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學習的理由,孩子就有開創的動力!

兩位剛離開大學的香港年輕人自憑本事受邀到2015米蘭世博,他們以食物拉近人之間的距離,更顯示出青年開創未來的可能性。

文/Juliana So

 

什麼人有資格在世博參展?是國家、城市還是公司?個人呢?

 

當台灣因資金與政治因素未能正式參與2015的米蘭世博時,兩位剛離開大學一年的香港年輕人卻自憑本事受邀到場,分享自行研發出─以剩食為原料的系列設計產品。最近,他們更獲得香港社創基金的支持。

香港不但沒有食物設計(註1)的相關系所,雙人組的其中一位甚至原本考不上大學,何以在條件資源匱乏的情況下闖出國際舞台?好樹食驗室(Run2Tree Studio)的共同創辦人張駿霖(Eric)以親身經歷,娓娓道來……

 

 

 

找到學習的理由  才有開創的動力

 

幾年前,Eric大學高考落榜,只能選擇修讀副學士(註2)。

 

「念學士,學費我們付;其他的,責任自負。」當時他爸媽這麼說。即便課餘接了三份兼職,在物價高昂的香港,Eric每日依然僅能以泡麵或麵包果腹,而這一切,都只為學費。如果不再升學,就不必那麼辛苦,大可找份工作,朝九晚五……每天兼職又上學,這樣「衝衝衝」的生活讓他不禁反思:上大學讀書真的需要嗎?

 

「做事應該有始有終」是Eric起初堅持下去的信念之一。但是修讀環境與能源科學系,讓他開始思考:怎麼讓科學融入生活?在一所環境教育機構兼職時,比起前輩對學生枯燥傳統的演講,如何更有效地引發學生對環境的興趣?如果互動性高一點,單向資訊傳遞少一點,可行嗎?

 

此外,他發現許多人對環境並不瞭解,總是無意中浪費資源,因此推廣綠色生活漸漸成為他的目標。Eric開始認真上課,連打工也特別選與科系相關職位(例如需要半夜作業的環境研究工作),因為他找到了學習的理由。

 

「雖然出發點是出賣勞力賺學費,但我希望在工作中也能學習。」打工也可以不只是打工,只要你想清楚自己真正追求的是甚麼。

 

 

從「創」中學  不放過任何學習機會

 

考上大學又少了學費負擔,Eric更熱心地參與不同活動。

 

2012年,他參加「MaD(註3)創不同之旅」,到首爾參訪當地社會創新機構,在Hope Institute(註4)他看到鏡子上寫著:「開始為社會做改變的不是別人,是鏡中的自己。」當時他反問自己:我能為香港做什麼?

 

Eric和旅途中認識的夥伴Winnie觀察到:即便首爾是大城市,人與人間的交流依然比香港多很多,於是兩個人便著手進行「印。寄」計畫,鼓勵年青人親手寫下明信片給朋友。「印。寄」出現在九龍城書展、西九海濱長廊的自由野活動(link)、南丫島綠升級嘉年華(link)等地,最後還是因人力問題而結束。不過,好樹食驗室團隊已經成形,他們繼續思考拉近人與人距離的方法。

 

後來他們發現,「食物」最能連結人,因為幾乎沒有人會對食物完全不感興趣。分享食物,可以讓朋友更親近,更可以開啟話題與陌生人互動。

 

設計系的Winnie想法多,理工科系的Eric則是讓點子不再只是天馬行空。一切邊「創」邊學:為研發染料,學會應用化學知識;與機構合作,學會專案管理;甚至因為覺得剩菜太浪費,開始使用這些食材做菜,意外練得一手好廚藝。

 

好樹食驗室團隊陸續研發出水果紙燈罩、剩食肥皂、剩食染料,迴響也漸漸增加。「滋養地球,生命的能源」是2015米蘭世博主題,好樹食驗室因此受邀到場分享:食物除了可以吃,還可以做什麼?

 

對Eric來說,這是一個大開眼界的機會。世博的活力和多元帶來靈感的刺激,他更主動接觸當地食物設計研究所Scuola Politecnica di Design,以一次演講換來每週免費上課三天的機會。

 

世博帶給他很多新的想法,但Eric最想做的仍是加強人與人的連結。好樹食驗室曾經與學校合作,把食物設計融入教育,為老師們設計有趣的食育體驗,接下來更會與香港社創基金合作,為基層家庭設計親子染布工作坊,期望替父母和小朋友們找回面對面溝通的時間。

 

 

常言道: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在Eric與Winnie身上,我們可以發現:機會也能是自行創造出來的(或是即便缺乏資源,也能自行開創機會。)

 

 

註1:「食物設計在台灣算是一門相當新的學科,尚未有太多討論,且完全沒有中文專書,但其實食物設計在國外已經漸漸形成一股風潮,並衍生出不同的派別與主張,近年來更有不少設計師開始提倡以食物設計的方式傳達食物相關的議題並舉辦展覽或工作坊。食物設計的面向可以很多元,不只可以從產品設計或策展的角度切入,更可以結合食物教育方式,讓人們可以重新審視食物與人、環境、社會的關係,思考如何吃得好、吃得公平、吃得正義,除此之外,食材再利用、食材永續、食物零浪費等議題,都可以歸屬於食物設計的範疇之中。」引用自:http://www.mottimes.com/cht/article_detail.php?type=0&serial=1168

 

註2:副學士(Associate degree)是一種初級學位,修讀者一般須在社區學院或專科學院修讀兩年,通常無需通過論文考核,與高級文憑的嚴格制度不同。畢業後,畢業生可選擇修讀銜接學士以升讀大學本科。

 

註3:MaD (Make a Difference) 成立於2009年,是一個跨越創意、創業、創新及發現的協作平台,積極推動年青人以創新探索回應當代挑戰,建立創意公民社會、為亞洲帶來正面改變。http://www.mad.asia/

 

註4:Hope Institute是一個韓國非營利組織,定位是「社會創新的智庫及行動組織」(Think-and-do tank),除了政策研究以外,也有協助不同團隊把社會創新的點子化為現實。因為相信公民改變的力量,因此Hope Institute也有投放資源在公民教育上。http://eng.makehope.org/

 

執行編輯:許資旻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