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相遇:媽媽與女孩

在這世代,我們或多或少失去了感受、覺察的能力,而孩子不矯飾的表達,也許是我們重新啟動這功能的絕妙時機!
  • 醜爸
  • 2016-03-09
  • 瀏覽數2,561

我們家大姊,一直是個乖巧、懂事的女孩兒;不過也像其他孩子一樣,會恍神、粗心,東西亂放,大剌剌的動作不經意就打翻湯碗、牛奶灑了一地。我們雖不至於碎念不休,或是大動作地暴走,但偶而「大聲的抱怨」也是有的⋯⋯

 

某天,大姊又忘記把眼鏡放在什麼地方 (幾乎每天都在找眼鏡⋯),媽媽很生氣地數落她一陣後,小女孩難過的哭了。雖然不是無敵女金剛,但她還真是有淚不輕彈。因此這突如其來的掉淚,讓媽媽有點不知所措。走過來對我說:

「不知道她在哭什麼,每次都找不到眼鏡,被罵有什麼好哭的!」

「是沒錯啦,不過她就難過囉,應該也不是故意亂丟的~(我也很氣啊…但一個臉已經黑了我只好繼續當小白臉⋯)」

 

等等,「這有什麼好哭的」

咦?這句話不是都爸爸對兒子說的嗎!?

 

-----------------------------------------------------------------------------------------------------------------------

 

從小兩兄弟長大的我,以為母女間的情誼與溫暖,應是父子間望塵莫及的。但隨著遇見的母親愈多,愈覺得不見得是這麼一回事。然而,總以為母女間的溝通,應該可以更柔、像水一般流進彼此的心。

 

也許,在社會化的過程中,許多女孩在長大成人時,接納許多男性的觀點與文化,尤其在部分領域與階層裡,若不依「男性的方法」,成功之日難以企及⋯⋯發洩、撒嬌,妳就弱掉了。而在社會化中被影響的母親,在家中也漸漸地對類似的行為,感到不耐。

 

另方面,在以男性為主導的家庭中,許多女孩並不被允許大聲哭泣;成長的過程,不是被要求安靜,就是只能在房間裡小聲地感覺自己的情緒。雖然女孩明白要做什麼才是正確的,但媽媽在前卻仍忍不住悲從中來;然而由於對先生的忌憚,媽媽卻著急、尷尬地無法陪伴傷心的女孩。

 

或者,媽媽的成長裡,記憶中並不存在一位溫柔、傾聽的母親角色。因此面對女孩的需要時,內心那位仍渴望母愛的小女孩,也不安躁動著。也可能,媽媽身兼數職,壓力無限蔓延;當小事不斷累積到瓶口時,爆發只是意料中事。

 

慢慢地,長大成熟的女孩,會忘記如何「感受」另一位女孩。

 

-----------------------------------------------------------------------------------------------------------------------

 

很多事,的確沒什麼好哭的,但對於女孩而言 (男孩也會是),也許不是為了「事」而哭;因此,安慰的辦法,自然也不是「把事情搞定」這樣的生硬。

 

在這世代,我們或多或少失去了感受、覺察的能力,而孩子不矯飾的表達,也許是我們重新啟動這功能的絕妙時機。而在這同時,我們仍可堅守界線,要求孩子完成任務、負起責任。

 

-----------------------------------------------------------------------------------------------------------------------

「就去陪陪她吧,一下就好了」我接著說。

 這種「這有什麼好哭的」機車話,還是留給我來說吧 (最好是都不要說)!

 大女孩,小女孩,緊緊地抱在一起了。

 

 

Photo:spaztacular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