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空的寒假

現代的孩子最不缺乏的就是「知識」,但最缺乏的就是「放空和想像」。

「放空想未來」都可以當成寒暑假作業,這句出自台北市教育局長湯志民的話,是我從小學以來,聽過對於教養上最實用,也最有意義的箴言之一。

 

期末考結束的中午,野孩子一下課看到我,就用那興奮發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直視著問我,「拔比、拔比,哪時候要回花蓮?」在期盼的神情中,他眼中根本早就失了神,我看到的是了兩顆水晶體內映出了整片大山大海的影像,我想,他的心早已經回到花蓮。

 

台北市小學生今年寒假最大的福利就是「沒有寒假作業」,我想大部分的小朋友都為此興奮不已,野孩子也是。其實,從市政府公佈一天起,他就已經夢想寒假的生活,雖然內容「極盡休閒」,而且和往年的寒暑假沒兩樣,但他依舊樂不可支。

 

看著野孩子興奮之情,我又想起民歌時期木吉他合唱團雋永的一首「故事」,歌詞是這樣寫的:

 

牽著一條長長的線 尾巴繫的是風箏
踏著一條長長的溪 遠邊浮的是紙船
飄~飄過阿旺的家啊~啊
流~流過阿根的腳ㄚ
阿坤的把戲是抓青蛙
阿火最愛是挖地瓜
唯有阿財彈吉他
這是以前的故事
但是但是我喜歡它

 

咦!這不就是我的故事嗎?我常常這樣想。這曲非常符合我童年假期生活景象的輕快的曲調,每每再唱一次,我就會不斷反思,這是我的童年,也更應該是野孩子的童年。

 

 

回想我小學時期寒暑假,即使即使老爸是為學生中號稱「鬼見愁」超級嚴格的國中老師,離奇的是,他卻未曾干預過我的任何寒暑假作業及生活。因此,我小學的寒暑假,每天吃完早飯後,就四處找同學出外野遊,沒有行程和目的,直到晚餐才會乖乖回家。

 

我們的野遊,就是騎著腳踏車四處閒晃,行程完全因地制宜,撇見果園就偷摘水果;經過菜園就拔地瓜控窯;來到小溪就玩水抓魚;看到樹林就爬樹、走到芒草荒地就玩躲貓貓;晃到稻田就釣青蛙,實在是難以想像的豐富,也永遠回味無窮。

 

野孩子到台北上小學後,寒暑假開始第一天,固定會被我們夫妻倆丟回故鄉花蓮野放。接著就開始與爺爺奶奶一起過著「老人退休般的放空生活」,其時他幼稚園階段就是如此。

 

每天,真的是每天喔!除非天氣很差,清晨五點半,兩位老人家就開車載著他與腳踏車,到離家約20分鐘車程的鯉魚潭散步,伴著清晨湖面未散的霧氣,山頭飄來的氤蘊山嵐、四處瀰漫的花草香味,老人家慢慢的繞著湖邊漫步,野孩子就騎著腳踏車來來回回、前前後後的繞著他們轉。

 

鯉魚潭整整走一圈約八公里,大概要花一個半至兩個小時,野孩子這樣繞阿繞,至少也有十公里長。期間,他偶爾可以停下來和路邊枝枒上跳躍搖盪的獼猴相視對笑;或蹲在山溝邊抓抓小蝦、青蛙;一時興起也可以拔些小酢漿草編編手環,爺爺奶奶還可教他認識植物野菜。

 

晨運後,爺孫一起坐在湖邊咖啡廳,靜靜的伴隨眼前湖景,享受清晨最美好的一頓愜意早餐,順便與過去的老友同事話家常,野孩子常常就圍繞在一群平均年齡70歲以上的退休公務人員中被逗弄著,聽聽大人講古,我想這對他社會化過程有很大的影響。

 

回到家,其實也大概早上九點出頭,就轉往相當注重藝術與閱讀教育的姑姑家,彈上一小時的鋼琴。姑姑會領著他,讀讀報紙和各式課外書籍,但大多數時間,就是讓他帶著畫筆和一本畫冊,靜靜的帶著他散步,讓他觀察生活周遭的一切景物,畫出當下他所看到的東西,或許是一隻金龜子,也可能是路邊一朵傾頹的蔥蘭。

 

說也奇怪,在學校中,野孩子壓根畫不出兩筆玩意兒;在鄉下,他的觀察力就變得相當敏銳,往往能精準的用畫筆呈現事物的精準神韻。這時,再到姑姑服務學校的游泳池游個一小時,精彩的上午就此暫告一段落。

 

下午睡完午覺就精采了,換我那位比原住民還原住民的哥哥與兩位姪女上場,野孩子的伯父一家崇尚自然主義,每天上山下海、田野騎車漫步都是必要功課。野孩子下午吃完飯就和伯父一家,閒雲野鶴的四處「吼嗨優」。

 

整個花東縱谷平原、東海岸濱、山邊野溪,都是他們的遊戲場。孩子所要做的,就是「很認真投入的和大自然共處」。也許,一整個下午光著腳,沿著數十公里長的沙灘跑跳翻滾,挖沙坑疊石頭;或踏著浪,不停歇的將礫石頭丟向大海,即使只是看著濺起的水花與浪花交織,都會讓小孩興奮萬分。

 

偶爾再換個場景,來到縱谷鄉間小徑,隨著無止盡的田畦,一格一格的漫遊在佈滿金黃油菜花、波斯菊、紫花咸豐草的鄉間,這時,就只要全心和眼前的蟲草作伴,嬉戲樂遊,萬物會自動裝好滿滿的知識行囊,豐富孩子心靈。

 

那四季清澈見底的溪流,夏天是消暑勝地,冬天則是最好的四肢律動場地。冬季的溪床往往枯竭剩下細流,溪澗中嶙峋交錯的怪石,就成了孩子們手腳並用,攀爬跳石的體能訓練場,讓每一吋的肌膚,都能烙印上石頭萬年擠壓出的花紋。

 

不管寒暑假,這大致上就是野孩子每一天幾乎的固定行程,能延續多少個寒暑假,我不敢斷定,但肯定要成為他未來生活的一部分。

 

人生就像是一張畫布,大自然就是調色盤。如果缺乏自然色彩常識,又被教育體制箝制「指定」能上哪幾種固定顏色,生命的畫作豈能有動人之作?現代的孩子最不缺乏的就是「知識」,但最缺乏的就是「放空和想像」。

 

這麼多年來,孩子們都是為了完成寒暑假作業而寫作業。我們是否可以重新思考,是否至少在小學階段,可以透過「放空想未來」,就由自然萬物、孩子天生想像的原創力,來替孩子們寫下屬於他人生第一階段,影響他未來人格特質的自然內化寒假作業,或許,會有更豐富的收獲。

 

 

執行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