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孩子少,更需要培養同理心

現代家庭的少子化,造成大量資源集中在一兩個小孩身上,因此孩子很難不以為這一切取得乃理所當然,這也是強化孩子自我本位的危險事情。為了培養孩子的同理心,我的作法是打從兩個孩子還幼小時,便經常在餐桌上提醒他們務必把雞腿、羊排、巧克力等愛吃的食物留給其他家人。

文/番紅花

 

體會他人的辛勞,是同理心的第一步

暑假天氣熱到攝氏三十多度,我出門搭公車去傳統市場買菜時,特別喜歡帶孩子們一起去。菜市場內人群熙攘,我知道孩子夾擠在人潮中揮汗口渴、難免心生煩躁,便帶他們到乾淨衛生的小店買杯冰豆漿止飢渴,然後我們在路邊一一分派好水果、雞腿肉、蔬菜、豆腐、糙米漿、雞蛋等重物,再上下公車又走一段上坡路,終於氣喘吁吁的結束買菜旅程回到家。幾次經驗下來,八歲、十歲的孩子們便默默了解原來夏日炎熱,在雜沓人群裡提一兩個鐘頭的重物是如此辛苦疲憊的感覺。

讓孩子去體悟這種又熱又重又累、不能中途鬆手、還得保護木瓜豆腐火龍果雞蛋禁不起摔了的感覺,就是培養他們同理心的一小步。同理心不等於同情心,同理心(Empathy)是指站在對方立場去設身處地思考的一種方式。

換句話說,如果孩子不曾懂得又熱又累,他也就很難去同理他人所承受的肉體辛苦。有時我們把孩子保護得太過,他便沒有機會學習同理他人的處境,歷史上晉惠帝最有名的話「何不食肉糜」,便是同理心匱乏的例證。這是個互動密集的年代,單打獨鬥難以成功,但沒有人願意跟欠缺同理心的人合作共事或建立真正的友誼。

因此,如何從日常生活培養孩子的同理心,這議題始終在我心中。

 

家裡唯一的孩子,得到所有人的寵愛

最近收到一位媽媽讀者的來信,他說由於工作忙碌以及身體健康情況不適合再度懷孕的限制,因此他僅育有一個七歲的男孩,這小男孩長得聰穎活潑、體魄敏捷,備受整個家族的寵愛。一方面他為孩子的幸福環境感到安慰,另一方面他也擔心孩子會否因為從小欠缺與手足共享資源或資源競爭的環境,以至於「自我」越來越大,本位主義太過彰顯,最後成為一個缺乏禮貌、不具同理心、不耐等待的大人。

這位媽媽的來信顯示他是位深思熟慮、有遠見的母親。現代父母是人類有史以來經濟能力最富裕的一代,我們的孩子也因此承襲了物質生活最從容優渥的成長環境。我們願意花很多心思去製作健康的副食品,願意送孩子去學跳舞下棋踢球做科學實驗,我們願意存一筆錢帶孩子寒暑假出國旅行,我們捨得讓孩子選用高級好用的文具,我們也帶孩子逛書店進圖書館,我們注重孩子穿著衣服的布料是否安全無毒,我們是如此盡力地從各方面去打造一個溫暖快樂、無憂無愁的環境給孩子,但有一樣非常重要的心理特質,是我們再怎麼努力也很難立刻見效、教導給孩子的,那就是抽象難察的同理心。

如何才能讓這群唯我世代的孩子,除了擁抱科技、擅於使用網際網路,同時也具有體察人性的心理素質呢?

 

少子化時代,更是需要培養同理心

現代家庭的少子化,造成大量資源集中在一兩個小孩身上,因此孩子很難不以為這一切取得乃理所當然,這也是強化孩子自我本位的危險事情。為了培養孩子的同理心,我的作法是打從兩個孩子還幼小時,便經常在餐桌上提醒他們務必把雞腿、羊排、巧克力等愛吃的食物留給加班晚歸的父親;在阿公阿嬤家吃飯時,則務必把蝦子、滷牛腱等大菜留給表哥表姊,這不僅是餐桌禮儀,面對一桌子好吃的菜要學會克制欲望,這樣的孩子不簡單。我也曾帶他們到醫院和生態保育組織單位去當志工,當孩子學習無酬奉獻出自己的時間和體力,就能藉此近距離感悟受苦者的需求和處境。

同理心從來就不會從天而降、與生俱來,如何幫助唯我世代的孩子建立適度的同理心,家庭生活才是起步的地方。讓孩子從小在一個資源共享的氛圍下成長,是最基本也是最容易做起的。如此孩子在校園裡,就能慢慢學會釋放正面的能量,那時他不僅僅是善良而已,他還能回應他人的情緒或苦痛,成為一個有同理心、受歡迎的人。

 

摘自 番紅花《教室外的視野:小學六年的母親札記》/圓神出版

Photo:Benjamin Thompson,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