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別人的評價,肯定真實的自己

我們很難過不是因為誰說了什麼,而是因為他們說的話催化了心中的痛,使我們更加相信或深深恐懼自己有什麼缺陷。

文/泰拉‧摩爾

不受讚美或批評的束縛

最初創辦「敢於成大器」課程時,我就知道勢必得納入這個主題,因為我看到讚美與批評如何阻礙了我的朋友、同事、我輔導的學員與我自己。我讓女性學員看課程大綱時,她們常指著「不受讚美與批評牽制」這點說:「喔,對,我需要那個!我知道自己臉皮要厚一點,但就是不知道怎麼做。」

不久,我注意到一件事。當我們進入課程、開始討論自己如何依附讚美或害怕批評時,學員總會聲音顫抖,許多的恐懼與強烈情緒跑了出來。她們說起自己對批評的畏懼,以及對他人肯定的需求時,感覺就像談論生死一般嚴重。

這件事引起我的好奇。為什麼別人的看法讓我們如此害怕、如此有負擔?為什麼讚美像是我們的救命浮木?為什麼這個問題如此擊中我們的內心深處?

我認為有好幾個原因,這些原因又會讓彼此變嚴重。接著就來了解一下。

 

女性重視外在評價的主要原因:注重人際關係

不管先天或後天,許多女性皆為關係導向。我們關心並照料別人,考慮別人的觀點,盡力保持家庭、社區和工作團隊的和諧與連結;我們想和善待人,也希望知道別人感受到我們的和善。

我稱之為「光明面」,是我們關係導向的正面特質。光明面很重要,它為世界帶來許多正向作用。我讀到不少故事,是關於女性團體如何幫助國家從戰火中復原,許多社區的祖母如何養育孩子,多數為女性的教師們如何一再擴大力量去彌補學校系統的不足。這些故事都讓我覺得,世界能夠凝聚,多半是因為女性堅定、狂熱地維繫人際關係,即使經常不為人知。

然而,女性的關係導向也有「陰暗面」,例如我們過度恐懼沒有歸屬感而背離自己的真實內在、害怕破壞現狀或得罪別人而壓下自己最激進的想法,以及把「討人喜歡」擺在「發表己見」之前時,都是陰暗面的顯現。每當我們恐懼批評、拒絕、孤單或受人憎惡,讓它們阻礙我們追求不凡、阻礙我們成長為內在良師或分享自己的想法,陰影面就隨之現身。關係導向特質讓我們容易因批評受創,並特意尋求別人稱讚與肯定。

 

擺脫他人無益的批評

有一天,我回想哪些遭受批評的經驗讓我痛苦不堪,結果包括:老師說我寫的文章很誇張冗贅、有個男同學惡劣地批評我有竹竿腿和水桶肚、青少年時期的男朋友嘲笑我有深色體毛、某知名作家說我的作品「言不及義」。我發現一件詭異的事:我最慘痛的遭受批評經驗,都跟我的寫作與身體有關。

我又試著回想,哪一些批評我不當一回事?那些經驗已經退到很遠的地方,我必須刻意挖掘記憶才能想起:有一次老闆說我工作沒條理又懶散、幾個高中女同學罵我自私刻薄。但即使在那些時候,這類批評也很快煙消雲散,彷彿那些傷人的箭找不到著力點。

我隨之領悟,寫作與身體被批評讓我受傷甚深,因為它們跟我對自己的感覺最相近:我極度懷疑自己沒有能力成為作家,也一直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完美,因此感到羞恥。而別人罵我自私、刻薄、懶散、沒有條理,卻絲毫傷不到我,因為我心底確信自己並非這種人。

我開始跟女學員談遭受批評的經驗,發現每個人都可以回想起自己不覺得難過,且不當一回事的例子,也都能指出那些曾擊垮自己、留下永久傷痕的批評。

差別在於她們相信什麼。如果批評剛好吻合她們的自我認知,她們會痛徹心肺,走不出困境;如果她們相信自己跟批評的內容不同,就能轉頭不去理會,或在適當時刻採納有用的意見,然後繼續前進。我稱這種情形為「配對」—牽制我們最深的批評,與我們的負面自我認知剛好對應上了。

既然傷害我們最深的批評反映了我們對自己的負面觀點,那麼,感覺像是令人痛苦的批評帶來的問題,其實往往是我們對自己的看法引起的。我們很難過不是因為誰說了什麼,而是因為他們說的話催化了心中的痛,使我們更加相信或深深恐懼自己有什麼缺陷。

 

問問自己,比起被讚美更重要的是什麼

不受讚美與批評牽制的最後一個原則是,記得你真正的優先順序。重點在於問自己一個簡單的問題:比起被稱讚或受到喜愛,對我而言更重要的事是什麼?以下是一些女性的答案:

有用處。有同情心。真實。充分活出自己。啟發別人。帶進新點子。喜歡自己。大家認識我的一切,無論好壞。內心的平靜。將自己的訊息傳出去。證明這件事做得到。尊嚴。真正有所貢獻。協助我服務的對象少受苦。做事有成效。行為正直。做我相信的事。

你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對我而言,什麼比受人讚美重要?」

摘自泰拉‧摩爾《姊就是大器》/方智出版
Photo:Jake Melara,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