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鄉學校存或廢?老師:「請不要廢掉任何一所!」

在偏鄉學校,學習低落已經不是新聞,這顯示出,同樣的教材不一定適合每個孩子,政府應該要設計一套方法,讓孩子能提早分流、找到興趣,提供多元的學習可能......

如何解決偏鄉教育的危機?來自偏鄉的多名老師,有話想說。

4月15日,台北的華山文化創意園區舉辦一連三天的「未來教育概念展」,上百個攤位,學校大費周章展現特色教學,熱熱鬧鬧的景象,著實令人眼花撩亂。

一旁EDU TALK演講廳,正輪流找教育實踐家分享理念,台下擠滿觀眾。當行政院長張善政和教育部長吳思華上台,頓時閃光燈四起,待拍照等「例行公事」完畢後,一群官員先行離席,到外面攤位繼續觀看。

台下觀眾跟著少了一些,大多記者也紛紛離席。如同偏鄉問題,總是被排除在鎂光燈之外。

不過當「熱血教師翻轉學習」的節目開始,八名偏鄉老師坐在台上,說起距離好幾百公里外的教學實踐時,眾人頓時被拉進了偏鄉情境,觀眾們聽得頻頻點頭,更有人紅了眼眶、流下眼淚。

 

 

為活絡文化,更該留下偏鄉學校

這些老師雖然來自台灣各地,但他們擁有相同經驗,看見類似問題。

「我最怕看到的畫面、最傷心難過的畫面是,一大群孩子趴在桌上睡覺,他們等下課、等放學,」在花蓮玉東國中任職20年的王嘉納,不願看見學生放棄的眼神,積極帶著他們學做木工,今年七月,學生作品將在華山文化創意園區展出。

他說,在偏鄉學校,學習低落已經不是新聞,這顯示出,同樣的教材不一定適合每個孩子,政府應該要設計一套方法,讓孩子能提早分流、找到興趣,提供多元的學習可能。

「有很多孩子告訴我,老師,我有很多次都想把以前沒讀的書再讀回來,我也想要拿好成績,但是現在,我是完全無法跟上進度了……」王嘉納憶起學生的話語,忍不住有些哽咽。

他說,當有孩子遇到如此困境,這是待解決的危機,但在偏鄉,當一大群孩子都有相似體悟,似乎是難以翻轉的「宿命」。「但我還是深信,他們有天會把曾經放掉的課業找回來。」

他說,期待教育制度能給予更多彈性,讓孩子找回自信,「當孩子跟教育漸行漸遠了,我們能否想個方法,讓孩子愛上學習,而且不斷充實自己呢?」

來自南投人和國小的呂家賢,則談到學校在偏鄉的重要意義。

「我要提出一個深層的請求,不要廢掉任何一所偏鄉學校,無論如何,都盡力留下吧!」他說,目前因少子化等因素,偏鄉有併校和廢校的壓力,「但是廢掉之後,產生的社會成本可能更大。」

他認為,教育應該結合當地文化,創造共生的可能。他舉例,南投中寮鄉的柑願洗潔劑,就是透過學校平台,將在地文化和產業帶起。「我們應該把偏鄉差異找出來,而不是只看到城鄉差距,」

在偏鄉,孩子也成為貧瘠生活中的一道亮光。「當所有大人看見小孩做得到,自己也會想振作的,」他觀察,偏鄉學校的意義不僅是教育,而是讓當地文化和氛圍活絡起來的關鍵。

「也請別再說,偏鄉的文化刺激不足,偏鄉是文化刺激不同!」他說,文化是指人們的生活經驗,而在偏鄉,孩子從小如此生活,大多在山上長大、信奉基督教,這些就是珍貴特質。「應該是呈現他們不同的部分,而非一直強調不足的部分。」

他也認為,雖然有些孩子成績不佳,不過在體育、音樂和美術課等的表現卻極優,這是不能忽視的技能。「請不要廢掉任何一所學校了,因為你不知道裡面會不會出現莫札特啊!」他語氣高昂地結尾,台下響起掌聲。

 

貧富差距撕裂了教育的傷痕

曾獲得師鐸獎、彰化二水國中導師楊傳峰的一席話,則是再度引發台下熱議。

「我是一個勇敢的人……」一直以來,楊傳峰的對外發言總是一針見血,即便政府官員在現場,也毫不留情面。這天他一開口,先說了這句話來調侃自己。

這時,吳思華從演講廳門外悄悄地走進來,靜靜回到台下位子聆聽。「阿!部長你剛好來了,我這段話是要說給你聽的!」突然被楊傳峰呼喚,吳思華示意點點頭。

「我認為,是貧富差距撕裂了教育的傷痕,」楊傳峰將偏鄉問題拉高層次,他認為,M型社會下,經濟是影響教育成效的重要一環,「現在有許多教育成功的案例,我們想問,是不是背後大多為成功、有錢的家庭?」

他說,學習低落的方法有補救教學,但是孩子課後留在學校,成效並不彰。「重點不是學校學得不好,而是家庭生活。」

在偏鄉,許多家長忙於工作,無暇顧及孩子課業,也因此,學校外的教育更顯重要,他舉例,彰化二水的社區裡的一個教會,決定拉孩子一把,主動申請政府經費,開設長期的課後輔導班,「他們說要做到沒錢為止,讓我很感動。」

這個教會成了當地孩童的另一個家,一下課就揹著書包來報到。「孩子有了支持系統,至少晚上不會亂跑,而且這是長期陪伴,是當地很重要的力量。」

至於偏鄉學校的存滅危機,楊傳峰觀察,許多學校為了求生存,開始走特色辦學,設計出特色課程,但現實是,升學管道並不鼓勵特色教育。也就是說,主科仍然是評選標準。

他苦笑表示,現在課程服膺中華文化的「德智體群美」價值,幾乎只剩下偏鄉學校,其他都是「國英自數社」,「結果我們很努力做,但是最後我們被消滅,這是很諷刺的事!」

「所以學生到了三年級,我們必須拍著肩膀說,對不起,老師騙了你,你還是要考國中會考。」他擔憂,特色辦學如果是趨勢,升學管道是否得有配套,否則不僅讓學校無所適從,「學生也不知道教育能給他們什麼了!」

從教材研發、學校存廢,到升學制度等,這群偏鄉老師點出了最沉痛的議題。最後,吳思華主動上台,提及最近政府所推動的增加偏鄉教師員額、提高加給和教學換宿計畫等,「教育成效不會那麼快,得一步步來,循序漸進。」

不過,這些老師可等不及了。台上的十分鐘談話,是好幾十年的教學累積。長年待在偏鄉的他們,運用最少資源,花費最多時間,拉起眼前的一個個學生。每天,都是一場熱血與汗血交織的戰鬥。

他們也重新寫下「偏鄉」定義。任職彰化員林國中、曾獲Super教師獎的曾明騰這麼說:「什麼是偏鄉?只要學校沒有了熱情,它就是偏鄉!」

這天活動結束,他們下了舞台,個個揹起行囊,搭了高鐵或客運,回到教學崗位。他們繼續在偏鄉深耕,走自己的路。

 

(本文照片由教育部提供)

 

Photo:naosuke ii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