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愛,才能喚起愛

一味的貼標籤終究無用,真誠面對大人自己的心態,用心承接孩子的心情,會有收穫的,因為,唯有愛才能喚起愛。
  • 米棠
  • 2016-04-01
  • 瀏覽數8,575

近日在內湖發生的男子隨機殺害女童案件,引起社會大眾的憤怒與恐慌,有的民眾追打兇手,有的民眾帶小孩出門時,在小孩身上繫了條童軍繩。

 

犯案者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關於隨機殺人的悲劇,這行為太難以理解,與其下一槍斃了兇手,我們寧願留下活口,讓相關專家學者深入檢視犯案者的身心狀態,他們是怎麼成長的?什麼樣的生命歷程讓他們最終選擇以無差別的暴力結束另一個生命?過程中,相關部門也要教化犯案者,試圖讓他真心面對過錯,這才是有意義的傷痛停損點與療癒機制,而教化他的過程,就是整個社會前進以及專業者提昇的學習。

因此,我們要求政府成立高層級,跨部會,具國際視野的「無差別殺人事件研究與預防小組」,投入重大資源,甚至成立機構,定期公佈進度昭告國人。

犯案者的凶殘,讓人憤怒又恐懼,但是我們仍然相信他是個人,和你我一樣是個人,差別是,他是個「殺人的人」。可是到底是何等成長歷程、何種社會樣態,讓他走到殺人這一步,中間的歷程是怎麼發生的?若能對此等歷程有更多掌握,我們才能更有效地從各方各面預防台灣社會發生下一次的類似悲劇。

這樣的「犯罪者養成報告書」,需要專家學者投入研究。不過,這樣的探究,說穿了也就是「了解行動背後的原因」,是每位民眾在日常生活中可以進行且練習的事。

 

了解行為背後的原因,現在就可以做!

例如,一個嬰兒一直哭,媽媽將孩子推到施工工地旁,讓鑽地機的聲音掩蓋孩子的哭聲,讓自己聽不到,直到孩子哭累睡著。這個嬰兒為什麼哭泣?這個媽媽為什麼採用「工地聲蓋住小孩哭聲」這種方法?

如果我們認為這個媽媽是「習慣找一個慰藉來抽離不去面對」,日後若這小孩成了殺人犯,然後依此認為,就是因為當初這媽媽把嚎哭的孩子推到鑽地機旁假裝聽不到,顯現出他不處理孩子的行為問題,才導致小孩日後成了殺人犯。

若採用上述的理解方式,並沒有試著了解這媽媽採用「工地聲蓋過小孩哭聲」此行為背後的原因,相反地,上述的看法,是在貼標籤,說這媽媽是「殺人犯的媽媽」,而且以偏概全,拿「工地聲蓋住小孩哭聲」事件當做她兒子二十多年後成為殺人犯的原因。

這種看法沒有就情境論情境,恣意延伸推論,批評這個媽媽,否定這個媽媽,說這個媽媽逃避問題,所以教出了殺人犯兒子。

如果願意探究行為背後的原因,來看這個媽媽為什麼用「工地聲蓋過小孩哭聲」,可能是她的生活遇到困難,她的情緒太混亂,她缺乏支持系統,她不知道怎麼去搞懂小孩為什麼哭?她遇到困難了,她需要協助。如果在當年,她有支持系統,有人承接她的情緒,有人提供她育兒觀念跟方法的討論,會不會多年後她的兒子不會是個殺人犯?

 

揚棄威權培養自主,不等於放任小孩

面對隨機殺人案,有些輿論認為教養小孩不能放任,若以反威權之名,主張不體罰,都不處理小孩的行為問題,放任小孩打大人、打同儕,進而延伸推論,「不處理小孩的行為問題,這小孩長大後可能會成為殺人犯」。

所謂的「放任」,是這樣的,因為大人不刻意避開問題,不壓抑小孩表達他的感受,因此當小孩不受壓抑時,他表現出他的攻擊性,大人在小孩狀況浮現的過程中,一次次鼓勵小孩練習用言語(而非拳頭)表現出來,這樣才能讓父母了解確切的情況,而採取相應的協助方式。

不壓抑小孩表達他的感受,過程中一定會有一段「讓子彈飛」的時間,眼看小孩三番兩次出手,家長內心心急如焚,這時家長看起來是不處理小孩的狀況,實際上,他是在處理自己的價值觀,他想的可能是,與其用高壓方式壓制小孩的攻擊性,不如先讓小孩宣洩敵意,後者的方式相對比前者好一些。

宣洩敵意比壓制敵意好一些,但並不會只停留在這階段。當小孩打人時,家長揚棄了「你給我過來!」的威權壓制方式後,他可能會改採「就讓他打吧,孩子長大了就會好」的心態。接著有可能發展出了解「了解行為背後的原因」的種種作法,比如說,「我知道你很生氣,可是我不希望你動手打人」,或者是「因為你打人,我知道你很生氣,可是我並不知道你為什麼生氣,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這件事情,你要說說看嗎?」

放棄打罵威脅恐嚇利誘等方法,是立即可見的,乍看之下真的很像「放任」,好像都沒在處理。可是這恰恰正是「找出行為背後的原因」的過程,選擇不體罰的家長會有種種心情轉折,從看似「沒在處理」,慢慢發展「看見行為背後的原因」的能量,在一次次情境中摸索出料理自己心情的方式,協助小孩處理心情的方式。

 

大人願意與小孩一起改變

選擇不體罰的家長,面對小孩的行為問題時,他們的內心正在拉扯,正在面對並調整自己的威權心態,在一次次情境中,慢慢培養出和孩子協商的精神,設立規範時,選擇用溫柔而堅定的方式執行。這是一段漫長的培力過程,大人願意與孩子一起改變,而不只是單方面地要求小孩改變。

在信仰「馴化教育」的人眼中,會覺得不體罰的家長是因為沒有辦法,所以才不出手匡正孩子的行為。其實正相反,信仰「自主教育」的家長,會警覺到馴化不但不會帶來力量,還會對孩子的自主有長遠的傷害。

揚棄威權心態的家長的這些內心轉折,如果旁人只以一句「你都不處理孩子的行為問題」帶過,很快就下定論說這是「放任」。那麼,這是貼標籤,並不是真正想要了解正努力改變的家長看似放任的行為背後的原因。

在我們被他人批評為「放任」的時候,我們不會急著回批對方就是威權心態,因為這是情緒的相互堆疊,無助於釐清事態,無助於理解彼此。我們認為這種批評行為背後的心情,一樣是想要處理小孩的行為問題,只是他們心目中的處理方式,並不是我們願意使用的處理方式,如此而已。

 

不怕被大人誤解,只求理解孩子

我們認為,理解的起點就是「要找出行為背後的原因」,這也是任何改變與處理的起點。不論面對大人或小孩,都是如此。

我們不貼小孩標籤,我們就事件論事件。一個孩子可能在某些狀況下讓大人很惱怒,但並不表示他就是個欠揍的小孩,我們不說「你不乖」,我們會說:「因為你的這個行為,讓我不舒服。」

一個孩子可能在某個情境下有攻擊行為,但不表示他就是個愛打人的小孩。我們先同理小孩,再強調相處的規範,接著和小孩一起商量處理方法。

一個孩子可能在某種情況下不願意出借玩具,但不表示他就是個自私的小孩。我們不會要求他馬上分享,我們尊重他的物品所有權,尊重他有說不的權力。

從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們願意努力去搞懂孩子行為背後的原因,承接孩子的心情。不急著「處理」小孩的行為問題,先了解小孩行為背後的原因,才能真正的對症下藥,協助到孩子。就算要冒著被其他大人批評為「放任」的風險,我們仍然願意這麼做,這是因為我們真正想要搞懂「行為背後的原因」。

就算有人選擇用暴力殘殺兒童,我們既憤怒又恐懼,在這個恐懼瀰漫的人間,現有的恐懼已經召喚太多的恐懼,我們仍然選擇相信愛。

因為我們相信,一味的貼標籤終究無用,真誠面對大人自己的心態,努力搞懂孩子行為背後的原因,用心承接孩子的心情,會有收穫的,因為,唯有愛才能喚起愛。

 

Photo:維鴻 朱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