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跟孩子請個假?

你真的很想請假,雖然你已經跟公司請假了,但是你現在很想跟孩子請假,好好睡一覺,不過照顧孩子這個工作不能請假。

文/李柏鋒

做菜是厲害的能力,但帶小孩更厲害

睡到半夜,小孩哭醒,你以為他餓了想喝奶,就去泡牛奶,泡完回來要把小孩抱起來餵,發現他體溫很高,東翻西找雜亂的家裡到處都是小孩的衣服、玩具和繪本,好不容易找到體溫計一量,38.5度,要馬上去急診室報到還是等天亮去小兒科報到?要請假的話有哪些事情要交代?要先餵退燒藥還是先餵奶?是普通感冒還是流感?

小孩還是哭,想一想還是先從冰箱拿退燒藥餵了,繼續哭下去也不是辦法,看看要不要喝奶,喝了半瓶突然咳了起來,然後牛奶噴泉就出現了,床單、棉被、小孩和自己無一倖免,還好是新鮮的嘔吐味沒那麼重,全部換一換,小孩抱去洗一洗,半小時就過去了,地上一堆待洗的東西,有嘔吐物也沒辦法直接丟洗衣機還要先手洗過,這也先不管了。

再量一下體溫,燒退了,小孩不知道是哭累了、餓昏了還是病慘了,總之睡著了但是明顯很難過的樣子。那剩下半瓶涼了的奶還要餵嗎?那退燒是因為藥物奏效嗎?還是藥也都被吐光了?要一起睡還是要去把東西洗一洗?待辦事項還沒處理完,待決策清單卻越來越長。

 

帶小孩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另一個小孩又咳了起來,去看看原來是踢被子了,想說蓋好就要去睡,結果一看,啊!尿床了!睡前水果吃太多?又是換掉一套床單、被套和衣服,帶小孩去浴室沖一沖,棉被也只好先用吹風機吹乾,又是半小時過去了。這下子原本的待決策事件少一樣了:東西一定得洗完才睡,因為被套和床單已經沒乾淨的庫存。洗完又是半小時,再量一下體溫,很好,正常了,先睡了。

半夢半醒快要睡著了,小孩又哭了,剛剛喝的都吐了,這下真的是餓了,剩下的半瓶先溫了,餵完之後,孩子沒繼續討,那就喝這樣嗎?會不會兩個小時後又餓了?可是如果再去泡,孩子要喝嗎?會不會喝一喝又吐了?算了,吐比較難處理,等一下再起來餵好了。

早上一醒來,孩子對你笑,可是臉上全都是鼻涕,一定是剛剛用沾到鼻涕的手去揉眼睛!阿衛生紙在哪裡?靠!擦不乾淨,紗布巾勒?等一下,我先把你擦乾淨再抱啦!不要塗在我身上!我衣服上已經有你的口水、奶、嘔吐物、尿、眼淚,現在還要多幾坨鼻涕是吧?

一個小孩哭著要你抱,一個小孩等著你做早餐,一個的早餐弄好另一個也哭飽了。吃飽後一個送去上學,一個抱著去診所掛號,掛完號還有半小時才開始看診,先請假交代一下。等著等著竟然睡著了,醒過來打哈欠被自己口臭嚇到,起床後還沒時間刷牙洗臉上廁所和喝水外加渾身莫名其妙的各種小孩分泌物肯定連狗都不敢靠近。

看完醫生反正已經請假了那就去菜市場買買菜,回家做副食品,等小孩玩累睡著了之後你就開始左右為難:我是要一起補眠還是要去廚房忙?不忙等一下小孩沒得吃,去做副食品又真的累到很想睡。然後看看孩子的臉,好吧!還是乖乖去洗米煮飯洗菜燉高湯。

 

能不能跟孩子請個假?

終於忙完想說可以休息一下,小孩也差不多醒了,他睡得飽飽的很開心要找你玩,你過去12小時的睡眠加起來還沒他剛剛睡的多。玩一下小孩又餓了,把剛剛煮好的副食品打成泥狀餵,餵飽之後再餵藥,抵抗、哭喊、嘔吐...在半天之內,你會非常徹底的認識到液狀嘔吐物和泥狀嘔吐物的差別。

你真的很想請假,雖然你已經跟公司請假了,但是你現在很想跟孩子請假,好好睡一覺,不過照顧孩子這個工作不能請假。你決定去好好洗個臉,那是你唯一能讓自己舒服一點的舉動,因為臉已經油到可以煎蛋了。你邊洗臉邊想著:如果要跟小孩請假,應該寫E-mail還是打電話?LINE可以嗎?職場專家都說不要用LINE請假,可是怎麼都沒有親子教養專家談談怎麼跟孩子請假?

請假難度太高了,你終於想到有一個同事可以幫你職務代理一下。走出浴室,打開電視,呼叫了巧虎出來。「我愛唱歌,你愛跳舞,唱歌跳舞真有趣........」音樂響起,你知道你有大概二十分鐘的時間,所以你要打一下瞌睡?滑一下手機?把洗衣機裡的東西拿去晾?還沒決定,二十分鐘已經過去了........

──

作者:李柏鋒
提供一個公民的主觀評論,期許這些「主觀」能擴大成為社會共識,變成主流的客觀思維,協助台灣國家正常化。


本文轉自 李柏鋒臉書

Photo:Laura Lee,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