該學習各項知識技能、生活自理能力、與人相處的能力並積極拓寬自己的眼界,充實自己未來的生存能力。

學習的過程中會有壓力、會感到辛苦是必然的,但那壓力的來源是因為要挑戰自己,征服自己。挑戰從未踏入的叢林荊棘,想要順利地走出叢林,不免被荊棘所傷,不免遇到野獸攻擊,或失足落入獵人的陷阱中,要能順利平安出關,想必會遭遇挫折。總之,在叢林摸索的進程中絕不會是一條順暢坦途。

 

不能吃苦的孩子,是另一種學習弱勢

但是,有些父母會忘記這點。當孩子帶著「少爺」或「公主」的身分入校,對待他們的孩子便要「特別寬容」,不能有所要求。孩子如果課堂上不願意學習,要尊重孩子「說不」的權利。回家功課不想寫,不願動腦,老師也不可以讓孩子補寫,因為補寫會占用到下課玩樂的時間。最好也不要補救教學,因為補救教學一樣會犧牲到下課時間。孩子只要覺得受不了辛苦,便讓他們過著自由自在、無拘無束不用大腦的生活。因為太過寵愛孩子,捨不得孩子皺眉,捨不得孩子臉上少了笑容,更捨不得孩子的臉頰上滑落辛苦的汗珠。

時間一拉長,孩子悠遊自在過日子的代價就是「不進則退」,課業越來越跟不上進度,生活自理能力不佳,等到猛然發現時已遠遠落後同學太多了,以致於想救也不知從何救起。這種「學習弱勢」,無關乎教育資源多寡、城鄉差距、家庭經濟、教師的教學品質。

 

習慣輕鬆度日的孩子,知道自己不如別人

孩子的「學習弱勢」,也會造成他在團體中的自卑心態,自覺不如人而看輕自己。當看到同學傑出表現時,自卑、羨慕、自責、嫉妒、眼紅⋯⋯想要取得好表現,卻又怕吃苦;幻想下次要進步,卻又沒有實踐的勇氣與毅力。沒想到原本想要悠哉度日的想法,在看見自己與同儕的差異越拉越大時,最後竟變成孩子內心最大的壓力及痛苦的來源,大相矛盾。

這種「學習弱勢」是誰造成的?就是父母過度保護,無止盡寵溺孩子的代價。

 

家長的不捨,養成孩子輕言放棄的性格

家長往往覺得孩子被「要求」,感到「壓力太大」⋯⋯,家長看到孩子的「委屈」與「淚滴」就承受不住。但是,願意坐下來親自協助孩子「如何妥善安排功課時間」的家長有多少?願意想方設法解決孩子「放棄學習」的家長有多少?願意帶領孩子「勇於突破問題」的家長又有多少呢?

想要投訴老師,想要摧毀教師的教學熱情是一件簡單的事,只是這些如「溫室花朵」的孩子最後又學到了什麼?

父母害怕孩子不快樂,因而大量減低了孩子該面對的現實挑戰,剝奪了孩子學習成長的機會。孩子沒有在正確的引導下發展出「轉化逆境」的能力,遭遇困境,只想要逃避,嬌生慣養,「挫折忍受度」降低,以致於適應生活的能力也相對降低。抗壓力低就容易產生各種不適應症、偏差及退化行為。越害怕挑戰、越抗拒冒險才是人生最大的危險。孩子越長大,反而越脆弱。

當孩子漸長,父母老去,人生課題何其多,父母再愛孩子也無法為他承擔未來的人生。如果希望老來安心、高枕無憂,就應該放手讓孩子迎向挑戰,學習吃苦。


摘自 林晉如《未來想過的生活》/聯經出版
Photo:Luis Marina,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