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小學課本選文:比起國學常識,更在意培養同理他人、表達感謝的人生智慧

我常覺得一個國家的思想道德,可以從教科書的內容顯露出來。日本多元化的選文,展現人性原本多樣的複雜性。〈小狐狸阿權〉是著名作家新美南吉在1930年代撰寫的代表作。教科書以文學的角度分析高度寫作技巧,豐沛的敘事語彙,人物之間關聯性,故事的鋪陳延展。但是我隱約感受到,教科書選擇此文最大的目的,是想讓孩子發現到,人生中會有不可避免的遺憾,提高感受的能力。

小學四年級的哥哥每天回家都要朗讀課文。最近有篇叫〈小狐狸阿權〉,一直盤旋在我腦海。

阿權是隻淘氣、愛惡作劇的小狐狸,把小男孩兵十釣到的魚,全部放回河裡去。數天後,看到兵十母親的葬禮,才知道原來兵十釣的魚是要給生病的母親吃的。

阿權很後悔,看到也是孤單一人的兵十,決定要償還贖罪,於是去魚店偷魚,悄悄的放到兵十家。結果魚店誤以為是兵十偷魚,把他痛打一頓。阿權知道後,決定要靠自己的力量,於是每天到森林裡撿栗子和松茸,放到兵十家。

有天晚上,兵十聽到腳步聲,以為是阿權又要來搗蛋偷東西,於是拿起火槍,命中阿權要害,猛然看到一旁的栗子,恍然大悟,問說:「原來栗子是你撿給我的呀? 」阿權閉著眼睛點點頭,就斷氣了。兵十在錯愕中,手上的火槍掉到地上,槍口還冒出一絲絲的輕煙。

我讀完後,久久不能自己。就我的體會,人生際遇的確充滿誤會、錯過、無奈、遺憾。生命中的是非對錯並不是絕對的。不過,對10歲孩子來說,不知道可以領悟多少。這故事激發孩子們的憐憫之心,哥哥說,班上大家都覺得阿權好可憐喔,但是並沒有人責備兵十。


多元化選文,展現人性的複雜

我不禁好奇揣想著,把這故事收入教科書的目的是什麼呢?未來的人生裡,會遇到像小狐狸般形形色色的人。在人群相處中,期許孩子能試著了解彼此,包容不同想法,試著原諒放下,減少人生的摩擦和遺憾。我常想,小狐狸在尋求彌補時,也許可以用不同的溝通方式,來避免誤會的產生,提高孩子的社會適應性。

不過,最近有小學生的感想寫:「阿權被打死是應該的,因為是他先做壞事的。」這件事引起了社會廣泛的討論,日本教育界擔心這種激進、嫉惡如仇的異色想法,可能會造成學童往後的偏差行為。

我常覺得一個國家的思想道德,可以從教科書的內容顯露出來。我小時候的教科書內容黑白分明,道德立場清楚,不是壞人,就是好人,沒有爭議。

 

日本多元化的選文,展現人性原本多樣的複雜性。〈小狐狸阿權〉是著名作家新美南吉在1930年代撰寫的代表作。教科書以文學的角度分析高度寫作技巧,豐沛的敘事語彙,人物之間關聯性,故事的鋪陳延展。但是我隱約感受到,教科書選擇此文最大的目的,是想讓孩子發現到,人生中會有不可避免的遺憾,提高感受的能力。

從一年級開始,日本的教科書中,就讓小朋友閱讀很長的文章。12頁的荷蘭童話《小黑魚》(Swimmy),小黑魚的機智,拯救了一群紅魚,這個故事從1970年代就收錄在小二的教科書裡,最近更改放進一年級課本中。

由於日文使用五十音假名,孩子即使不認識國字∕漢字,一樣有辦法讀長篇文章。學校規定每天要在家朗讀,用聲音快慢及抑揚頓挫,去表現書中人物的心境。倒是很少叫學生背課文或抄課文。學校強調的不是死背和記憶,而是理解與詮釋。


與生活連結,重視感受性

我觀察到的另一個特色是,在聽說讀寫全方位的發展中,注重生活的實用性,學以致用。被問路時,要如何正確回答;與人相處之間,要如何表達內心的感受;上課時如何寫筆記、寫感謝卡。

國語課本約160頁,但只有4~5課,大致可分三類。長篇的物語(故事),強調體會人物的心情變化;邏輯分明的說明文,強調對照分析,像四上課本中,會比較雜誌上的廣告文案和使用說明書有何不同;第三類是傳統日語詩,像是俳句或是短歌,比例不重,強調感受詩中季節風情,完全不執著在國學常識類的格式技巧。

日本也要學寫漢字,但分量不多。哥哥和弟弟上台灣的小學時,因為要學的國字太多了,老師必須辛苦趕進度,「認字」和「造詞造句」是學習的重點。學生有很多生字練習簿要寫,很難有充裕的時間去琢磨文章內容。我有點懷疑,小一到小六規定要學的國字,是不是每個字都常用,也許可以移一些到國一再學,讓孩子有多點時間培養賞析能力?

「細膩」是需要慢火烘焙出來,急不得的。日本小學教育形式上,重視「學習的互動」,孩子們不是「單方面的接受」課文的內容,囫圇吞棗。老師會詢問大家的感想,尊重不同的看法和意見。除了國語課,其他的學科也如此。有次數學教學參觀,單元內容是算面積,老師花很多時間問學生不同的解題方法,不會一解出正確答案,就趕緊教下一題。

要讓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就需要給予他們充分的時間,去看、去想、去觀察。

我突然想到,讓我三更半夜追到黑眼圈的日劇,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吸引力,令人欲罷不能?

日劇的情節,真誠的觸動人性深處,很容易心生共鳴,拍攝製作也很有質感不馬虎。日本人細膩體貼入微的思考和行為模式,不知道是不是從小由國語課本中,理性和感性並重的教育中累積而來?

 

※延伸閱讀>>

字醜到底要不要擦? 6大關鍵教小孩寫一手好字

道禾實驗教育學校〉以茶道、書法磨身心素養
 


蔡慶玉

政大日文系畢業,美國南加大(USC)傳播管理碩士,旅日文化教育觀察者。曾任職於東京外商廣告公司、日本政府教育局。現為華視日語文化單元講師、國語日報∕UDN專欄作者、日本交通部口譯導遊專員。著有《奇怪的日本人,奇妙的日本語》、《日式教養不一樣》。育有兩個台日混血兒。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