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燃孩子的學習熱情

開放的態度可以點燃學生的學習熱情,即使他們最後沒有成功,但是探索的過程就是一種學習樂趣

文/張世傑

 

讓孩子體驗熱情

我喜歡學習,對於自己不知道的領域常常充滿好奇心,所以我也喜歡學生熱愛學習。

我常常觀察學生最熱情的事,即使是不符合我們主流價值的次級文化,我也很重視,因而常常有新的發現,也常常能引發他們的學習熱情,這是我教育工作的樂趣。

因為重視小孩的特性發展,所以我常鼓勵他們針對自己的興趣,主動去學習,還替他們做性向測驗,甚至預測了未來的職業取向。

 

未來的小說家

有一天,有四個孩子拿她們寫的小說給我看。羽茉寫了三千多字,我看完之後覺得很佩服;瞳瞳寫更長,大概有六千字。我一方面分享我寫過的小說給她們看,一方面也想幫她們找一地方發表。我是三十幾歲才開始寫小說的,所以覺得有一點好奇,為什麼她們在小學就有這個興趣?後來看了內容之後,大概知道了原因--青春無敵,她們都在寫與愛情有關的小說,班上的小女生們已經對愛情有了憧憬,也許,是用小說來投射自己的心情吧!

後來有一次在閱讀課上,我看到瞳瞳、雨晴、晴天和安妮在寫小說。

「現在不是閱讀課嗎?我們學校幾萬本的藏書那麼好看,怎麼不看?」我問。
她們笑而不答。

原本我不太能接受這件事,但是我覺察了一下自己的心念,換了心情說:「好吧!老師就當你們是在寫書,以後準備出版給別人看,好好寫啊!」

她們露出了笑容,很開心的繼續寫。

我可不想埋沒未來的的小說家。

 

數學探索家

「老師,我們發明了一種比較分數大小的算法。」

「哦!真的嗎?來,說說看!」我很好奇的問。

小潘和巨嬰來找我,跟我討論他們想出的數學新算法。

他們說出了一個規則,以我的經驗,一聽就知道破綻百出。但是我不想對這兩位「未來的數學家」澆冷水,只是舉了一個例子推翻了他們發現的計算公式,對他們說:

「沒關係,你們再去想想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計算?」

兩人興致勃勃地回到位子上研究,過了一會兒,似乎又找到了一個定律。 

「老師,我們又發現了另一種解法,就是…」兩人信心滿滿地跟我說。

我手邊雖然有一點事要處理,但還是放下,聽他們講。這一次他們比較周密一點,只不過我又舉了一個例子,破解了他們的定律。

其實我有一個衝動想告訴他們:「孩子們,你們不要再浪費時間了,照課本的方式又快又正確!」但是我忍了下來,請他們再去想一想。

就這樣,來來回回了四次。因為每次都被我破解,最後他們真的心服了,心甘情願地用課本的方法算。

雖然他們想要自創定律卻功敗垂成,但是我公開地讚許了他們:「希望同學們學習小潘和巨嬰追根究柢的精神,說不定有一天,我們班會有人得諾貝爾獎!」

這種教育的方式是比較費時的,如果嚴格禁止,我會比較輕鬆,但是那就失去了教育的生命力。開放的態度可以點燃學生的學習熱情,即使他們最後沒有成功,但是探索的過程就是一種學習樂趣,我也樂在其中。

後來,小潘他們這一組的科展作業入選學校選拔賽,是本班唯一獲獎的作品,能夠獲獎是其來有自,我很為他們感到高興。

 

我們的「少女時代」

我們班的女生很愛跳舞,有一次,我看到衛雨和幾位同學在跳韓團「少女時代」的舞蹈,覺得她們很投入,便鼓勵她們跳,還主動幫她們找音樂,下課時放給她們當伴奏。經過不斷練習,她們已經能完整地跳完四、五首舞曲了。

「少女時代」的成員個個身材苗條,舞姿曼妙,是班上女生的偶像。也許有老師覺得,為什麼要給學生跳這種太世俗、流行的媚舞?但是我的想法可不一樣,只要是運動健身,有何不可?況且舞蹈還賞心悅目。高年級的女生是不愛運動的,難得她們有熱情去動,我鼓勵都來不及。

幾個女孩從五年級開始跳,到六年級時,我特別請了舞蹈老師教她們動作,還取團名叫「Shinning Girls」。在學校九十週年校慶園遊會上,剛好有一個布置好的舞台,我讓她們上台表演,第一次登台的她們,跳得有模有樣,大放異采,博得如雷的掌聲。

我只是點燃她們的熱情,她們就自己全心地投入。這些舞蹈,就是她們的熱情帶領她們去完成的。

 

熱血書豪男

還有另一個團體也綻放著學習熱情,這一群熱愛運動的陽光男孩,我稱他們為「書豪組」。

每到下課,我們班的「書豪組」就帶著籃球衝向籃球場,大熱天也不減熱情,連早自修下課到第一節上課那五分鐘都不放過,簡直是「一寸光陰一寸金」的最佳代言!若不是年近半百的我每次下場打球就閃到腰,也會常常陪他們打。

要向其他班同學說抱歉的是,我不但鼓勵「書豪組」帶球到學校,為了讓他們占得到籃框,還特准他們在第二節下課要跳健身操時,直接到操場的籃框底下跳,這樣就不怕沒地方打球了。

不過,後來因為他們下樓跳健身操時不認真,暫時被我取消了這個先占籃框的優惠。要知道,如果不知惜福,天下可沒有永遠的特別優待。

 

把選擇權還給孩子

現在台北市教育局在推寒、暑假作業自訂,要讓學生學會自己自己來安排學習進度,其實,就算孩子什麼也不做,放空也是一種學習。

因為見識到了孩子們的熱情,在五年級升六年級的暑假作業中,我讓他們自訂一份他們「有熱情」去完成的作業。

於是,巨嬰這一組訂了找化石的計畫,有人說要練胯下運球,帶球上籃,還有人要進行減肥和長高大作戰,衛雨要讀五十本書,傑斯要畫五十張圖,想當歌星的米娜訂了要練好歌舞的計畫,有人要完成三千字的小說……

我要同學們提計畫,我則像指導教授一樣審核,計畫要包括:目的、方法步驟、成果報告與結論感想。

開學後進行成果發表時,我感到驚喜又感動,孩子們的創作雖不是專業,但是讓人看到了學習的熱情和生命力,這就是令我著迷的活力教育。我們要常常讓學生有選擇權,孩子們學習的本身才會有樂趣。

 

摘自 張世傑《全班都零分:以自我覺察喚醒孩子的學習力》/寶瓶文化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