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家人放第一,辭去外商主管當七年主婦》黃昭瑛:離開的女兒教會我,只要健康活著就好,其他都可努力

人生總要經歷幾次困難的道別,例如情人分手的道別、父母的生離死別……這些都是每個人要經歷的。而我要說的是一件在我人生中深藏心底的遺憾,也和道別有關

好好道別,離開的女兒教我珍視身邊的每一個人

每年我第一個女兒的生日也是忌日,我都會想起她……她美麗的五官如同天使一樣,手腳纖細像我一樣。當時我因為承受不了突然的打擊、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無法接受她的離開,當醫師將她抱到我懷裡的時候,我摸一摸她,看著她呼吸越來越急促,我知道很快她就會離開了。懷胎的時候天天摸著肚子和她說話的我,竟然在最後一段告別的時候,把她交還給醫師,說「我累了……」,醫師把她接走的那一刻,我嚎啕大哭,懊惱自己連告別的勇氣都沒有。

因為自責沒有保護好她、加上沒有好好的說再見,我在那之後整整哭了兩個月,想起她孤單的在產台旁小桌子離開、想起最後她被裝在一個紙箱裡、想起自己連好好跟她再見的勇氣都沒有,好多好多的遺憾時常在深夜裡揪著我的心。

神愛我安慰我,每一晚的大哭逐漸釋放了我的悲傷。當然還是會難過,尤其每一年到了這個時候,但是人生一定有遺憾,生離死別也無法避免,只能釋懷。在這一次之後,我告訴自己,未來不管遇到什麼情況的道別,都要好好說再見,因為再見是不能重來的。

有些人遇到這樣的事,會看淡很多事,但我相反,我反而更看重很多事,我把家人放第一,覺得只要活著就好,其他都可以努力,沒什麼大不了的。後來早產的小孩需要長期復健我也不害怕,我珍惜家人、朋友、身邊重視的每個人,也常常參加告別式,因為,告別的機會錯過就沒有了。

對於人生中很多無法預期的事情,我學會要控制自己的高期待。當年是入門喜,我蜜月回來就懷孕了,雙方家庭都很開心,大家都覺得是好兆頭,因此備受關注,我自己壓力也很大。後來如此的自責,不只是和孩子的告別,還有面對高期待落空的悲傷,以及許多莫名加給自己的壓力,這些都因當初的期待而生,在悲傷上也就不斷加乘,花好久好久的時間還無法療癒那種失去小孩的苦痛。

人生中很難掌控的事情有太多,即便我們有小心安胎,還是會早產;即便我們注意了這個、那個,不該發生的事還是發生,順其自然的發展下,出現很多我們無法控制的結果,但我們又很難告訴自己這是美意,因為一點都不美,我們好像只能控制自己的期待,以及面對這種悲傷時要如何慢慢走出來。

二十一週的小孩生出來已經很大了,家人不敢過問我太多細節,但三姑六婆似的長輩朋友就不一定了,有一次竟然有初次見面的長輩朋友問我:「聽說妳之前懷了二十一週的早產小孩沒救活?那小孩生出來的手腳都長好了吧?有多大啊? 」

那時我能維持風度沒翻臉,實在很佩服自己,但我很想用眼神殺死她,到底是多麼白目的人,才能問出這種話?悲傷時,記得不要給這種三姑六婆的人有機會再撕你傷疤,尤其是尚在癒合的時候。

十多年過去,我也曾經去探望身邊早產的朋友,出於真心的關懷才是我們該做的行動,至於那些三姑六婆的人,還是離他們遠一點,白眼他們都可以。

摘自  黃昭瑛  《正面迎擊人生大魔王:每個磨難,都是祝福的證明》/時報出版


黃昭瑛Yuki Huang 
 
現職KKday營銷長,曾任職Yahoo奇摩九年,熟悉網路產業操作,而後加入威富集團。
 
九個月內讓台灣Kipling業績成長榮登亞洲區之首,並成為Timberland台灣區史上最年輕的總經理。擅長跨界的經驗轉化,進入KKday為其策劃市場營銷戰略與數位創新佈局,並致力打造學習型組織,帶領年輕團隊發揮創意,在激烈競爭中策略突圍。
 
她是永遠帶著赤子之心探索世界的旅遊愛好者,也是擁抱創新、積極正向並樂於分享經驗的最佳團隊導師。以網路產業與實體零售業雙重思維,率領年輕人才在各國市場的激烈競爭中以創新策略突圍。在數位行銷的路上,和大家一起切磋交流。現亦為領袖100導師。

Photo By:Christian Bowen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