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語言融入生活,學得更有成效

比起檢定考試,更重要的是我們為什麼想學語言,會用語言做什麼事

文/謝智翔

 

檢定考不是真正的語言能力 

我們都想很快學會語言,但學會語言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在台灣,我們說的「速成」往往是指通過某個語言檢定,例如「我六個月就通過日檢 N1」或是「三個月內從多益 400分進步到 900 分」。如果語言的速成是指通過某種考試檢定的話,依我考過三十多次各種語言檢定的經驗,只要願意付出時間並練習考試技巧,這種「通過語言檢定的速成」是絕對可行的。 

透過這種「語言檢定的速成」,我們可能可以勉強聽得懂新聞廣播、勉強看得懂報章雜誌、勉強跟人對話或談論時事,但要真的內化語言,把語言變成「自己的」,不管哪一種速成法都不可能達到。「多益滿分卻不會說英語」或「日檢 N1 通過卻不會說日語」,這些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事,即使檢定內容不斷推陳出新,「實際語言能力」和「考試的語言能力」仍有很大的斷層。某次在林森北路一間日本酒吧看到一則人力仲介公司的廣告,廣告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向日商保證「本公司介紹的台灣人真的會說日語」。原來,許多日商在台經商遇到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找不到真正會日語的求職者,很多求職者號稱通過日檢或精通日文,進了公司才發現新人沒有實際使用日語的能力,只好重新找人。我有一位念日本佛教史的好朋友,也是透過某個補習班的速成法,一年之內很快地通過了舊制的日語一級檢定。他說,有準備的話,考試就不難,但要真的聽得懂日語,跟人用日語交談,卻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學會。事實上,在國外留學過,或是有深度語言使用經驗的人都知道,語言無法速成,只能日積月累慢慢培養;任何速成法都有其極限,大多只是花拳繡腿,有一時的效用但無法持久。

 

用英文教人做台灣菜

台灣人都很注重考試和檢定,深怕沒有證書就無法證明自己會外語。事實上,有經驗的企業主並不會太看重證書,面試時要求求職者直接用外語應答,立刻就知道外語能力了。因此,除非有具體的需要,例如取得某個等級的英檢證書就可以加薪、可以去交換學生或是方便求職等,我們無須執著於語言檢定,也不必以此去證明自己會某個語言。比起檢定考試,更重要的是我們為什麼想學語言,會用語言做什麼事;我們可以不用跟人說「我通過日檢N幾」,但可以跟人說我們會用日語做什麼事。例如,如果有人問我日文程度如何,我會這樣回答:「我會用日文演講、簡報、談判、討論、寫評論、罵人、吵架、告白。雖然我的日語未必跟日本人一樣,但日本人講的我都聽得懂,我說的日本人也都能聽得懂。」下回,如果有人問你英語程度如何,可以不用回答「我多益多少分」,改說:「我會用英文教人做台灣菜」。 

我們應該回歸學語言的原點,想想自己到底為什麼想學語言,又想用語言做什麼事,用適合自己的方法和腳步朝這些目標前進。我們可以多想想怎麼培養對語言的興趣,怎麼讓語言融入自己的生活;可以用新的語言去看連續劇、看卡通、看書、讀小說、交朋友、做菜、跳舞、去旅行,這些才是語言的初衷,也是學語言最快樂的事。 

 

摘自 謝智翔這位台灣郎會說25種語言:外語帶你走向一個更廣闊的世界》/方智出版

Photo:ITU Picture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