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擺脫「我是對的」這種想法

在判斷「我是對的」的那一刻,這個判斷已經是「錯誤」的了。

文│草薙龍瞬

 

判斷「我是對的」,對自己而言看起來似乎是正確的,但根據佛陀的理解,這未必正確。反而在判斷「我是對的」的那一刻,這個判斷已經是「錯誤」的了。這也是佛陀所教導我們的有趣真理。


原始佛典中有一個故事——

某都市之王將盲人召集至宮殿,讓他們摸大象。有人摸象的鼻子,有人摸象的腳,有人摸象的尾巴,讓盲人只觸摸大象的某一部分,然後命令他們說明象的模樣。

於是,有人回答「像犁的長柄」,有人回答「像石柱」,有人回答「像掃把」。摸到其他部位的盲人也各自說明他們的感覺。結果大家都認為別人說的不對,而大打出手。大王看到此景象不禁大笑。

——佛陀在舍衛城說法,《自說經》


這個故事感覺上含有對視障者的差別觀,我個人並不喜歡(古老的世界觀認為殘疾是「前世的業」所造成的)。不過我認為這個故事說到了一個本質。

也就是,人類皆只會看到某一部分——每個人站立的位置所看到的東西原本就完全不同——但是卻以為了解了全部,而深信「自己是對的」

 

人與人之間,見解必定不同。

有時會認為「這件事不管怎麼想,我都是對的」。

但是,「不管怎麼想」的「想」,只要是用自己的頭腦思考,就只會出現自己的想法。自己思考,只會出現自己的想法,乃是理所當然的事。但不能因為如此,就認為這個想法是對的。因為,思考的前提——立場、經驗、頭腦,都不同。

佛陀所教導的是,不論什麼樣的判斷,都不過是個人腦子裡浮現的念頭——以三毒而言,稱為「妄想」。佛教追求的所謂「正確理解」,在此成了「勿判斷自己是對的」這樣的反論式的認知,認為「真實而有益」較為重要。

我認為這種思考非常了不起。因為這樣不會累積壓力,能互相理解,也就有可能建立起互相貢獻的關係。


正確理解的人,不會存有「我是對的」這樣的想法(慢)。

因此不會被帶入產生痛苦的「執著窠臼」中。

——《經集》〈與某婆羅門的對話〉


 

從「不自覺地下判斷」中解脫

理解「不要判斷」為一種生活的智慧之後,現在就開始進入「實踐」階段。

以下介紹三個擺脫無謂判斷、得到自由的方法。

 

(1)「啊,我作了判斷。」——發現判斷的語言

第一個是單純的「發現判斷」。腦子裡閃過「今天運氣真差」、「可能失敗了」、「我討厭那個人」、「自己是無能的人」等等想法時,請警覺:「啊,我作了判斷。」

喜歡或討厭某個人、某個人是好人或壞人等,當發現自己在「評定」他人時,

也請警覺:「啊,我作了判斷。」朋友或家人之間一定經常批評他人,這時最好互相加一句「警覺的話」:「不過這只是判斷而已。」

我們原本就沒有「資格」判斷一個人是好、是壞。我猜想佛陀大概只會冷靜地說,「那是沒有必要的判斷」吧。


人沒有調整好自己的內心,卻判斷這個、判斷那個,只會失掉自己的心。

眼睛東瞄西看,到底有什麼用處?

抑制住執著於自我的意識,不要追隨對他人的評價,只要看清自己的內心就好。

——長老古瑪之子與共修者的談話,《長老偈經》


 

(2)思考「自己是自己」

判斷像是「內心的習慣」。社會上喜歡比較、評價、作各種詮釋的人不在少數。傳言就如同「判斷」的大集合一般。

認為「大家都在判斷,我不判斷的話⋯⋯」,結果自己也成為「喜歡判斷」的人。但是我們已經理解到,這種無謂的判斷,正是產生痛苦的原因。

如果真正希望不要再添煩惱,那麼唯有停止「判斷」。別人或許還會繼續判斷不休,但自己不想增加煩惱的話,就應下決心停止。

佛陀思想的重點是,「世間或許有這種人,但是我就是這樣做」,在別人與自己之間,明顯地畫一條線來區隔。「別人是別人,自己是自己」,兩者之間有一條明確的界線

這種想法是非常重要的。世間確實有喜歡判斷的人,但是自己沒有必要做同樣的事。自己的內心,自己來選擇和決定——始終自由而獨立的思考,正是佛陀的思考法。

 

(3)立誓「成為坦率的人」

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要「坦率」。因為這樣最能使自己輕鬆愉快。

認為自己了不起、自己才對的「慢」的心理若太執著,就會在自己和周遭的人之間形成一道「牆壁」,與他人很難相互理解。而且別人說了什麼,就會以為自己遭否定而氣憤或失望,使苦惱不斷累積。

這種苦惱不是周遭的問題。原因出在認為「我是對的」這種想法。

對於執著於「慢」的人而言,放棄「我是對的」,簡直就是否定自我的自殺行為。因此他們很難成為「坦率」的人。

這時,如果運用佛教的教誨,它會教你「觀察動向」。

所謂「觀察動向」,在佛教中是被稱為「正確思考」的教義之一,也就是觀察自己從現在起的方向。是選擇繼續認為自己是對的,還是不要執著於此,以成為坦率的人為目標。

老實說,認為「我是對的」的想法,不過是很小的自我滿足而已。這種想法能使誰幸福呢?

你不覺得「坦率的自己」比「『我才對』的自己」有魅力嗎?我認為,這樣更能傾聽別人說話,更能理解事情,更能敞開心胸對話。這樣的自己,不是更幸福嗎?

人變得坦率,就會讓每個人都幸福。不但不會受到欺負,別人更會帶著敬意與我們接觸,自己就能變得無比輕鬆愉快。

因此不妨想想「我也來做個坦率的人」。單是這樣應該就能感覺到心已打開。

 

摘自 草薙龍瞬《不反應的練習:消除煩惱,清理內心的思考法》/究竟出版社

Photo:martinak15,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