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鄉村,讓孩子與土地更親近

阿光老師希望學生能夠在一個還有文化的環境裡面感受、傳承,把鄉村的東西帶回城市,因為他認為真正需要改造的不是鄉村,而是城市⋯⋯

說到「香港」你會想到什麼?購物、美食、還是金融大樓?在我認知裡的香港,是個高樓大廈群聚、寸土寸金的地方,糧食自給率不到百分之十,一切資源倚賴進口。這也是大多數人對香港的印象。

 

其實香港藏匿著美麗的農村風景。說實話,一開始我並不相信,直到走進那個被稱為地獄的天堂。

 

 

香港的鄉村:被稱為地獄的天堂

 

2011年得知學校旁邊的農村要被開發成為住宅區,朱耀光老師開始帶學生去訪察,到了現場,他們很驚訝,原來在自己生活圈的不遠處,有一個「農村」。阿光老師因而走進農村認識那裡的故事,也開始學習種田,他發現很多以前學的東西跟生活是沒有關係的。一兩年後,他毅然決然辭掉原本的工作,跟幾個朋友共同成立「鄉土學舍」,推廣口述歷史,希望讓更多人了解香港的故事與珍貴的農田。

 

阿光老師說:「農村本來就是個美好的事物,它變得不美好並不是本身的問題,而是城市人對農村的壓迫所造成的。」香港其實有兩千多公頃的農地,但都被政府和土地開發商圍起來,無法墾殖、耕作,於是土地漸漸荒廢,雜草叢生。而這麼做只是為了讓當地人覺得土地失去原來的價值,而同意「開發」,給它一個原來不屬於它的價值,進而從中獲取利益。

 

 

 

荒廢的土地被堆肥滋養著,漸漸回復往日的光彩

 

為了讓居民發現那原本就屬於土地的價值,鄉土學舍預計租一塊地來開墾、耕作以示範、同時作為組織基地,但卻面臨遍尋不到適合土地的危機。

 

因為香港居民至今仍有「祖堂地」的觀念,這些祖產地不在少數,它們不能變賣,因為屬於祖先傳承的財產,土地使用者也必須與家族有血緣關係。而鄉土學舍最後卻用理念打動一位余伯伯,成功租借到一塊「祖堂地」。余伯伯因為選擇相信鄉土學舍而把土地交給他們,但同樣身為余氏宗親的其他家族成員,卻為了要賺更多的錢,想把它改建成停車場,沒有看到除了經濟利益外的生態、人文與社會的價值。

 

阿光老師在這塊地用乾草混廚餘來製成堆肥,滋養作物。他說:「起初大家都覺得我們是傻子,但沒過多久這些專門割草的公司與我們聯絡,願意把割下來的乾草送過來給我們。因為如果不拿來堆肥,就只剩下進入垃圾掩埋場的價值。廚餘也是,原本我們都推著手推車家家戶戶去要廚餘,現在很多糖水店都自發性地將果皮廚餘整理成一袋一袋送過來。這是用行動去說服、感動別人的結果,土地也是概括全收,它是最能包容萬物的。」

 

人養地、地養人,過去我們一直向土地掠奪,現在要盡可能減少向土地索取,並把過去的掠奪還給土地。

 

 

 

鄉土教育如何帶來改變?

 

阿光老師希望學生能夠在一個還有文化的環境裡面感受、傳承,把鄉村的東西帶回城市,因為他認為真正需要改造的不是鄉村,而是城市。

 

學生進入鄉村,透過口述歷史的學習,反觀城市裡的問題,用鄉村作為核心來改造城市;並反思如何讓自己的人生有自主性,能夠不受外在環境影響。這樣的活動讓學生思考如何在僅存的空間裡種植糧食,以達到部分糧食自給?或是自己對於農地農用等議題的立場?又是否會想辦法改變政府對農地的政策?

 

阿光老師說:「香港的現代化教育讓學生像一部電腦, 老師把這些資訊灌到電腦裡, 經過一些程式處理後,產出一些與全球相同的產出。但鄉土教育不一樣,我們希望學生在文化和環境裡,知道做人的意義、或是做這件事情的意義在哪裡。」

他也常常用一句話來看教育:「現在學生讀書的目的是不要再讀書。考試以後想做什麼?不用再讀書;工作的目的是什麼?不用再工作。我們努力工作不就是為了提前退休的時間嗎?」

 

但,這是教育嗎?

 

 

屬於香港的鄉土教育

 

阿光老師說,他的鄉土教育是向臺灣學習的,但香港與臺灣不同的地方是,臺灣學子有很多機會可以直接進到鄉村,香港卻沒有。

 

所以香港的鄉土教育,就是想辦法讓港人們連結在一起。無論你的爺爺從哪裡來、你在哪裡出生,在現在這一刻,我們都生活在香港這塊土地上。這裡很小,但是七百萬人必須要都能跟這腳下的土地連成一線。其實和台灣很像,我們再也逃不了了;以前當地方面臨問題時,可能大多數人會選擇離開,但現在可不可以是在地方有難的時候,選擇共同承擔?

 

「鄉」這個字如果仔細看,會發現那是兩個人面對面,中間有一個可以共享的東西。那既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是我們的;那不是財產,是我們共同生存的土地;土地本身不是財產,它正是我們共同生活、生產的空間。

 

守護屬於自己的鄉土是阿光老師現在在做的事。而我呢?你呢?

你的鄉土是什麼?是哪裡?你開始守護它了嗎?

 

一個八十幾歲的香港老農夫杰叔說:「一條水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是大家的。沖菜的人、洗衣人、種米的人都可以用。大家各取所需,也共同回饋,是一個資源共享的概念,所以杰叔稱它為『長流水』。當水經過面前,你會用水跟生活發生關係、產生連結,那就是一個鄉,這個鄉就是我們共享的資源, 土地也好、水也好。」

 

 

本文作者:楊逸頎

人文無學籍行動高中畢業生。從小接受體制外教育,目前是行動高中助教。是個思想跳躍、喜歡天馬行空的人,永遠相信一加一大於二,只要有夥伴,沒有什麼不可能。喜歡不斷的挑戰自己,創造價值。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