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著孩子走入龍貓的世界:帶孩子重回那些曾經的感動

回頭想想,你有多久,沒仔細聽到落葉被捲起、飄落、摩擦撞擊的沙沙聲;有多久沒悠遊在水稻田、樹林裡或青草地上嗅嗅草香;甚至熱情地擁抱大自然的精靈,回探那充滿幻想的童年時光....。

「不要~我不要~哇~」,兩歲半的妹妹可恩,看到媽媽要外出購物不給她跟,只見她呆站在客廳中,雙手捧著最心愛的小毛驢布偶,張大著嘴放聲大哭,眼淚口水嘩啦啦齊下。野孩子哥哥則在一旁忙著說,「媽咪三分鐘就回來了,就三分鐘,不要哭了」。

看到這一幕,讓我想起動畫大師宮崎駿筆下「龍貓」中,妹妹小梅執意的抱著玉蜀黍,想強跟姐姐小月去醫院找媽媽被拒絕,當下倔強又傷心而忍不住放聲大哭的景象。每每看到這,總忍不住鼻頭一酸,眼淚在眼珠子裡打轉。

我從小到大看過不下超過五十部卡通或動畫電影,「龍貓」是與我成長經驗與歷程最雷同的一部,每一個場景與細節,彷彿都看到小時候生長的地方,以及自己與陪著野孩子和妹妹成長的影子。

 

我家也有龍貓裡的「煤煤蟲」

我成長在花蓮鳳林鎮的農村小鎮,住在一間半日式的木造房屋,即便當時已經有瓦斯,但是天性節儉的爸媽不管是煮菜的大灶,洗澡的浴池,都堅持要使用材火。

我依稀記得,每天傍晚大概四點半〈鄉下人早吃飯〉,就是我一天中最盼望的時候,總是等媽媽生起火後,就輪到我蹲在窯前巴望著,「可以加木材了嗎?可以加木材了嗎?」我總是不斷的問著媽媽,然後偷偷的塞入木材,「火太大了,不要再加,等下打你的手我跟你說。」媽媽也總是叱責著,這種戲碼上演了好多年,而我真正的目的就是要玩火。

過去幾年,我帶野孩子去野外烤肉、控窯時,他總是搶著要點火,死守在窯邊添加材火,然後偷偷弄些枯枝野草,偷偷的放進窯中亂燒,這樣就可以讓他玩上半天不吃不喝,「你很無聊耶,不要亂燒東西,很危險。」,我也總是這樣碎念。如今回想,我和野孩子,不就是當年我和媽媽搶材燒的翻版,野孩子不也就是愛玩火,往往自己想起就會莞爾一笑。

生完大灶,接著要去澡堂燒洗澡水,當年古早的浴室內,有個很大,有點深度,至少可容納約三、四個大人,貼著彩色小壁磚的大澡池,澡池下方其實就是爐火,我們必須要從外面生火,一邊燒材一邊要進去浴室內試水溫,等水熱了就要立刻將材火弄熄,留些餘燼保溫。

那些年,家中的小孩最快樂的時光,就是湊在一起泡澡,打水仗,偶爾家人也會加入,歡樂嘻笑聲總是充滿整個浴室,我想,如果當時有「媒煤蟲」,一定也是跟著溢出窗外的水蒸氣悄悄溜出屋外。生火燒水要一段時間,所以泡完澡後水還不可以放掉,一定要輪到最後洗的人泡玩才可以放水,當然,我年紀最小,總是第一個泡完,然後就盼望著在裡面的人喊一聲,「水冷了,再加點火」,這時就是輪到我這位「添材手」表現的機會。

 

現在的孩子遛貓狗,過去的我們牽蜻蜓

每次回到鄉下,我總愛帶孩子們,赤著小腳走入田埂中,享受著清風吹來,如波浪般起伏的稻梗中飄起的陣陣稻香,踩入從中央山脈山腳流下的清澈冰涼灌溉水的溝渠內,撿撿已快絕跡的田螺,抓抓蝌蚪,野孩子盡情的四處踩踏,妹妹則蹲在田埂上用稚嫩胖胖的小手撥弄,田野中的手足之情,盡是滿滿的幸福。

這時我又彷彿聽到過去媽媽在廚房內喊著,「小孩子,你們去田邊撿一些蜊仔,晚上要煮味增湯。」我和姐姐立刻拿著小鍋子,穿過田埂走到一旁小山溝或是田渠,不但隨手一撈就是一把,還可以順便偷偷玩水,還真是一兼二顧,水也玩了,蜊仔也撈了。

當時我們只是為了「吃」而摸蜊仔,現在即使是花蓮鄉下,能有野生河蜆的溪流幾乎不復見,曾經,我也多次帶野孩子找到還保有河蜆的溪流去摸蜆,但說實話,即使溪流看似清澈,我也不敢帶回家吃,野孩子當然體會不到過去我們的生活,永遠只嚷著「我要帶回家放在水族箱養」。

小時候,同村的孩子玩伴們,大夥除了戲水外,最喜歡在長滿野草的溪床或是學校大操場上,追逐滿天飛舞的紅蜻蜓,頑皮的我們,總是從家裡偷來媽媽煮中藥或滷肉的麻紗,做成簡易的紗網,四處奔馳在蜻蜓間捕捉。

現代人帶貓帶狗散步,抓到蜻蜓後,我們則是一一拿起家中的縫衣線,輕輕的綁在蜻蜓尾巴上,就像夜市賣的大把熱汽球般,每個小孩子手上都牽著大把「飛舞的蜻蜓」,神氣的在村落間遊玩。我想,如果現在還這樣教小孩玩,可能馬上會被多事的民眾拍照爆料尚媒體,冠上個「教孩子虐待昆蟲的父親」汙名。

野孩子總算有點像他老爸是個抓蜻蜓高手,但他手巧靈活,比我高招多了。不管溪邊的豆娘或是草地上的紅蜻蜓,我教他,只要隨手拿起一根長枯枝插在地上,蜻蜓自然會乖乖停在上面,不管抓幾次,它都一定會飛回來,從後方躡手躡腳的用手就可輕易的抓住翅膀。

 

下雨時,為孩子再度撐一把香蕉葉的傘吧!

很多時候,不小心遇上午後大雨,那景象就如在大雨昏黃夜燈下,頭上覆蓋著一片荷葉的龍貓,我們很容易的就可以摘起鄉間隨處可見的姑婆芋、香蕉葉等,當起我們的雨傘,一起奔跑在雨中,故意大力踏著水坑濺起泥水弄著玩伴,即使滿身泥汙,心裡卻充滿著快意,全忘了回家後可能會遇到的那一頓鞭打。我們一家人也曾在野外遊玩時遇到下雨,我刻意的不讓他打傘,馬上帶著他去拔姑婆芋,讓他拿著天然雨傘擋雨,惟有如此,才能讓我的生活記憶,享受自然造物者神奇的感覺,繼續傳承下去,否則,很可能就會消失在孩子這一代。

我想很多人看玩龍貓動畫後,內心往往充滿著莫名的感動,其實,這股感情就源自於每個人對小時候那種童年的無憂慮的單純,溫柔和煦的串起父母和孩子間共同的情感。回頭想想,你有多久,沒仔細聽到落葉被捲起、飄落、摩擦撞擊的沙沙聲;有多久沒悠遊在水稻田、樹林裡或青草地上嗅嗅草香;甚至熱情地擁抱大自然的精靈,回探那充滿幻想的童年時光。

龍貓的童話故事伴隨著單純的情感與幻想的色彩,更挑起我心中最底層,永遠不老的童心,還有對鄉野家園的懷想,綠意盎然田野的摯愛;這時才猛然頓悟,記憶中、童話中、家鄉中的鄉間農地,才是串起親密的手足之情、溫暖的父母之愛的感情平台。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