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教育》不僅沒有資優班,對後段和弱勢反投入更多心力,因為相信唯有大家都好,社會才會好!

國家與孩子的未來,唯有重視人本價值的「眾生平等」教育觀念,與長時間實實在在、點點滴滴的用心扎根,才會真的成長茁壯。如此而已。

在芬蘭東西南北大城小鎮的奔波訪談之中,每回我都能聽到第一線的教師,以及各專業領域教育研究機構的學者們,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小國如我,不能容許社會上出現學習落差與失衡!」

這樣的觀念與想法,在芬蘭果真說到,做到。每回憶及那一張張懇切、真摯的臉龐,總會觸動我內心深處,掀起一陣陣無可平息的感嘆與漣漪。腦海中好多畫面不斷湧入, 因為想起了所謂「後段班」的孩子們,小小年紀就已被貼上標籤,有哪些是心甘情願的被歸到那一類?有多少是制度和師長先放棄了他們,讓他們也逐漸產生了自我放棄的心酸?如果是制度先放棄了他們,而又期待他們能自謀生路,豈不是把教育的義務,和日後社會可能要面對的矯正成本,一股腦推向全民去共同承擔?愈想,愈是一陣哆嗦與鼻酸。

想起一位全家從美國調派回台灣的朋友,有兩位學齡孩子的她,分享在國外六年回台灣唸國三的兒子,不到幾週,學校平均成績竟能維持在全班的中上程度。她本以為,這孩子適應得真好,也可能是自己在海外辛勤教導的中文,小有成就。

但她後來發現,孩子在班上成績維持中上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因為班上有一半的孩子,早已自我放棄了。

看到她如此述說,我心一沉,雙眼泛紅,想到我們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這樣犧牲了一批又一批原本還充滿學習希望,未來可能另有所成的孩子。而我們世世代代的家長、社會與學校,竟成了間接的「劊子手」,活生生養出一批書讀得好的學生,去取笑別人不會唸書、不愛唸書、沒有出息!

家長、老師、校方間爭相較勁,標榜著孩子「榜上有名」就是最大成就、祖上積德。可是,那些被貼上「祖上沒積德」標籤的另一批孩子呢?社會和學校給了他們什麼支援和資源?因為他們的學習力比較弱,或是學習能力開發的速度不同,就是活該?是報應?是不聽話?是不認真?

是誰真正使得他們自暴自棄?整個社會和教育的既得利益者,難道沒有絲毫的責任?還是多半只是在一旁竊喜這些「後段生」,不會和他們競爭了,所以不妨三不五時的也奉上幾句諷刺話,說笨啊?說不行?說差勁?說害群之馬、拖累全班?害學校的升學率降低?讓老師和校長走路無風?大家可否曾想過是什麼原因放棄了他們?如果,社會是環環相扣、相互依賴,如果,職業是不分貴賤,教育是有教無類,那,我們做到了多少?

是「唯有讀書高」的觀念,造就了評斷學生「行」與「不行」的標準?在小小年紀就要被貼上「好與壞」、「資優與落後」、「聰明與愚昧」的差別標籤嗎?

我從來沒有想過,「有教無類」與「因材施教」,這千百年來對我們再熟悉不過的教育基本理念,卻在北歐國家扎扎實實的付諸實現!芬蘭只有一句「不讓一人落後」,而真實去執行之後,卻總一直還覺得仍有許多不足之處的自我激勵。

對我們來說,過多的教育理想、名詞、標語,總是停留在口號與高調階段,更多時候像是歌頌似的填充詞。然而,芬蘭這個苦命的國家,從獨立到第二次大戰的磨難與生靈塗炭,已然讓不同世代的芬蘭人清楚明白,唯有扎實、平等的「教育」,才是使得社會和人民走向獨立自主的最大資產。

 

芬蘭,為什麼要講"不讓一人落後"?

二次大戰期間與戰後,芬蘭人共享了榮辱起伏,是「全體芬蘭人」一起保住了這個國家,不是位高權重者,更不是菁英份子才是得享權利榮譽之人。他們一再告訴我,過去所走過的歷史,和世代累積的經驗訴說著,如果一個小國的社會裡,再分紅、白,再分階級上下,再分族群你我,那芬蘭是永遠不可能抵擋得住蘇聯的紅軍,並且擋住了兩回!今天的芬蘭,很可能是像剛解體不久的前蘇聯國家罷了!

從獨立之初的內戰,到二戰期間抵抗蘇聯的兩次戰役,讓芬蘭人相信了社會和族群不能自我區隔,只有充份落實教育與生活上的平等精神,小國才得以生存和長期發展。就是這麼執著於這個道理,長期的在全國各地各校,對於需要特殊輔導教育的學習緩慢學生,投入不間斷的關心和教育資源。

芬蘭著重起跑點式的公平,以及對「後段」和「弱勢」學生投入更多的心力,這與我們一向只注重、看好「資優」孩子的心態,截然不同。但芬蘭實實在在的不放棄相對弱勢的孩子,卻成為芬蘭教育被全球評鑑為最平衡,以及通過受測學生比例最高國家的最關鍵因素。

這種不斷強化教育、輔導學習能力比較低落孩子們的教學,是一項耗時費力,並且需要龐大教育資源的工作,芬蘭政府在各地學校中,從零年級到九年級,都是不斷的投入與深耕。

在北國住了六年,我深刻瞭解了這樣思維的根本精神,也想起過去住在西非洲的歲月,那種大門、柵欄必須時時深鎖,以及廿四小時警衛,為自己和家人築起一道道的保護牆;因為,當地社會的貧富與社會階級的落差太大,更因為教育水平的差異懸殊,而造成一代接一代的惡性循環,富者愈來愈需要把自身和整個社會阻隔起來,而牆外的落後與混亂,也就一直不斷的成為發展和治安的致命傷。

那一道道的牆,所圖的不過是一份安心, 冀求著最起碼的生存;這是一種對於大環境無可奈何的因應之道。但北歐國家,所稟持的就是「唯有大家都好,社會才會好」。既然每個人都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就沒有人可以自我放棄,更沒有人有權力去決定哪一些人是可以被放棄的,尤其是還在成長中的脆弱孩子。

國家與孩子的未來,唯有重視人本價值的「眾生平等」教育觀念,與長時間實實在在、點點滴滴的用心扎根,才會真的成長茁壯。如此而已。

摘自  陳之華 《沒有資優班:珍視每個孩子的芬蘭教育》/木馬文化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